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羽衣又要离开木叶?”未来对着稍微显得有点匆忙的羽衣问道。

    离开火影办公室之后,羽衣当然要返回了自家一趟,将这件事情告诉未来一声,此时白和君麻吕不在家中,可能去愉快的购物、补充食材了。

    这个“又”字充分说明了未来的心声,羽衣离开木叶的频率确实很高。

    “不要担心,这次的任务虽然比较重要,但不会有什么危险……或者说压根没什么战斗的机会。”羽衣解释道。

    “究竟是什么任务?”羽衣还会去执行没有危险的任务?这反倒让未来更加好奇了。

    “确实没什么危险,简单的说就是类似于要把别人家的老婆、我的老妈级的全忍界某知名女忍者带回木叶而已。”

    羽衣这么一说,未来接着就明白他在说什么了,她嘟了下嘴吧,然后才以某种特别的语气说道,“看来本来确实没什么危险,可是你要是在纲手姐姐面前这么说话的话,那肯定会触战斗任务的。”

    羽衣:“……”

    “我懂。”

    他又不傻,自然不可能当着纲手的面这么说,那根本就不是作死级别的事情了,而是直接找死。

    “不过,未来,为什么要坚持叫纲手‘姐姐’?纠正一下你的伦理观,她刚好大你四十岁,无路如何都不是姐姐级别的人物。”羽衣说道。

    叫一个大自己四十岁的人姐姐,总觉得有点……额……羽衣有点形容不出这种感觉来,反正是一听姐姐这两个字,他就各种不适。

    未来十二岁、纲手五十二岁,中间刚好隔着一代人,这分明是奶奶级的辈分,怎么能是姐姐呢?但是从第一次见面开始未来就一直称呼纲手姐姐,这让羽衣感到痛苦。

    未来则眨了眨眼睛,她完全不懂羽衣在说什么……对她来说,称呼这种事情,自然是以第一印象为准,毕竟未来没有见过纲手五十二岁的样子,她只见过纲手二十五岁的样子。

    可就算是二十五岁,那也不是十五岁,至少也得是阿姨级的吧?可她还就是一直姐姐下去了。

    总之,有一天要让未来见识一下纲手的本来面目,看到时候她‘姐姐’两个字还能不能下的去口。

    “可是……如果我不一起行动的话,你要怎么找到她呢?”未来想了想之后,提出了一个实际的问题,没有范围的感知能力的话,按理来说羽衣是很难找到纲手的。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有自己的办法。”

    羽衣当然不会做无头苍蝇,现在要找到纲手不算困难,先根据自来也的情报,现在纲手刚好在火之国的某个城镇,而且根据大叔数据库的统计,纲手此前才刚刚去到那里,当地的赌场也还没来得及开始光顾,而按照她的活动规律,不在每家赌场输个底朝天是不会离开的。

    所以有极大的可能性在赶跑了自来也之后她还在原地逗留。

    有了这样的大致方位之后,在一定距离之内羽衣就可以使用通灵契约来感知纲手的具体所在了……实际上如果讲羞耻心的话,人家未来可比他羽衣强多了,纲手姐姐虽然年纪大点吧,可好歹还是人类,但羽衣的蛞蝓大姐不光是年纪大到无法测定,更主要的是这是一只使用人类萌音的虫子,羽衣的节操得渣到什么程度才能心安理得的把大姐这两个字叫出口?

    望尘莫及……咳,伟大的羽衣是不会受狭隘的物种隔阂影响,他以自身行动说明了姐弟之情可以越种族的!

    简单的交代了一些事情之后,羽衣就准备再次离开了,不过,这个时候他又想起了一件事情,“对了,等白和君麻吕回来之后,通知下他们接下来的中忍考试我已经为你们报名了,虽然有点欺负人,不过……总之重在参与吧。”

    未来三人的实力通过中忍考试应该是没什么难度的,不过就算具备更高的实力,考试他们还是要参与的,毕竟在大学入学之前必然需要一张初中毕业证。而在战争结束以后的现在,凭借战场表现直接晋级这种状况已经不存在了,想要成为上忍必须通过这两场考试才行。

    虽然羽衣本人只看重实力,明面上的忍者级别更在其次,但是像未来这样的当事人肯定是期盼着能够早日脱离下忍的行列的。

    “真的吗,太好了羽衣!接下来我们会好好修行的!”果然,未来听到这件事后很是高兴。

    “那就好。”

    实际上对于中忍考试的难度来说,未来三人并没有修行的必要,毕竟他们刚刚才刷完了顶级boss,并且有大战过克隆人军团的实力。

    再者说,十二岁成为中忍也没什么显眼的,十二岁成为上忍才有问题,那会受到五五开的诅咒……

    总算是把该说的事情全都说完了,羽衣也重新离开木叶了。

    实际上中忍考试的事情他没必要这么早就进行说明,纲手现在毕竟是在火之国,与木叶之间的距离远不到哪里去,以羽衣的度,不管他此行成功与否,都会很快返回木叶的,到那时候估计距离中忍考试开始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呢。

    …………

    桥本是距离火之国大名城不远的一个城镇,由于身处在重要的商业通路上这样的地缘因素,致使了这座城镇的繁荣。

    这里每天都要经过大量的人流,而亦因为人口、经济和流动性种种因素,赌场林立也它的特征之一。

    而这些天,这座城镇的各赌场似乎染上了一种不一样的气氛,因为他们得到了一个共同的消息:在赌博界一直流传却未见其人的“肥羊”,似乎在本地现身了。

    不得不说,在纲手姬将不知道从哪里借来的钱全都花光之前,她的各种赌场最受欢迎的那种客人,挥金如土且逢赌必输,就如外号所表现的那样,她是个真·肥羊。

    “纲手大人,这可是刚刚借来的钱!你知道我们现在的负债是多少吗?拜托你赌的时候节制一些吧……”静音提着一个钱箱跟在纲手的身后,同时不停的出声劝慰着。

    纲手则是抱着一个疑似猪型生物的猪型生物走在前面,那大概是某只名叫豚豚的宠物,她显然不把静音的话放在心上,“安心吧静音,这次我有信心会好好地赢上一笔的,然后就可以把所有的债务都还上了。”

    这种说法静音已经彻底免疫了,纲手大人每次都这么说,但是很可惜她的话一次都没有实现过,反而造成了两人的债务危机……可能实际上能不能还的上钱纲手并不在意,她的态度充分说明了一个道理:能借来钱算我的本事,凭什么要还?

    太有道理了。

    刚刚走进这一家赌场之后,纲手直接让静音把所有的现金都换成了筹码……后者当然想阻止了,但是她阻止的了吗?

    这家赌场的负责人也够失格的,此时他还没有注意到“传说中的肥羊”已经走进了自家的口袋。

    拿到了筹码之后,纲手直接把那只宠物塞到了静音怀里,然后她就走到了一张赌桌前面,想也不想的就捏起一摞筹码放在了某个象征着买定离手的区域。

    她现在进行的是简单的骰宝玩法,纲手准备拿这个试试今天的手气……可是这种事情还需要试吗?手气这种东西她可从来就没有过。

    真要是有了手气,那才叫见了鬼呢。

    而在纲手的对面,某个白年轻人似乎早就在等着她一样,她压什么,他就直接反正来。

    纲手当然看到他了,不过只是瞄了一眼之后,没什么特别的反应,现在她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等到眼前的筛子点数揭晓的那一刻,纲手一手抱怀着质若羊脂的手臂,另一手立起,然后唇齿不自觉的咬着拇指的指尖,此时她身体以一个曼妙的弧度前倾……这都是她下意识的举动,负责的话以她的ru量,垂直乃至向前一定角度的倾斜下,她的视线会受到自己身体某些部分的遮蔽。

    带来了生活上的如此不便,为什么还要坚持保持现在的样子?太不忍者了。

    只不过点数什么的,她还需要看吗?百分之百赢不了的。

    只要是在赌桌上坐到了纲手对面的位置,那她的赌神buff会立刻启动,只不过这个被动技能是直接加在对方身上的,类似于百分百被空手接白刃,她能让所有的人逢赌必赢,真是见了鬼了,这水平还不如初代火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