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未来、君麻吕和白对宇智波鼬的三打一,说实话如果不是因为羽衣在一直在一旁看着的话,这三人很快就会败下阵来。 .

    他们三个当然不知道先前羽衣和鼬的战斗只是在演戏,因此出手的时候也算是百分之百的尽了全力,但三个新人对宇智波鼬这样的影级强者还是有点不够看的。

    这不仅仅是实力的问题,更重要的是经验问题和战斗方式的问题。

    很多状况下宇智波鼬的攻击方式是跟幻术相配合的,带有极其强烈的突然性和必杀性,因为他能让敌人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身中幻术,所以在对付他的时候,不能跟写轮眼四目相接是常识中的常识,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像羽衣一样靠着作弊一样的方式瞬间挣脱宇智波鼬作弊一样的幻术。

    规避写轮眼的视线说起来简单,但实际上带来的是整体性作战难度的上升,这种情况下不要说未来这样的新手不适应,连战斗经验丰富的忍者都很难做到。

    观察敌人的面部变化、特别是视线变化是在战斗之中获取对方下一步行动情报的很主要的一个方式,对方视线的转移往往意味着攻击点的变化,可是这种方式放在宇智波鼬身上是不成立的,不要说观察那张扑克脸先一步要做什么了,基本上看他一眼就等于战斗结束了。

    因此在三对一的战斗之中,占据数量优势的一方处于被压制的境地也没什么不可理解的,毕竟这种战斗对新手来说太过束手束脚了。

    果然,刷经验还是要从有实力弹性的精英怪做起,比如旗木卡卡西之类的。

    从未来三人的正式登场作战开始到现在,已经足够有30分钟以上的时间了,做戏做到这种程度已经足够了,正当羽衣考虑着要怎么收场的时候,三人与宇智波鼬之间的距离再度拉开。

    未来很奢侈的以一个大瀑布之术扑灭了宇智波鼬的豪火球……这是查克拉丰富的忍者与一般忍者之间的区别,虽然战斗进行了不算短的时间,未来也一直在释放高等忍术,但是到了现在她依然精神的很。

    跟漩涡一族打持久战、拼查克拉消耗绝对不是什么正确的做法。

    从掌握的基础性查克拉性质变化来说,未来和白都掌握了三属性的变化,且属性也是相同的雷、风、水,不过不同的是对于白来说,风水是天生属性,雷是后来修行,而对于未来来说,风是天生属性,雷来自于从一出生就开始的培养,水是后来修行得来。

    至于君麻吕的话,他的性质变化主要是雷遁,毕竟本身而言他是以体术为主要战斗方式的忍者,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唯一的问题在于在尸骨脉被严格限制使用的状况下,真实实力很难完全发挥出来。

    至于宇智波鼬则是水火风精通。

    因此真要是从互相克制的忍术这方面打下去的话,那可就有的玩了。

    由于使用的忍术查克拉规模上的差格,宇智波鼬的火遁没翻出个花来就被大瀑布的水浪扑灭了。

    而面对直冲而来的水势,鼬也没有选择加以抵抗,而是选择了迅速的向后退去。

    直到水势彻底平息下来的时候,鼬也跟羽衣小队也拉开了足够的距离。

    这个时候,鼬没有掉头反攻而是在原地驻足,因为半截白绝此时从他身旁的土地里冒了出来。

    “鼬,战斗比我们想象的简单的多了,看来白夜叉是想在给你致命一击之前,拿你给他的小队做一下练习,不过很可惜事情不会让他如愿下去了……”

    这样的解释能比较明显的说明羽衣的意图和没有再度出手的合理性,看到双方的交战过程的白绝不用他人说明,自己就把这样的因由脑补了出来。

    “确实如此……蝎那边的状况怎么样了,如果战斗再进行下去,不要说白夜叉还在一旁虎视眈眈,单说我的查克拉也撑不了太久了。”鼬回应道。

    这不是说他在战斗之中被未来带了节奏,而是因为只有查克拉才能对付查克拉,只有大威力的术才能对付大威力的术,在先前的战斗之中,不知不觉鼬的查克拉消耗已经远超他自身的预期了。

    “那个红头发的女孩,大概是漩涡一族了……不过,你的任务可以到此为止、你可以选择撤离了,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吧。”

    这还是一条很有自信的白绝。

    鼬自然不会跟他客气,既然白绝这么说了,那就说明那边的迪达拉和蝎已经没问题了,因此从任务上来说他留在这里已经没什么意义了……

    他点了点头,然后直接就那么转身离去了。

    “新的敌人吗?”

    那边现在发生的事情,未来这边看的一清二楚,在一条白绝出现在了鼬的身边然后两者短暂的说了几句话之后,宇智波居然选择离开了。

    “怎么办?羽衣?”

    接下来事情怎么走,还是要看羽衣的决断。

    羽衣想了想,似乎就这么放弃鼬的话显得有点刻意,这也不是他一直以来的做事风格,于是他说道:“追击一下吧,但是不要过于深入。”

    可实际上羽衣的后一句说的有点多余了,因为现实状况是他们压根没有办法深入追击。

    或者,更确切的应该是他们没有办法立刻的越过那条白绝去追击鼬。

    因为那里就不是只有一个白绝,宇智波鼬虽然离去了,但是他留下了近乎三位数的基佬拦在了羽衣小队的前面。

    好吧……白绝不是基佬,他只是无性生物。虽然这么说有点对不起春笋,但是此时一个又一个的白绝就像是雨后春笋一样从地里冒了出来。

    在刚刚的交战过程之中,相当数量的白绝无声无息的潜入了过来,毕竟白绝也确实具备瞒过未来的感知的特征……而现在看来,晓的布置算是比较明显了,首先鼬为迪达拉和蝎的安然离开、乃至白绝的集结和布置争取时间,而完成了这一点之后,则是反过来白绝再为鼬的撤离做好拦截,这都得算是环环相扣了。

    暴露白绝的数量特征对于晓来说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而随着相互之间接触的增加,晓的更多特征都会逐一暴露出来。

    不过,这下羽衣不用纠结了,虽然事态的出乎预料让他有点小郁闷。

    “总之,先把这些白萝卜解决掉吧……完了之后,我们就可以撤退了。”

    “撤退吗?”

    未来比羽衣还要郁闷,打了半天也没取得什么实质性的进展,对于她的第一次任务来说,这应该算是“出师不利”了。

    羽衣:“……”

    这种想法要不得,总不至于第一次进行这种级别的战斗就把鼬那样的忍者解决掉吧?于是羽衣语重心长的劝慰道,“对于忍者来说,不要老是打打杀杀,想想看,你还有诗和远方……”

    毛的屎和远方,总之还是抓紧时间解决这群裸奔的萝卜吧,衣服也不穿就跑出了太有碍观感、有伤风化了,而且这种数量的敌人,处理起来肯定会相当费功夫的。

    所以……现在来玩一个叫做“大家来找茬”的游戏,看看不同的白绝个体之间有什么不同之处?

    好吧,这游戏没什么难度,他们的不同之处在于:

    有的白绝已经死了,有的白绝正在死,还有的白绝马上就会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