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仙人模式带来的是使用者身体整体性硬件水平的全方位提高,这种状态下羽衣要是真的来一发御中雷苑重国的话,加上他这些年来自身的成长性,应该不会再像上一次那样直接趴下了,不过估计也不会多么好受就是了。

    可实际上三代目的担心有点多余了,羽衣也没打算真的要在这里打一炮,别的事情无所谓,甚至在在木叶搞拆迁都反倒在其次,可万一把未来和鸣人卷进来的话那他就没地方哭去了。

    至于能不能一炮把初代火影射趴下?在没有必要事实的参考下谁都无法确定。但是同样的大招对大招,羽衣对自己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自信,他倒是觉得自己能把这个大玩具拆个稀巴烂。

    实际上他是想把这个大号板砖通灵出来,然后先通个磁接着再抡起来真的当四十米长刀用,跟真数千手来个对飙而已的。

    毕竟真要是讲对敌的实用性的话,他更应该把直死憋出来,或者说多堆几个里四象都比直接开炮强的多,一言不合就放大招实在是不合适。现在场面虽然有点吓人,但是实际上羽衣和初代目的战斗仅仅停留在“较量”的层面上,完全不是大蛇丸设想的那样。

    如果初代火影现在还活着的话,那为了自身的目的羽衣倒是有解决他的想法,但在对方早就扑街几十年的现在,一切的必要性都显得没有必要了。

    还有一点不得不提,到了这个时候蛇叔早就gg了,初代火影疯起来远超他的预料。

    大蛇丸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尾兽级的查克拉,那种力量他根本控制不住,放开初代火影的意识绝对不是什么好选择。

    说来说去,现在只不过是初代目自己打high了而已……毕竟他已经n年没有被放出来了,甚至在他生前,能够势均力敌的对手也只有宇智波斑一人而已。

    具体无从得知,但根据自身的感觉羽衣觉得大蛇丸从木人之术开始就无法控制初代目了,不知道是不是他也挨上了羽衣的那一发火遁·麒麟。

    可是三代目毕竟不知道羽衣是想拿罗生门当大锤抡,他就见羽衣召唤出了这么个玩意,然后上面刻印着的特殊术式怎么看怎么眼熟,再加上羽衣往这门后面一蹲……太可怕了有没有。

    挡在羽衣前面的是初代的真数千手没错,可真数千手后面的就是参加中忍考试的那群下忍们了,至于木叶的封印班仓促之间布置的结界……要是羽衣的大招真的突破了真数千手的封锁的话,那那些结界会定个毛用?

    羽衣没有出那一招的意识,也没有出那一招的理由。忽然之间,他轻移脚步往后退了一步,然后什么东西就拦在了他的身前。

    人未到棍儿已至,拦住羽衣的是三代火影伸缩自如的通灵·金刚如意棒……讲道理,这个名字比羽衣刚刚的那一长串命名还羞耻。

    “羽衣,不要乱动,接下来交给我来吧。”三代火影这样说着来到了羽衣的面前,他终于也要加入战团了。

    羽衣:“……”

    这种‘戛然而止’他当然不太喜欢,但仔细一想……好吧,三代火影的行为还是很有道理的,放任羽衣继续这么吓折腾下去才是不合理的,毕竟时间和场合都不对。

    也就是说不管羽衣憋了什么大招,现在他都得继续憋着。

    当然了,不管三代火影想要对初代火影用什么招,他同样也用不了的。

    “喔,猿飞吗?”

    三代火影三两下攀到了罗生门的上面,取代了羽衣与初代目进行对峙……不过现实是如此的残酷,以后但凡是羽衣的通灵术,全都可以直接更名为忍法·垫脚之术了。

    “看来我确实已经死了很多年了。”第一眼看到猿飞日斩的样子,初代火影的感慨居然是这样的。

    纲手的样子并不能让初代目有准确的死了多少年的概念,但是三代火影这张衰脸就不一样了,毕竟他没有美容养颜。

    可柱间老师的反应明显让三代目有点发愣了,这个时候对方不该一通巴掌啪下来吗,怎么语气充满了感慨?

    “额,初代大人,你……秽土转生……”

    这人似乎没有**控啊有没有。

    “哈哈,不知不觉之间挣脱了束缚吗?不说的话我还没太注意呢,哈哈哈……”

    三代目:“¥%#%¥!”

    知道我是抱着什么样的觉悟准备上来血拼的吗?居然又把操作提高到了这种水平?

    虽然你可爱又迷人,但是会招来死亡的知道不?跳舞去吧你。

    不管三代目的内心充满了槽点,看到了自己的弟子之后,初代火影的手臂重新垂了下来,虽然羽衣觉得有点不过瘾,但是突然之间柱间觉得自己已经闹够了……不管怎么说,能够“死而复生”一次值得欣喜,但也仅此而已。

    “猿飞也在,纲手也在,木叶也在,还有那种实力的少年……”

    三代目默然,羽衣可不是什么少年了,自己像他那么大的时候都已经干了好些年木叶一把手了。

    “虽然看起来现在的村子依然面临着一些问题,但你们还在那就已经很好了……能再次见面真让人欣喜……”

    木叶存在一些问题,这一点初代目通过自己被召唤了出来就能够简单的做出判断,他又不是真傻。

    “不存在对现世不迷恋的往生者,但是死人果然还是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能够出来透个气就已经算是意外的幸运签了……”

    “不,或者应该说是不幸吗?”

    初代目的视线扫过了他刚刚破坏掉的痕迹,好在他拆的只是原始森林而已。

    “祖父(初代)大人!”

    初代火影这些话里的意思自然让人很容易就能明白过来,而两人的声音也只是让他重新举起的双手稍微停顿了一下而已,不过他还是重新合在了一起。

    “纲手,终有一天一定要赌遍全世界,”初代火影并不知道纲手已经赌便全世界了,这一点比他还牛,“还有猿飞……这些年身为火影辛苦你了。”

    三代目的老眼都有点泪目了,真可谓理解万岁,火影的苦只有火影知道:做影难,做火影难,做一个名老火影,难……

    虽然很想看一看现在的木叶究竟是怎么样了,但是越是天然派靠着直觉行动的单纯的人,在遵循理性的时候往往越是有着自身都无法抵御的不可抗拒性,所以哪怕是在摆脱了秽土转生的控制、能够自由行动的现在,初代火影的第一个选择依然是即刻自己解除这个术。

    好吧,这种说法过于理性了,用更“自我”一些的说法的话,应该是反正初代跑出来一趟已经爽完了,他也该回去了。

    虽然都是在进行大魔斗演武,虽然都是初代目,虽然都是早就挂掉的人物,但是柱间可比梅比斯有觉悟多了。

    初代的体表落下层层碎屑,这就是所谓的秽土,然后露出了里面的完全别样的脸。

    不该出现的人又消失了,像是从未出现过一样。

    虽然初代火影是个逗逼,可这个时候纲手和三代目应该是带着悲伤的,只是另一个像是读不懂气氛的逗逼走了上来。

    “那个,二位,初代目留下的这个大摆件怎么办,搬回木叶吗?真数千手,很有纪念意义的。”

    毕竟这是初代火影亲手制作的工艺品,虽然体型巨大,但是细节真的很完美,且因为没有进行战斗,所以这东西的品相没有遭到任何破坏。

    看这佛像的面部,简直就是慑服一切的怒目金刚,要是把它摆在木叶的门口,以后看谁还敢到这个村来惹事。

    可纲手却直接横了羽衣一眼,然后用一种恼火的语气说道:

    “那你来搬吧!”

    羽衣:“……”

    换成铁的他才搬得动,这么大的木头制品他搬个毛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