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不管在什么样的地方,拥有一定实力、甚至是自认拥有一定实力的人,总喜欢抢点东西,无论这些东西是属于谁的。

    特别是传闻之中还有些能够实现任何人任何愿望的东西,那更得抢一抢了,比如某些掺血的一品口杯,再比如某些画着星星的质量过硬的大号玻璃弹珠。

    现在就有一伙人一直很猥琐的盘算着把一些奇形怪状的老精灵塞回更老的精灵球里,并且为此制定了详细而周密的计划。

    而且他们准备的这个精灵球内部绝对没有一般精灵球那么豪华的基础设施,尾兽想住的舒服?呵呵,长门会是那种在意用户体验的人吗?

    然而计划很美好,可实现计划的过程之中却有一颗怎么都踢不开的绊脚石存在。

    羽衣要把全部的尾兽都处分一遍的事情,跟晓制定的世界核平计划完全相冲突,或者说前者就是为了制造这种冲突才这么干的。

    七尾的死亡就是这种冲突的结果,但是对方至今没有彻底的理解此类状况。

    可实际上也不能怪长门等人的脑子转不过弯来,毕竟他们自以为计划是全封闭的,殊不知有人对这个计划有着大致的印象。

    羽衣的行动思路单纯到没法再单纯了,只要让晓不痛快,他整个人就痛快了,彻底的摧毁这个计划之后,他才会实行最后一击。

    一定意义上来说,这件事之中黑绝和辉夜都得算是躺枪了。

    以羽衣的性格而论,说他狭隘?绝对不至于,但无论是对方将“恶意”坚持到底也好,途中幡然悔悟也罢,都不会影响他的判断。

    罪就是罪,不会因为事后的悔恨而抹消掉,更不会因为拼死的弥补而减轻半分。满级嘴遁也无法动摇羽衣分毫。

    现在七尾究竟是什么状况,晓这边还没有彻底的搞清楚,尾兽不只强在它庞大的查克拉量上,更重要的是强在怎么杀都“杀不死”这一点上。

    尾兽会“死而复生”,是这个世界的常识和定律,然而七尾的事情似乎凌驾于这个常识之外了……如果跳出这个世界的框架,现状自然不难理解,尾兽不过就是死了而已。

    但哪怕长门自称神明,终究也不过是这个沙盒里面的人而已……所以,要理解并接受七尾已经死了这件事情,他们还需要一定程度的心理建设。

    但不管怎么说,凭猜测和预感长门也会能够知道,现在晓的计划受到了根本性的干扰和动摇,并且这种动摇会一直继续下去,那么现在晓的选择有两个:

    第一,干净利索麻溜的、快准狠干掉羽衣,这样算是“一劳永逸”,这样之后整个世界都清净了。

    但要做的这一点不太容易,从佩恩跟羽衣交手的过程之中可以看的出来,后者的实力究竟能到什么程度。

    哪怕是有精密的作战计划,然后晓集体出动,可想象一下这十个人一块卷进那个叫做“御中雷苑重国”的术里面……那画面太美简直不敢看。

    小弟们有被人一锅端了的风险,而且极端状况下机率并不算低,所以长门不能冒这样的险。

    更何况一旦计划暴露晓的敌人不只是羽衣,他们是真的在与世界为敌,留存实力是相当重要的。

    那么剩下的第二个稍微次一些的选择,则是抢在羽衣之前把全部的尾兽收集起来,说到底长门要做的事情无非是无限月读而已,杀死羽衣不是目的,而是过程和手段,可如果能够绕过这个过程的话,绕个路也无妨,反正无限月读开始的时候,白夜叉也无法幸免。

    缺失的七尾是晓的计划之中未曾预料到的重要的一环,而弥补这个缺失的方法确实很困难,但是现在最重要不是七尾,而是不能再损失其他的尾兽了。

    无论如何,长门也不会放弃自己的计划,所以晓的动向加速和提前了,或者说他们准备开始做出尝试了。

    但问题在于,长门不放弃他的计划,羽衣就更不会放弃自身的行动了。

    这是一个矛盾的螺旋,相当无解的。

    …………

    长门愁白了头发,黑绝哭晕在厕所,而羽衣这边却按部就班。

    在新一届的忍者毕业之后,对这些刚刚成为下忍的孩子们三代火影一直是重点关注的,毕竟在他看来这些未成熟的忍者都是木叶的未来,总有一天他们会担负和承载起火影一直坚持的“火之意志”。

    甚至这一段时间三代目会自己承担起向新成立的忍者班派发低级任务的工作,哪怕把d级乃至d级以下的任务反复的向着新忍者进行说明,火影大人也不厌其烦,甚至乐在其中。

    因为他觉得这样做有着足够的意义。

    不过火影的态度也是分人给的,对于某些忍者他亲切和蔼,而对于另外一些忍者……就不会给出过于亲善的态度。

    “全部的新的下忍班集结已经三周以上的时间了,为什么你才来接第一个任务吗?”

    羽衣的套路,说实话火影一点都不想懂,总之明白他玩的就是跟一般忍者不一样就对了。

    到了现在这个时期,新的小队应该已经做到了最初的熟悉,并且普遍性的完成了三到五个低级任务了,可羽衣这才姗姗来迟……虽然他这几个孩子相互之间不需要什么熟悉和磨合,但这其中表现出的不是此类实际性的问题,更重要的是羽衣同学的态度问题。

    任务是很神圣的play好么?怎么可以这么不当回事?

    “这段时间我的小队正在进行内部调整,调整完毕之后,我们第……”说道这里,羽衣卡壳了。

    “我们是第几班来着?”他回头问了“部下们”一句。

    未来翻了个白眼没搭理他……作为崭新的新人,她早就按耐不住想要开始忍者的活动了,但是羽衣却一直拖着,这让她有点小情绪。

    “是第六班,羽衣大人。”白帮忙做出了回答,使得火影的脸不至于继续黑下去。

    “第六班?恩,这是个很好的编号。”

    火影扶额,这有什么好的?

    事实证明这个编号真的很好,在以后的一段时间里,第六班的表现一直很让人惊艳,于是当同村的忍者看到这个班的时候都会十分吃惊的大喊,“是第六……六、六班!”

    以至于在后来的木叶,衍生出了在某些状况下一些咸鱼龙套看到让人吃惊的场景的时候总是大喊“666”,这让不明白缘由的人一头雾水。

    666,算是成了一种特殊的风俗。

    “那么火影大人,闲话少说,有什么合适的任务吗?最好是稍微高等一些的远期任务。”羽衣问道。

    火影点了点头,他也明白对羽衣这个班来说,太过低级的任务已经没有意义了。

    “倒是真有一个去往别的忍村的派遣任务。”

    “不过……”

    火影看来了羽衣一眼,然后才继续说道,“你去的话不太合适。”

    实际上都不用看具体是去往哪个村子的派遣任务,直接说羽衣不合适就对了,这不是特殊性的问题,而是普遍性的问题,因为白夜叉几乎在所有的村子都搞过事,而在剩下的那部分村子里,他搞过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