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这么说纲手还是不肯回到木叶?”三代火影的语气波澜不惊,但是他望向自来也的眼神之中却透露出一种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情绪来。

    这是只是期盼着纲手能够返回木叶的眼神吗?错了,这还是指望着什么时候能再抱个孙子的眼神……咳,好吧,没有后面这一点,那只不过是充当看客的某人的过度解读而已。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感觉本次纲手比之前更加顽固了,连给我说明的机会都没有给……没有交流自然达不到目的,我总不至于用蛮力把她带回木叶,毕竟我们的目的是让她回来做下一任火影接任的准备,而不是把囚禁起来。”

    自来也解释道,他说的也确实是这么回事。

    三代目和自来也需要的是纲手心甘情愿的返回木叶担任五代目火影,而在她心理抵触的前提下,让她成为火影是不可能的。

    ……说实话,这几个人搞的活动都要把志村团藏急死了,做火影有什么不情愿的?你要不上,放着让我来啊!可惜的是没人搭理他的诉求。

    这件事情彻底的让三代火影犯难了,自来也呆在木叶却不肯成为火影,更适合成为火影的纲手却压根不想返回木叶……为什么他的弟子都没有成为火影的主观意志?他的教育出什么问题了吗?

    “既然自来也大叔连续三次都没有说服纲手大人,那么下次让我去试试吧。”这个时候羽衣突然开口说道。

    这件事只是遇到了挫折,在座的这三人都没有直接放弃的意思。

    “你?”

    三代火影开始考虑这件事的可能性,不过,自来也都无法说服纲手的情况下,这种难度系数9.9以上的事情羽衣能够做的到吗?

    也不怪火影一时拿不定主意,毕竟有的时候羽衣做事相当靠谱,有的时候做事相当不靠谱,问题还在于谁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靠谱,什么时候又不靠谱。他得算是最让人头疼的一种忍者了。

    “对,我姑且还算是后辈,这些年偶尔也跟纲手大人有过联系……”

    呸,这说法真是够够的,他那叫个毛的联系,分明是他受了伤之后干巴巴的去找人家去疗伤的。

    “所以她总不至于连我的话都不听一听就直接把我赶回来,而只要她肯听我说话,那就意味这我有机会说服她。”

    “那你准备用什么方式说服她?”自来也问道,这就属于单纯的好奇了,因为他察觉到了羽衣话语里透出的信心……没看到他三顾纲手都失败了吗,这种状况下羽衣又哪里来的信心?

    “暂时保密。”

    没成想羽衣还卖了个关子。这让对羽衣的说服方式同样在意的三代火影又是一个郁闷:你知道上次跟我这么说话的木叶忍者吃了几年土了吗?

    “那你就去试试吧,”三代火影还是同意了下来,随后他又说道,“你准备什么时候行动?”

    “尽快吧。”羽衣说道。

    实际上三代火影倾向于让羽衣在中忍考试结束之后再行动,不过羽衣既然这么决定了,火影也就没有再强制什么。

    “可以,不过在中忍考试之前你要尽量返回村子。”

    羽衣一想也就明白了火影的意思,然后说道,“我知道了。”

    火影的这个要求跟羽衣的第六班参加不参加考试没有什么必然联系……中忍考试的时候村子里会来一大堆乱七八糟的外村人,要是羽衣在村子里的话,万一有什么突发状况也更方便处理一些。

    而且他的存在本身就带着威慑性。

    至于第六班参加不参加中忍考试,羽衣觉得无所谓,实际上他对所谓的上中下忍的级别区分并不太在意。

    这个跟他自身的经历有关系,说到底,羽衣从来就没有参加过类似的考试,他都是内部直升的,一口气上忍,不费劲。

    “说起中忍考试,你本次的任务怎么样了,我们的邀请风影答应下来了吗?”说完了纲手的事情之后,三代火影才想到了羽衣本次的送信任务。

    火影的态度很平静,在他想来,送个信羽衣总不至于搞出什么花样来吧?

    实际上他还是低估羽衣了,就算是送个信,羽衣也能够玩出花样来。

    “这件事刚好我要向火影大人进行说明……中忍考试的事情,砂隐会如期派出下忍参加,并且已经决定由砂隐的顾问千代来领队了,不过风影到时候会不会前来,还没有给出明确的说法,稍后砂隐会就这件事向木叶派遣使者做出说明的。”

    “千代?”

    风影的事情先不说,可这个领队的名字让火影皱了一下眉头,他刚想问为什么对方会派出这样的人物来,可当视线瞥到羽衣身上的时候,他就马上明白了过来……此行让羽衣过去还是对砂隐有点过于刺激了吗?

    “还有……”

    “还有?”

    可是谁成想羽衣的话还没有说完呢,或者说主要的内容他还没进行描述。

    仅仅“还有”这两个字已经让火影觉得有点不妙了。

    “实际上在我们去到砂隐之后,发现这个村子已经弥漫在了硝烟之中了——就在我们到达之前的一夜,砂隐遭到了敌人的侵入。”

    “等会!”三代火影刚听了个开头就立即叫停了,“你确定是你到达之‘前’砂隐就遭到入侵了吗?是‘前’而不是‘后’?这个问题至关重要!”

    火影特别强调的这个前后问题,差点让羽衣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拜托,人与人之间的基本信任呢?他在砂隐遭到怀疑也就算了,为什么自己人还怀疑他?

    这么明摆着的事情被羽衣视而不见了,火影为什么要怀疑他?那是因为他就值得这么被怀疑。

    “我非常、极其、肯定的确定在到达之前那个村子已经开始冒烟了。”羽衣说道。

    “那就好,你继续说。”

    羽衣有点咬牙切齿的说法让火影松了口气,不管如何,不是羽衣一时兴起又炸了砂隐就好,起码砂隐再怎么受到侵入,两国之间的同盟关系也不会有什么变化。

    “砂隐的设施似乎遭到了相当程度的破坏,不过人员损伤似乎有限……而且对方也已经知道了其中一个入侵者的具体身份。”

    “是谁?”火影对能够造成一大忍村损失的忍者同样很在意。

    “是多年以前就叛离砂隐村的‘天才忍者’、赤砂之蝎。”羽衣继续说道,“后来在完成了联络任务之后,我尝试性的带着第六班去追踪了砂隐的入侵者。”

    这次又轮到火影吐血了,你闲着没事去追砂隐的叛忍干什么?

    但羽衣这次决定要说点真格的了,“然后我发现了限制住的赤砂之蝎从属于某个神秘的组织,而且,这个组织里面还有属于我们木叶的忍者——准确的说法是原忍者、现S级叛忍……”

    “宇智波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