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这个白毛,怎么看起来有点眼熟?”

    在忍者学校的教室里,鸣人对着花痴不改的春野樱和“特立独行”更甚的面瘫boy宇智波佐助说道。%

    此时这个教室里只剩下了他们三个人,所有其他分组的小伙伴都已经被各自的带队上忍或者中忍老师带走了,至于未来、白和君麻吕的三人组,今天压根就没有出现在忍者学校之中。

    而鸣人手指指向的,毫无疑问是姗姗来迟的第七班的队长旗木卡卡西。

    卡卡西这些年一直是暗部的队长,最近才因为各种理由被调了出来……或者说专门为了鸣人调出来也不为过。而他在做暗部的时候,偶尔会出现在羽衣那边,可能鸣人在不经意之间瞥见过,所以才觉得有点眼熟。

    至于白毛的称呼……其他的两位小伙伴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毕竟卡卡西太慢了,让大家等的心焦,当然会有怨气。

    面对着鸣人的指责,卡卡西脸上的神色以及死鱼眼的眼神都没有发生任何变化……因为特殊的装束,他的死鱼眼就是他的全部神色。

    接着,卡卡西伸出一根手指刮了刮自己的眼角,然后以一种睡了十八个小时却依然没有睡醒的懒散语气回应道,“白毛?”

    “或者我应该告诉某个人,在一个新毕业生的口中,把所有白头发的人统称为白毛了……”

    说着,他还真的做成了准备转身就走的姿态。

    “慢着!”

    鸣人先是一愣,然后马上反应了过来,他这就去拉住了卡卡西。

    从小到大教育鸣人的主要是三个人,其中同龄的红发少女姑且不论,其余的二人一个是白发的老大叔,这位的“危害性”有限可以排除,而剩下的那一位少年脸的白发老大叔,以鸣人的脑袋,也大概能想象到他听到被称为白毛的时候的反应。

    以及,敢这么叫他的人的下场……

    这么说吧,这几年之间鸣人早晚还是被加到了聚能环里面,而不行的是等他加入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

    当时那个聚能环里面,没法聚能的只剩下他自己了——被电焦了有没有。

    坦白的说,羽衣还是精通各种play的,所以为了不至于遭到更加惨绝人寰的待遇,面对卡卡西的威胁,此时鸣人君立即妥协了。

    但这也让他更加坚定了白毛没好人的想法……

    此类威胁小朋友的幼稚把戏,当然是卡卡西的玩笑而已,他总不至于真的就去找羽衣了,吓到鸣人没脾气就好了。

    佐助和小樱此时一脸懵逼,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刚刚还斗志昂扬的小伙伴瞬间就跪了?

    他们哪知道鸣人一只受一位“**各种不服”的忍者的教导。

    可实际上,这次卡卡西姗姗来迟是真的有事。之前他去了羽衣那边一趟,算是交代一下以后怎么安排鸣人这件事。

    不用卡卡西说什么,对这件事羽衣也明白的很,这种“明白”让他从一开始就没有把鸣人彻底的放在自己的身边的打算。

    火影的态度从鸣人成为人柱力开始就如出一辙,他不是对羽衣不放心,只不过相比于玖辛奈的弟子,把鸣人放在水门的弟子卡卡西身边更符合他的心意。

    ……好吧,他就是对羽衣不放心,毕竟这人太能折腾了,完全是个不安定份子。

    火影又哪里知道,羽衣真正的折腾,这还没开始呢。

    以羽衣准备的小队配置,跟一般的毕业新人完全不在一个级别上,他自己姑且不论,哪怕未来不进行作战,她的探知能力也是绝佳的辅助,而君麻吕和白这种大龄毕业生,或者说他们只是在等着跟未来一起毕业而已,实际上从一年前,在羽衣的安排下两人已经开始参与某些带有实战的任务了。

    所以,更确切的说法应该是……羽衣的折腾马上就要开始了。

    可是在羽衣的活动开始之前,他的受害者已经出现了。

    晓这边此时长门已经做好了对自身的最后调整,晓整体上进入计划开始之前的最后准备阶段。

    晓的成员开始分散活动,主要以收集人柱力和尾兽的确切情报为目的,他们要求动手的时候必须雷厉风行。

    而确定人柱力的身份是第一步。

    每隔一段时间,他们就会进行一次远距离例行通讯。

    “三尾已经完全复活了,但是根据我掌握的情报看,在三尾死过一次之后雾隐加强了对它的监控,现在整体上说防备非常的严密,一旦对尾兽动手,很难不惊动村子。而且……水影正在在村子里寻找适合成为人柱力的人选,三尾面临着再度被封印的状况。”干柿鬼鲛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了过来。

    这种特殊的通讯方式居然让他的声音带上了一种俏皮感。

    雾隐的反应在意料之中,但是接下来的状况让所有人感觉到了极大的麻烦。

    或者说,原本的困境没有任何的好转。

    “七尾还没有复活……”

    “甚至一点想要复活的迹象都没有……”

    黑绝的说明、白绝的补充,让场面彻底的冷了下来,显然,对于七尾状况的汇报已经不是第一次,但是每次绝的说法都是一样的。

    七尾没有复活,且没有复活的迹象,对长门来说,还要比这个更糟糕的消息吗?

    这种心理落差让人无法适应,还干大事呢,干个毛的大事,前提似乎就都没有了。

    “有没有可能七尾已经复活,且被秘密封印了?”长门冷漠的质疑通过立体影像传了过来。

    “如果是五大忍村的话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性,但是泷隐没有实力做到这一点。”黑绝回应道。

    “……”

    依然没有人说话,但是这个时候肯定不只一个人在腹疑原本的计划还靠不靠谱。

    这个时候就算有人跳出来提议现在大家各回各家各找各妈都不无可能,比如角都,现在觉得特别想返回高老庄。

    “不管白夜叉究竟对七尾做了什么,我们都不可能放弃自己的计划。”关键时候,要说坚定信仰还得是长门。

    “绝,继续监视七尾的状况,同时……我们的计划需要提前了。”

    羽衣会继续向其他的尾兽动手吗?长门有这样的预感。

    他的预感也很对,答案是必然的。

    “接下来,我们……”计划的调整肯定不是在仓促之间做出来的,这种预备手段长门很早之前就做好了,在意思到了七尾一直无法复活之后。

    …………

    听完了新的计划、通讯结束以后,潜藏在泷之国某处的绝重新睁开眼睛,但他没有即刻行动,而是舒展了一下上半身的芦荟叶子。

    接着,那叶子呈环状将他包围了起来……黑绝白绝把自己封闭了起来。

    只有这个封闭空间才能让他们感觉到暂时的安心、脱离孤独的痛苦,只有相互之间的慰藉才能让他们重获希望、离开绝望的泥潭。

    七尾不复活,那绝他也就不活了。

    在目不视物的黑暗之中,黑绝咬着小手绢,脸上留下潺潺泪水。

    “白夜叉这个杀千刀的死鬼!”似乎可以听到类似歇斯底里的尖叫。

    “老娘绝对不会放过你的!”白绝也咬着黑绝的小手绢,尖声附和道。

    这一刻,绝,绝逼哭了

    现实很无奈,真的,他们也会绝望,他也很心累。

    所以,就让他休息一会吧,一小会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