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亥一,事情调查清楚了吗?”火影办公室内,三代目对着前来汇报情报的山中亥一询问道。 .

    此时三代目的视线几乎全都藏在他的斗笠下面,这让这个空间内的气氛严肃而压抑。

    对人柱力动手脚的行为,显然不在三代火影的容许范围之内,所以这件事处理的雷厉风行。

    但是,同在这个场合之中的某人的那张“自由散漫”的脸,破坏了这种肃然的气氛……

    合着就不能让人好好地摆一摆老大的威严了?三代火影瞥了羽衣一眼,然后又伸手压了压斗笠的前沿。

    这叫眼不见心不烦了。

    如果可以的话,他倒是想直接把这人从窗户扔出去。

    未来暴揍某中忍老师的行为,让本届毕业考试蒙上了一层悲怆的阴影,但是同时却又有些荒诞的让部分同学产生了一种“理应如此”的感觉:在即将离开学校的最后,血红辣椒终究还是把自己的小黑手伸向了教师的阵列……再不下手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理解万岁,这样老师们也能够对学生们度过的地狱般的六年感同身受了。

    但是因为未来之后的说明,对于羽衣等人来说这件事显然没有这么简单。

    被暴打到失去意识的名为水木的中忍老师被即刻收押了,然后直接来了一轮拷问部亲身体验。

    山中亥一毫不客气的侵入了对方的脑袋,穿越了沙琪玛的表层直至最内部的状况。

    这种无防护且精神强度有限的中忍意识,对山中亥一来说侵入起来半点难度都没有,就像是出入他自家的大门一样。

    “搞清楚了,火影大人。”山中亥一汇报道,“简单的说,中忍水木似乎有盗取封印之书的打算,而鸣人只是他企图利用的一环而已。”

    只是很可惜,他在有所动作之前,就落到了某位小姐姐手中,然后被干净利落的解决了……要时刻警惕小女孩,这是多么痛的领悟。

    羽衣听完了事情的详细始末之后,彻底无语了,显然之前他把这件事情想的过于复杂了。

    打鸣人主意的不是佩恩这种级别的boss,也不是大蛇丸这种级别的科学家,仅仅是这位中忍的自发行为……

    这充其量是渴望力量的一介中忍的不自量力和不择手段,也不自信想一下,就算他拿到了封印之书又能怎么样,能解开上面的封印吗?甚至是说就算把那些术明明白白的放在他眼前,他能够读得懂、学的会吗?

    且以封印之书的守备力量,那是那么好拿到手的东西。

    “就算是想要盗取封印之书,也得找我这样的忍者才对,找上鸣人什么用?”羽衣小声的低估了一句,然后迎来了三代火影颇为犀利的视线。

    好吧,这事他干过。

    且不说成功率的问题,盗取封印之书这样的企图对村子来说是绝对不允许的,多年以前羽衣和玖辛奈老师也不过是当场偷看而已,胆大包天的血红辣椒一代目也没有带走封印之书的打算。况且,玖辛奈看两眼封印之书,跟一个心思不纯的普通中忍看两眼封印之书性质能一样吗?

    前者是玖辛奈和羽衣作死行为的又一次,后者是盗取国家机密、颠覆#¥国&%…家的重罪。

    总之水木老师摊上大事了。

    事情对鸣人的危害程度完全没有羽衣想象的那么严重,这让他松了一口气,不过,他还有一个小小的疑问。

    “这个叫做水木的中忍老师,是怎么得知鸣人人柱力的身份的?”

    九尾人柱力是谁,这件事对于木叶高层和上层忍者来说就算不是机密情报也得算是隐秘信息,而对一般民众和底层忍者来说这应该属于不可知的范畴,那么,不过是一名老师、绝不属于木叶核心圈子的水木究竟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他是水木,又不是水门。

    羽衣怀疑木叶的情报体系是不是又出现什么问题了,或者说是不是有人给他煽风点火了?

    “这个……”亥一稍一斟酌,然后这才继续说道,“实际上这个水木还算个聪明人……”

    虽然羽衣觉得这人有点蠢,但是他却在亥一那里得到了“聪明人”的评价。

    “鸣人的事情是他自己推测出来的,从九尾事件发生的时间、到鸣人的年龄、身份状况、人际关系等等方面入手,经过了长期的观察之后,水木得到了鸣人有八成以上的几率是九尾人柱力的结论。”

    羽衣楞了一下,然后……这个解释还真的不是不能接受,不说别的,只要能够发现鸣人屁股后面永远跟着个暗部人杂就足以引起某些猜测了。

    盯着这么个孩子长期观察,确实能够发现一些蛛丝马迹,这人的脑子确实还行……

    不过他终究还是没有看出更多实质性的内容来,否则的话肯定不会乱动什么心思了,他要是真的按照自己的想法采取了什么行动,那个时候面对的就不是未来小姐姐,而是羽衣小哥哥了。

    小哥哥处理起问题来,其可爱程度就不是把谁痛扁一顿然后完事那么简单了。

    这个意外插曲并没有影响到毕业考试的进行,围绕着自身发生的事情鸣人君毛都没有察觉到,对他来说,还是考试的结果更重要。

    而结果是……他毫无问题的毕业了。

    有羽衣和自来也开小灶,要是鸣人都无法顺利从忍者学校毕业的话,那他肯定不是水门的儿子。

    而且有未来盯着,鸣人的传奇史诗级忍术“色诱术”的开发也估计存在一些问题,毕竟那原本只是孤独的鸣人希望引起他人注意的恶作剧而已,那根现在的状况有着本质的不同。

    再说了,就算是他做了此类开发,也不敢把它拿出来亮相。设想一下,他要是再某些场合不走心的一不小心变个未来什么的,那估计未来能连他的主角光环都给敲碎了……

    作死的基本原则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违背的,那就是坚决不能干真的会把自己搞死的事情。

    …………

    “毕业之后会有上忍带队,不知道我会跟谁分在一个班,又有什么样的上忍老师?最好比羽衣强,修行的方式也不要像羽衣那样的‘地狱’……”

    羽衣在火影那边开大会的时候,儿童团们也在这边开小会。

    鸣人的畅想并没有引起小伙伴们的共谋,相反的引起了未来三人的侧目,那完全是看二货的眼神。

    至今为止,鸣人显然还没有搞清楚羽衣的实力等级,找一个比他还强的人来带队,估计悬。

    而且这是鸣人口是心非的妄言,比起完全不认识的人,他当然希望能继续跟随着羽衣。

    可实际上对他的安排火影早就做好了,他的愿望要落空了。

    鸣人毕业之后暗部忍者就不会再那么亦步亦趋的盯着他了,所以那个时候选择一个适当的带队忍者显得尤为重要。

    那这个忍者的人选呢?某死鱼眼最受火影中意。

    如果要比较一下羽衣和卡卡西谁更受三代火影信任,这个不太好说;但是要比较谁更让三代火影安心、放心?

    那问题就简单了。

    反正不是羽衣这个立足于作死界顶点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