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血继限界之所以被称血继限界,那是因为它的能力被“血脉”所限定着,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血继限界是忍者的一种遗传特征。

    以宇智波的写轮眼为例,这特喵的还是一种隐性遗传,表现出来就是……就算具备同样的血,可有的人一生也做不到开眼。

    跟写轮眼或者白眼这种器官性的血继限界相比,独特的查克拉性质变化其实讲“限界”的话还要宽泛一些,因为这种血继看起来似乎可以是可以后天掌握的东西。

    然而实际上是这样吗?并非如此。能否糅杂基础属性的查克拉、做到新的性质变化,本质上来说还是取决于一个忍者的天赋条件,如果一个人能够使用熔遁,那是他在出生以前就已经被确定了可以使用熔遁了。

    而不具备这种难以言明的先天条件的人,就算是后天再努力,也无法做到这一点。

    在这个世界之中,天生的条件和血脉的因素就是如此的重要,重要到只要投胎投的好,就可能盖过其他人一生的努力……因为对于忍者来说,“努力”是所有人都会做的事情,而双方开始努力之前的基础就相差太大的话,那努力得到的结果也判若云泥……因此基础好、成长率高、实力最大限定更高的忍界古往今来最顶尖的忍者,有着共同的渊源。

    不管如何说,虽然能够使用岚遁就意味着能够使用水遁和雷遁,可反过来却不是这么回事——能够使用水遁和雷遁跟能够使用岚遁没什么必然的联系。

    血继网罗能够支配全属性,但是精通风、雷、土、火、水乃至阴阳却跟血继网罗一点可比性都没有。

    像羽衣和三代目火影这样的忍者,确实能够自由的支配五属性的查克拉,但是他们没有掌握任何一种查克拉血继。

    实际上不要说做到不同属性的查克拉的融合,羽衣连同时使用两种属性的查克拉都做不到。

    所以羽衣这类“五毒俱全”的忍者,在使用复合忍术的时候,要么以先后顺序放出不同的遁术,如三代目的火流土炎弹;要么就得使用影分身进行多属性配合,如羽衣的仙法·火遁·麒麟。

    ……连融合都做不到,更不用说究竟是怎么融合才能产生新的变化了。

    实际上羽衣能够制造“雷遁”与其他四种遁术共同使用的错觉,但那并不是查克拉层次的配合,只不过是他的电能力共查克拉忍术的演示而已。

    至于怎么才能产生新的性质变化?羽衣真心不知道。

    以现在水无月白使用的岚遁的“生产过程”来说,原料是水遁和雷遁,中间的过程则完全就是个黑箱,而出了的“产品”才是岚遁。

    至于那个黑箱之中是怎么进行操作的,完全不可知。

    大概连白自己都说不清是怎么回事……说到底,一个人能不能卷舌,靠的并不是后天训练。

    总之还是那句话,做到了就是做到了,做不到就是做不到

    所以对于白突然能够使用岚遁这件事情,羽衣先是吃惊,然后释然,小欣慰和小郁闷也是有的。

    欣慰是因为白毕竟是他的学生,郁闷则是因为这个学生简单的做到了老师做不到的事情。

    因为这样的情绪,羽衣简单粗暴的把白的天赋归结于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了……水之国盛产双血继,先有棕丰满狗尾巴花,后有白面男生女相葫芦娃。

    水之国是个好地方,而羽衣对白的成长性和期待性又增加了。

    …………

    “所以羽衣,你都是从哪里捡到的这几个孩子?”问出这句话的时候,自来也显得颇为郁闷。

    此时羽衣和自来也两人隔着一张桌子面对面的坐着,而在完成了既定的课业修行之后,小朋友们就该干嘛干嘛去了,羽衣虽然有事情对未来说,不过这并不着急,先是和自来也的交流比较重要。

    不过,据说在忍者学校里,“大姐头”已经不满足于支配她自己所在的年级了,已经带领自己的“爪牙”开始向着高年级侵略……

    至于自家被爆破掉的事实,羽衣实际上挺无话可说……他隐隐约约已经预料到有这么一天了。

    身为一个从十多岁开始就炸别人老家的人,并且在此之后相当频繁的进行着此类暴力拆迁工作,搞事地点遍及忍界的羽衣总有一报还一报的时候。

    这只能说老天开眼了。

    要说老家对于他的纪念意义……确实有,这里有着羽衣不少的回忆,但没有自来也想的那么重,再说了,以羽衣本身的性格,有些东西是不会太过在意的。

    自来也大叔也表现出了足够的歉意了……

    可他现在的郁闷……这大叔有什么可郁闷的?羽衣不过是靠着未来的特殊能力才捡到了两个血继娃娃而已,而眼前这个色大叔随便上手捡到的要么是水门级别的,要么干脆是轮回眼级别的好么?

    不过现在说那些已经无意义了。

    “白能够支配两种血继限界,对我来说同样是意外之喜……不过,我现在要说的不是这件事情。”羽衣回应道。

    自来也也反应了过来,羽衣离开木叶是有着重要的目的的,而现在他已经回来了,那那个目的达成了吗?

    “你找到那个传闻之中的神社了吗?”自来也问道。

    他并没有想到中间会生什么曲折的事情,因为以他所知的,羽衣最多算是去“盗墓”而已,但是谁曾想,这货盗墓反倒是次等目标,他的主要目的是去鞭尸的。

    羽衣没有回答自来也的问题,而是把那两个卷轴放在了桌面上,然后推到了自来也的面前。

    “这是?”自来也不解。

    “六道仙人留下的遗产,代表着生命力量的阳遁和代表着精神力量的阴遁。”

    “六道仙人的阴阳遁?!”

    羽衣的话让正拿起卷轴的自来也诧异不已,连他的手都微微一顿,“你果然找到了神社的所在了吗?”

    “恩,虽然过程有点麻烦。”

    不只是麻烦这么简单,应该说非常麻烦。

    别看羽衣现在看起来跟个没事人一样,实际上他远远还没有从战斗的精神损伤之中恢复过来,实力也暂时性的受到了极大程度的削弱……如果有人能够察觉到这一点的话,那现在绝对的对付他的最佳时机。

    可也正是因为这样,羽衣的表现才与一般的时候没有任何区别。

    自来也仅仅展开了卷轴的一部分之后,就能够明白这东西的重要程度了。

    如同“仙术”跟“六道仙术”不同一样,阴阳遁跟六道仙人的阴阳遁也是不一样的。

    粘上六道这两个字,往往意味着是最高级别的东西。

    “这两件东西,你准备怎么处理?”自来也问道。

    “就是我现在这种处理……我准备把它们交给自来也大叔保管,必要的时候,将这两件东西分别交给鸣人和未来。”

    自来也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他稍作沉默,然后问道,“你为什么不亲自交给他们?”

    还有,必要的时候是什么时候?

    后面这一句他没有问出口。

    “就算现在把卷轴给两个孩子,也没有什么意义,毕竟修行的难度摆在哪里,而真要是到了‘必要’的时候,说不定我已经没机会亲手转交了。”

    羽衣说道。

    说白了,这只是他防止一切可能性之中最为极端的那种的预备手段而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