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这样就没问题了吧?”

    白看自己造成的这个场景,眨了眨眼睛之后对着羽衣问道。

    可是……身为一个男同胞,你卖什么萌呢?

    “可以了。”

    羽衣回应道,现在白绝已经全部扑街了,还有什么不可以的。

    此时战场上那些相当数量的白绝,确实已经被一口气解决了,看看这些被冰封起来的白绝,那奇形怪状的样子才真的是一坨一坨的。

    因为很早之前羽衣跟这对异形生物有过交手,所以他对于白绝的能力有一定的了解,比如,他们喜欢在不知不觉之间就附身到别人的身上;再比如,他们有着吸收查克拉的特质。

    所以,当这些白绝展示出吸收查克拉的企图之后,羽衣这边也有了相应的处理手段。

    以前的时候,羽衣是用电流直接把企图吸收他的查克拉的白绝给烤成一地渣子的,而现在则不用那样了。

    白以其冰遁的能力将这群家伙大规模的冰封了起来……恩,这一招大约可以叫做冰河时代。

    当然了,白能够做到这种程度,并不是因为他的实力强到了什么程度,主要原因在于一般的白绝个体战斗力很有限,如果没有得到某些强化的话,实际上他们并不适用于正面作战。

    因此,对于羽衣小队来说,哪怕解决这么一群白绝个体,实际上也并不需要多长的时间。

    残酷现实再次说明了一个更残酷的道理,长出丑还爱出风头的家伙死的也相当快。

    “还能感知到敌人的查克拉吗?”使用正确的方式让这一群白绝扑街之后,羽衣又对着未来问道。

    未来全范围的调动了自己的感知能力,然后果断的摇了摇头,她已经什么也感知不到了,这一段时间已经足够敌人跑的无影无踪。

    不光如此,对方甚至连移动的痕迹、残留的查克拉都已经被白绝清理干净了,再想靠着侦查的方式找到他们已经几乎是不可能了。

    这种状况下如果还执意去追蝎的二人组,那羽衣的选择只有直奔敌人的老巢而去了,但这种想法和可能性想想也就算了,要真的直接一头扎进敌人的包围之中,未免太过不理智了。

    “撤退吧,然后姑且把这件事情向火影报告一下。”

    羽衣最后说道,不过……“姑且”是怎么个意思?搞得火影好像是可有可无一样。

    至于此行羽衣小队的收获,宇智波鼬给出的情报已经足够了。

    而且要说是失败的话,羽衣的行动也不能算是失败,本次晓第一次尝试获取尾兽的行为那才叫做失败了,大忍村爆发出的实力乃至完备的防御力,还是在晓的预料之外的。

    虽说用两个人企图从一个大国的军事力中获取备受保护的人柱力这种行为本身就是极端危险的,失败的话也在情理之中,但这种结果显然不是长门所期待的那一种。

    或许晓的策略还需要再做调整,快速和成功率必须要兼顾才行……

    在羽衣小队离开这里之后,一颗大树之中,一个白绝的脑袋钻了出来,他看了一眼四人离去的方向,然后再次潜入了下去。

    白绝的变化之术、凭依乃至潜入隐藏的能力,基本上可以说是忍界最强了,在哪里出现在哪里隐藏可谓是防不胜防,如果这货的实力能稍微靠谱一点的话,指不定单靠白绝黑绝就能完成尾兽的收集计划,然后复活老妈了。

    …………

    接下来羽衣小队返回木叶的过程之中波澜不惊,或许砂隐也应该察觉到了他们在风之国活动的状况,并且对羽衣几人的目标也会有恰当的猜测——他们追逐的无非就是刚刚侵入了砂隐的蝎二人组而已。

    白夜叉的行动理由不明,但这还是引起了砂隐的高度重视……反正他不可能是专门跑到风之国来做好事的。

    现在这种状况下,羽衣小队在返回木叶的时候,当然没有理由也没有必要再途经砂隐了,否则的话只会导致对方更加紧张,所以四人在离开了与宇智波鼬和白绝的交战场地之后,直接选择插入川之国,然后返回木叶。

    这条线路羽衣已经熟的不能再熟了,川之国本身就对木叶不设防,而对于羽衣来说,川之国的国门就像是他的家门一样了……他出入的频率有点过高了。

    羽衣小队花费了大约三天的时间返回木叶,之后小队就宣告解散了,接下来小朋友们可以或者休息或者自由活动了,而羽衣则还要去往火影那边一趟,把任务的实际状况做一下汇报。

    不过,在去往火影办公室的途中,羽衣居然发现自来也竟然已经返回木叶了……他不是去找纲手了吗?为什么这么快就返回了?

    没有找到?这种状况不太可能,要是没找到的话自来也更不会这么早就返回了,反而他在外的任务期会更长才对。

    已经把纲手带回来了?好吧,这只是美好的臆想而已。

    再看自来也大叔的这个神态,羽衣已经能猜到事情的结果了。

    “自来也大叔,没想到这么快你就回来了,看来事情的结果又理想啊。”他走上前来,跟自来也打了个招呼。

    其实他更想说的是无论如何这位大叔也不应该这么快就返回吧,就算结果不理想,那也可以多在纲手那边呆一段时间,说不定软磨硬泡会有效果呢,要是能待上1年2个月又20天,那纲手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机率会跟大叔回老家来结婚的。

    “羽衣?”羽衣的突然出现让自来也楞了一下,然后他才接着说道,“确实是这样,现在我正要向火影去汇报这件事……纲手有点顽固过头了。”

    自来也确实很郁闷,本次行动的结果还不如上一次,最起码上一次的时候他还能够和纲手好好地交谈,也能够把自己想说的话给说出来,但是这一次他虽然成功见到了纲手,但是却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了。

    “本次……”接着自来也开始讲述事情的经过。

    看他这个样子,大概是没挨揍的,但这恰恰能够说明问题的严重性。

    有点类似于“打是亲骂是爱”的状况,纲手大人肯揍你那是当你是自己人,现在不揍,自来也还蛮不舒服的……这不是他犯贱,而是显得见外和生分了。

    纲手的反应实际上带着点逆反心理的因素在里面,整天保持着年轻的样子,指不定她真的在不经意之间把自己当做是小女孩了,所以越是劝她返回木叶,她越是固执己见的呆在外面。

    本来嘛,凭什么听你们的,木叶人家早就厌倦了。

    “……看来这件事还是得靠我出马啊。”

    听了事情的经过,羽衣得出了这么个结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