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刚刚的八咫鸦登场之后,接着就直接挨了一下,所以立刻又返回湿骨林了,算是被折腾了一通,而此种情况下那条长得凶神恶煞木龙开始缓缓地回缩,随后盘绕在了那个巨大的更凶神恶煞的木人身上。

    羽衣的大招“火遁·麒麟”的赤色火焰开始消散,可灼热的气浪还是在无形之中向着外界扩散,浓郁的白色的蒸汽也溢满了这个空间。

    从稍远一点的距离看,那个巨大的木人随着雾气的扰动而若隐若现,甚至会让人产生类似于“缥缈”的不现实感。

    此时三代火影就在不停的揉着自己的眼睛,怀疑自己是不是老眼昏花看到了假新闻。

    “有点不太好对付了……”面对木人“首当其冲”的羽衣喃喃自语道,交战双方的体格差格到这种地步确实对他相当的不利,高达不好对付,更遑论开高达的还是初代火影这样的人了。

    虽然操纵方式完全不同,可是这么一看的话,某人主张的“永恒才是艺术”的观点且很夸张的对自身进行了完全的傀儡化改造就显得有点玩笑了,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实际上赤砂之蝎玩了一辈子傀儡术甚至连入门都没有入门,他的全部招式都不够柱间他老人家一脚踩的呢。

    摆事实讲道理,初代火影以自己的亲身实践证明了什么叫做“木头人才是男人的浪漫”、什么叫做“我的木头能够突破天际”。

    不可否认这种大招确实很让人羡慕,但是很遗憾的是它已经被宇智波和千手注册过专利了,是属于那种“不可能学会”的忍术,羽衣大概这辈子都做不了驾驶员了。

    这个时候,初代火影还仅仅使用的是木遁,他还没有使用仙术,不过从羽衣的角度上看,隐约可以发现对方已经双手合十了,这似乎是在“集气”。

    大概初代目会进一步进入仙人模式。

    这种情况下,一旦火影进入了仙人模式,那他的强大程度必然会更上好几层楼,但羽衣却并未选择加以干预和制止的想法……虽然有点作死,但是他想见识一下同出一源的初代火影的仙术究竟是什么样的。

    随着隆隆的脚步声,木人向着羽衣逼近。

    不过,在此之前……忍法·通灵之术,羽衣再次使用了这一招。

    乳白色带蓝条纹的巨大身影在地面上缓缓隆起,随着它的挺直,将站在头顶的羽衣们顶到了能够跟初代目视线平齐的高度上。

    高达大战虫母,是各种sf故事之中经常出现的场景,不过那些故事之中往往是主人公是高达驾驶员,像羽衣这样的虫母驾驶员,真的不常见……好吧,他大概是独一份。

    “羽衣……我没看错的话,这是初代火影的木人之术吗?莫非……”活了n年之久的蛞蝓还是认识初代火影的这个术的。

    “对,现在跟我们交战的是被‘复活’了的初代火影,不过不用担心,召唤你出来只是因为对方所处的位置太高,高到不太好处理的地步,所以请你帮忙垫个脚而已。”

    蛞蝓:“¥%#……”

    为什么它想一口酸汽水喷死这货,蛞蝓算是理解了经常被用来垫脚的八咫鸦的感受了。

    “来了!”

    羽衣突然开口提醒道,这时他感知到了初代火影的查克拉强度瞬间提升了,毫无疑问对方进入了仙人模式。

    羽衣暂时没有动作,不过随着木人接近到了一定的距离,并且已经曲手握拳准备攻击之后,先一步做出反应的还是他。

    雷遁的光亮再次出现在了他的身上,接着他把三个分身直接向着木人的脑门投掷了过去。

    初代火影就站在那里。

    以羽衣的投掷力度而言,分身的空中移动速度堪比对空导弹了,但没想到的是,木人的体积虽然庞大,身体动作却异常灵活,它高扬起的手臂瞬间改拳为掌,然后对着羽衣的第一分身狠狠地斜向下拍了下来。

    随着“轰”的一声巨响,分身以更甚于前行的速度被拍到了地上,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好吧,虽然被一巴掌拍死了,但第一个分身本身就是炮灰,紧接着第二个分身擦过木人的这根手臂,然后准确的落在了它的脑门上,再往前数步就能够够得上初代火影了。

    不过羽衣却依然没有机会靠近初代目的本体,因为在他的落脚点前面出现了一个隆起,然后迎击他的是一个木遁分身。

    与此同时,初代火影向着蛞蝓所在的位置一压手臂,随着破空之声传来,有朱红的鸟居从天而降。

    这又是被血继限定使用的术,仙法·封印·名神门。

    随着嘭嘭嘭坠地的声响,蛞蝓瞬间被拘束在了地面上……可惜的是,什么样的招式对方什么样的敌人,用这样的术对付蛞蝓是有点不合适的。

    四分五裂能力,四分五裂大逃杀!蛞蝓瞬间一化为千,如同涌动的潮水那样从名神门之中脱身了出来。

    至于羽衣,他曾有过面对过这样的招式了,在有所预料的前提下,他是不会被再次封印住的。

    蛞蝓以逼死密集恐惧症的诡异再次融合在了一起,然后此时它迎来的攻击是盘绕在木人肩头的木龙的攻击。

    从灵活性上来讲,虽然能够分裂,但是蛞蝓确实不太擅长这方面,所以木龙再次不怎么费劲的把它缠绕了起来。

    然后是一圈一圈的收紧。

    不过,这次蛞蝓没有选择分裂,随着木龙的收紧,它的身体似乎接着软化了,然后木龙整个就溶入了它的体内——蛞蝓准备用体内的酸液溶解掉对方,就是不知道这块木头会不会造成消化不良的恶果。

    不过,在此之前羽衣的第三个分身早已第三次袭向了初代火影,而且这一次他不会这么容易就被拍扁了。

    仅仅飞到一半距离的时候,高密度的查克拉螺旋已经在他的左手之中汇集,远超一般体积的湛蓝色光球带着些许的查克拉逸散出现在了半空之中。

    羽衣这辈子第一次在实战之中使用了四代目的招式。

    他搓了个丸子……或者应该说搓了个大丸子,直径在十米以上的仙法·超大玉螺旋丸。

    这一招大概初代目生前没有见过,不过没关系,火影大人那个时候都是拍尾兽玉如拍乒乓球的,面对个大号螺旋丸自然不为所动。

    一面巨大的盾牌挡在了超大玉螺旋丸的前面,这是柱间曾经用来硬抗宇智波斑的威装须佐能乎的“绝对防御”,木遁·榜排之术。

    以螺旋丸的威力,根本无法对其造成应有的损害。

    不过,这个时候前有榜排、后有螺旋丸,柱间的视线已经被完全遮蔽了。

    羽衣左手有一个苹果,右手还有一支笔呢!从侧向视角上看,他左手中的招式是超大玉螺旋丸,而右手则是贴在了一面半张开的漆黑的弧状光幕上。

    螺旋丸没有奏效这在羽衣的意料之中,因为那本身就是佯攻,他的真正攻击是这一招封印术。

    仙法·里四象封印之术·改。

    下一瞬间,羽衣如箭矢一样穿刺到了木人的极近距离,然后漆黑的球状光幕就那么吞噬了木人的那个巨大的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