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未来,我们的目标是什么?要对之前特别关注的那支砂隐小队动手吗?”白对着未来问道。

    虽然年纪最小,但是在这个三人小队里,毫无疑问未来担任的是“大脑”的位置,羽衣不在的状况下,她就是leader。

    此时他们已经身处于中忍考试第二场的考场内了,这里是一片“不见天日”的茂密丛林。

    白提出的这个建议明显不在考虑的范围内,所以未来果断的摇了摇头,“恰恰相反,我们要彻底的避开与砂隐三姐弟的冲突。”

    漩涡怕尾兽?这不至于,未来之所以要避开对方,那是因为过早的跟对方交战有违羽衣事先的安排。

    因为被“木叶”这两个字拘束着,让羽衣要是相对风影之子做出什么出格的行为的话,必须要有着正当且合理的理由,否则的话贸然出手很有可能会导致两大国同盟的崩溃。羽衣本人虽然不太在意这种事情,但是终究还是绕不过火影那一关的。

    “我们先去找鸣人吧,相信第七班会很高兴见到我们的。”想了想之后,未来说道。

    可是实际上真的如此吗?不可能是,第七班是绝对不想看到他们的,未来三人过去肯定不仅仅是为了说一句“你好”的。

    中忍考试的第一场和第二场是连续进行的,不过考试场地却转移到了一片密林之中,同第一场考试的笔试最大的不同点在于,第二场考试考的是实战。

    通过第一场考试的每只小队都会领取一个“天之卷轴”或者“地之卷轴”,只有在规定的时间内凑足两个卷轴并且到达指定的地点,考试才算通过,否则的话就是淘汰……也就是说这一场考试在规则上就决定了不同的忍者小队之间必须要进行至少一次的争斗——运气好的话只需要打一场就能够集齐卷轴,不好的话那肯定就不只是一次了。

    不过有点危险的是这一场考试是没有安全保障的,也就是说在争夺卷轴的过程之中就算是顺手或者不小心把对方弄死了也不会受到责罚。

    这个规定毫无疑问非常的“忍者”,因为带着这样的残酷性,第二场考试已经变成了一场小型的战争了。

    连同村的人都不值得信任的战争。

    整个考试的场合虽然不小,但几乎全都处于未来的感知范围内,在这个场地内,未来他们想找谁,理论上说就没有找不到的。

    所以在第六班一开始就瞄向了第七班的这种状况下,简直就是可喜可贺。

    “我们有淘汰第七班的计划吗?”三人一边迅速的移动,君麻吕一边开口问道。这不是说他对未来的觉得有什么异议,而是视未来的计划深浅,他才能决定自己的出手力度。

    “没有,不过……现在我们跟第七班是不需要退让的竞争对手不是吗?如果卷轴能够搭配的起来的话,该抢的时候当然就要下手抢了。”未来解释道。

    “我们的卷轴是什么来着?”

    她的这种决定虽然不能说吃饱了撑的吧,但是也得算是转挑熟人下手了,这个叫做寒宵独坐心如捣,秋风秋雨欺负人。

    “是‘地之卷轴’。”水无月白回应道,在这只小队里他最适合保管那卷轴了。

    “那希望鸣人他们是‘天’了。”

    如果鸣人他们是天之卷轴的话,那接下来肯定就要倒霉了,现在自己找根笔改成‘地’大概还来的及。

    第六班抢了第七班也不意味着要淘汰他们,那只是意味着“一无所有”的第七班要再去抢别人了,无非就是增加他们的战斗回数而已,未来确实没有要淘汰鸣人的打算。

    不过不管怎么说,未来同学接下来打算要为“大义灭亲”这四个字现身说法了。

    第六班几乎是笔直的向着第七班移动,很快的双方就碰到了一起。

    “各单位注意了,现在我们开始打劫……”

    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整个第七班瞬间就囧了,刚刚他们几个还在讨论最不想碰到的敌人是那一队呢,结果没想到那一队这么快就找上门来了。

    此时摆在第七班面前的选择有三个,首先开溜,其次开打,最后投降……

    不过在作出这些决定之前,首先得确定一下双方有没有针锋相对的必要性。

    然后,未来就看到鸣人掏出了他们小队的卷轴向她晾了晾,她看的一清二楚,上面非常残念的写着的是一个同样的“地”字。

    简直太遗憾了,吃饭睡觉打弟弟的计划不通了。

    于是现场就成了这样的了:第六班跟第七班碰了个头,然后就带着欲求不满的态度去找其他小队的麻烦了。

    但比较可惜的是这一整天未来他们都运气不怎么好。

    第六班找到的第二个目标依然是木叶的小队……这不是他们喜欢“自相残杀”,没办法,现实状况就是如此,木叶身为本次中忍考试的东道主,自然派出了最多的参考人数,从概率上来说,碰到木叶忍者的机率也更大。

    为什么说未来运气不佳?因为这支小队持有的依然是地之卷轴,但是他们可没有鸣人那种待遇,未来以看对方不顺眼、觉得这个笑眯眯的白毛太虚伪为由,从那个名为药师兜的忍者领头的木叶下忍小队里回收了一个地之卷轴。

    不得不说有点时候女生的第六感还是挺准的,未来找对了人了,可惜的是对方没有选择战斗,而是很干脆的投降了……受点委屈算什么,为了蛇叔兜哥忍了。

    做间谍做到药师兜这种境界,谁知道了都得赞叹一声兜哥兜哥你真了不得了。

    连续两次之后,第六班依然没有找到达到自身的目的,于是乎,他们找到了第三个目标:一队头戴斗笠、嘴长舌头的音忍。

    第六班遭遇到了不太好对付的敌人了。

    “真是不想跟你们交手啊……不过试试你们的实力似乎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为首的那个音忍说道,他的神情看起来非常的怪,一对竖瞳里透露出的是又冷静又狂热的神色。

    可为什么他不想跟第六班交手?自然不是因为“畏惧”,而是因为他知道这种战斗绝对是打了小的会来个老的。

    说实话他不太想跟这群小鬼纠缠,但是很遗憾的是对方似乎认准了他了。

    这个时候,羽衣正在考试场地外面的主考官御手洗红豆这边呢,然后他察觉到了地面的震动,以及考试场地中传来的隆隆的声响。

    有人开大招了?

    接着他又听到了分裂犬的狂吠声!羽衣即刻站起身来,是未来还是鸣人使用了通灵之术?或者说这两个孩子打起来了?

    很可惜他的猜测跟事实擦肩而过,不过没关系这里有人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红豆再次握着后颈、面带痛苦的蹲了下来,天之咒印的黑色纹路几乎在一瞬之间就爬满了她的半边脸,这让让她的样子显得有些诡异。

    羽衣举手做投降状以示自己的清白,这次可不是他干的。

    可没想到红豆的关注点根本不在他身上,她的视线转向了考试场地的深处,然后嘴里轻轻的又十分清晰的突出了三个字:

    “大蛇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