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羽衣,你觉得这场战斗谁能赢?”卡卡西对着羽衣问道。

    “如果仅仅是从两人明面上表现出来的实力的话,胜者自然会是君麻吕,不过……就是不知道凯有没有把一些有的没的的招式教给他的弟子。”

    羽衣回答道,大概卡卡西也察觉到了一些东西,否则的话他压根就不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来,不然哪怕仅仅考虑君麻吕比小李多吃了两年饭也会知道他能赢。

    两人都能猜得到,以凯的性格羽衣口中的那些属于“有的没的”范畴里的东西凯肯定教了。

    忍者之间的战斗就是因为充满了未知和不确定性才显得精彩,以弱胜强的状况是一直存在的,不然大家还打个什么,排排坐比一下数据高低然后定输赢不就好了。

    “所以,总的来说我觉得应该是……五五开吧。”

    卡卡西:“……哈?”

    实际上这并不是羽衣的实话,哪怕洛克李能够使用八门遁甲,他依然觉得君麻吕能赢,除非对方能够开到最后的三到二门,但考虑一下对方的年纪,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在与小李这样的忍者进行交战的时候,君麻吕是有着天然的优势的,毕竟就算是羽衣本人在跟君麻吕打体术接近战的时候都觉得挺难受的……如果君麻吕使用尸骨脉的话,想象一下就知道那种情况是多么的赖皮,他就是一个浑身硬刺的刺猬,让人根本无从下手。

    所以要对付君麻吕这种情况,最好的方法是从中远距离上对他动进攻,压根不给他接近的机会。可是他的对手如果是小李的话,那问题就来了,那两位体术型忍者只能打接近战,因为小李压根就没有远距离攻击手段。

    “哈哈,好好看着吧诸位,李绝对会让你们大吃一惊的。”凯带着某种亢奋的情绪插嘴道。

    羽衣和卡卡西相视一眼,彼此无奈。本来应该吃惊的事情,被凯这么一说之后也不会再吃惊了看这货的表情大家伙也能猜得到接下来事情的展开了,毕竟能让凯产生这种嘚瑟和显摆情绪的术大概有且只有那一个了。

    从二楼俯瞰下去,此时小李已经呈一条直线的迅冲向了君麻吕,两人之间极短的距离几乎转瞬即逝。

    不可否认,小李此时的度在下忍之中已经是最上段的那一类了。

    而从他进攻之中没有丝毫多余动作的肢体表现来看,他的体术基础非常的扎实,没有相当程度的训练是绝对做不到这一点年纪轻轻小李的身体就已经经过了千锤百炼。

    但仅仅是这样的话,依然无法有效的遏制君麻吕……不要忘了,他可是从小吃聚能环长大的。

    小李欺近到君麻吕的身边,而后原本微微弓曲进行蓄力的身体猛地绷直,他以突步前倾的方式瞬间加,接着单手对着君麻吕的躯干崩出了一记力量十足的直拳。

    干净利索而无比果决,体术就应该这样用。

    不过可惜的是这样的加式攻击方式并没有让君麻吕产生丝毫的混乱,他有着上忍级别的观察力,因此在小李有这样的动作预备的时候就已经做出了相应的反应预备:

    身体的重心随着右脚后撤,他迈的步子不算大,可再加上上体的后仰之后,却刚好能够避过对方打过来的拳头。

    与此同时,原本搁在他身体右侧、以右手持有的双刀·鲆鲽在君麻吕力量的牵引下,先是被递到了身后,然后被接到了左手之中,随后猛地向前挥出!

    实际上这就等同于把这件重武器围着他的腰做了一个圆舞斩击。

    所谓一寸长一寸强,从攻击距离上来说,持有武器的君麻吕当然远远地要过赤手空拳的小李,而且别看君麻吕的身体看起来没有多么的厚重,且这一招不过是单手耍大刀,但是通过招式进行的同时出的割裂空气的破空声,就能想象的到这记攻击里面究竟蕴含了什么样的力道。

    双刀·鲆鲽本身就是重武器,这些年为了能够流畅的使用它君麻吕可没少下工夫。

    所谓重剑无锋便是个锤锤,以一般忍者的血肉之躯被砸这么一下的话,结局基本上就只能去吃土了。

    所以面对着君麻吕的闪避和以攻代守,源自本能的判断力让小李没有继续强攻,而是下肢肌肉力,他选择后退闪避……这得说从哪里来回哪里去了。

    第一招的交锋双方都没有取得什么成果,不过却让君麻吕抢回了攻击上的先手。

    小李还在爆退的时候,他已经双手把住了鲆鲽的刀柄,双腿以固有的节律进行追击的同时,随着两手用力一握,大量的查克拉已经向着鲆鲽涌了过去。

    双刀·鲆鲽是特殊的忍具,雾隐的忍刀七人众是怎么训练使用它的羽衣和君麻吕当然不得而知,所以现在的用法都是君麻吕自己摸索出来的,他得叫做野路子。

    而野路子出身往往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他的招式充满了野性和暴力,一但被抓住了,迎来的就是接连的雨打芭蕉、狂轰狂炸。

    相比于长刀·缝针被白藏起了仅做牙签用,君麻吕还是比较喜欢羽衣送给他的这件礼物的。

    查克拉从刀身上的圆孔之中溢出,然后汇集成湛蓝的能量体。

    七忍刀各有特色,虽然均被冠以“刀”之名,但是其中的很多从样子到用法实际上都不能称之为刀,双刀·鲆鲽就是其中之一,无可辩解这就是个锤锤,因为它是用来砸人的。

    前有团状能力汇集,后有查克拉喷薄而出,两相作用下它就被君麻吕狠狠地砸了过去。

    鲆鲽·解放带来的加使得君麻吕自身也随着高的突刺了出去,随着“轰”的一声巨响,他直接从场地偏中央的位置直接穿砸到了一面墙壁上!

    刹那之间烟尘四起,场地之中的情况被遮蔽了起来。

    而等到烟尘渐渐散去之后,露出的龟裂和崩坏的墙体让一众吃瓜观众惊叹于君麻吕的破坏力,刚刚的那一下可是让整个建筑的主体都生摇晃了。

    可是那里站着的只有君麻吕一个人,他的攻击没有取得命中。

    原来就在君麻吕攻过来的那一刻,凭借着完全本能的反应能力、甚至可以说是反射能力,小李的躲避方式由向后延伸改为了向两侧扑闪,这让他险之又险的避开了被砸到墙上的命运。

    如果他依然选择后退的话,是无论如何也躲不过君麻吕的喷查{坷垃}式攻击的。

    “果然很强,身体能力跟我相当,但是查克拉水平在我之上,所以凭这个普通状态的我大概是赢不了你的……”小李一边说着,一边视线已经转向了二楼迈特凯的所在。

    “凯老师!”小李的声音很坚决。

    “恩,可以了,李!”凯则是向着李回以竖起的拇指。

    毫无疑问,对亲爱的弟子他给出了最为积极正面的回应。

    小李脸上的表情忽而欣喜,而重新面对君麻吕的时候接着又转而严肃。

    他开始拆解身上的绷带和绑在四肢上的负重,期间君麻吕没有动攻击。

    现在这是同村忍者之间的较量,不是非要把谁干掉的战斗,君麻吕虽然是个冷脸子,但不可能连这点气量都没有。

    就看看对方想干什么吧。

    “接下来要小心了,我准备用真正的招式对付你了。”

    洛克李屈臂握拳,以类似便秘的姿态开始憋大招他身上的查克拉规模开始以指数形式增长、加和激烈化。

    “第一门,开门!”

    “第二门,休门!”

    “第三门,生门!”

    “第四门,伤门!”

    “开、休、生、伤,八门遁甲·四门连开!”

    八门遁甲阿,这应该是羽衣第三次见到这个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