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羽衣跟万蛇有什么矛盾吗?说实话这种事情他自身没什么特别的印象,毕竟对付大型猛兽的次数太多,他已经见怪不怪了。

    如果真的是有的话,那估计他在什么时候于不经意之间砍了对方一刀吧。

    羽衣没吃亏,他不在意万蛇也实属正常,但是身为受害者的万蛇却把之前的事情记得一清二楚,毕竟从小到大它爸爸也没那么打过他。

    都把人家搞成剖腹产了,这种事情说忘就忘了是不对的。

    所以当两者在龙地洞的某处相遭遇的时候,万蛇除了憎恨之外,还多了怨念。

    “我来这里有正事要办,没什么工夫搭理你,如果你足够聪明的话……总之,我要是你,现在肯定就掉头跑路,说实话这次我可真的有点饿了。”羽衣带着一种无所谓的语气说道,万蛇,确实不值得他有太大程度的重视。

    不管强弱,通灵兽跟人类是不一样的,它们有那么多花花肠子吗?

    羽衣也确实一天没有吃东西了,饿是必然的,而有的时候,与动不动就吞兵粮丸相比,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现在蛇通快递给他送来了冷鲜肉,这不是逼着羽衣进行查收吗?

    不过万蛇毕竟是大蛇丸的宠物,一声不响的就弄死它似乎不太妥当,所以羽衣还是姑且劝告了一声。

    试想万一以后大蛇丸想通灵万蛇的时候,结果毛都没有出来,那是多么尴尬的场面,他那张苍白的脸都得自己抽搐起来。

    “小鬼,你的查克拉我记得一清二楚,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出现在龙地洞,但我的运气不错,这次我要把你嚼烂,然后再吞下去。”

    咦,为什么不活吞了?这里面还是有一个悲伤的故事,不过……咀嚼?蛇类有这样的功能吗。

    “果然是这样吗?”

    这次羽衣真的无奈了,他想和平共处,奈何对方不同意啊。

    蛇叔姑且不论,现在他有事找白蛇仙人,这个时候干掉它的小弟真的好吗?

    好不好不知道,总之先怼过再说吧。

    “蛇叔在上,厚土为鉴,这事可怪不得我了哈。”

    羽衣伸手向后,随着刀身与刀鞘的摩擦声,他抽出了自己的长刀,接着手腕一翻,倒提的武器就被正了过来,直直的对向了万蛇。

    与此同时,万蛇那硕大的头颅也向着羽衣奋力的砸了下来……又是这一招,可没办法,万蛇也没手没脚,攻击模式自然单一。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在羽衣的bgm里万蛇活两秒都嫌多,他是跟尾兽肉搏的人,怼掉万蛇还需要第二招的话,那就显得低级了。

    等万蛇的脑袋砸到地面上的时候,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它那巨大的力量直击地面的瞬间,在反冲力的作用下,居然把自己的脑袋给摔了出去。

    这是真·尸首分离。

    巨大的身体开始猛烈的扭曲和拍打,但这已经是失去中枢之后神经细胞因为瞬时猛烈刺激的对肌肉造成的自然收束了,扑登、挣扎、不要钱似得喷血……半分钟之后,半截万蛇终于沉寂无声了。

    事实证明,打蛇不一定要打七寸,实际上它跟大部分生物一样,切掉头就死定了——万蛇那脖颈处的整齐的环状切口,只是羽衣的随意一击造成的。

    抽刀、斩击、收刀,后退防溅血,短短的几个步骤过后,万蛇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万蛇和海王类哪一个好吃?这个问题值得探究,不过……看着泡在赤红血液里的尸体,以及稍远一些的死不瞑目的脑袋,羽衣还是决定老老实实的吞兵粮丸了。

    这东西不好处理,传闻之中蛇肉里有寄生虫,而且一般人对食用这种滚圆的长条状物体多少都有点抵触情绪的。

    万蛇可谓是这个空间内最强的通灵兽,见到它二话不说分分钟果断掉头的行为,周围隐藏着的其他蛇类做了一个无比正确的决定,马上开溜,多留一秒都是觉得自己命大的。

    而羽衣干掉万蛇之后并没有直接离开,继续进行搜索,则是选择在这里盘膝坐下。

    他要补充一下自然能量,以方便接下来更长久的使用仙人模式,而在这样的秘境之中,自然能量的密度比外界要高的多。

    不是他乐意守着这么一大坨尸体,而是因为万蛇的气息在这里弥散,摄于此种状况,不会有东西敢靠近这里的,因此不逾被打扰到。

    “那么接下来,利用仙人模式的感知力继续探识白蛇仙人的所在吧。”磕了一发自然能量之后,羽衣算是神清气爽了,所以他再次进入了仙人模式。

    “不过,在此之前……”

    羽衣走到了万蛇的身体边,再次抽刀切下,于是向巨大甜甜圈一样的一圈蛇肉被他切了下来,然后以长刀挑起。

    去见仙人嘛,当然要带点礼物,虽然是就地取材的冷鲜肉,可对方不至于不高兴吧?礼轻情意重啊。

    龙地洞太过复杂回环,哪怕以仙人模式的广阔探知能力,羽衣在转了很长时间、连续补充了数次能量之后,依然没有找到白蛇是所在。

    就在他有点怀疑是不是干掉万蛇过于草率的时候,毕竟这货可能多少知道一点情报的,他突然发现了一个异样的地点。

    那里有人造物的迹象,于是羽衣挑着蛇肉,就像是挑着一个大灯笼一样,由远及近的一步一步走进了这里。

    迎面最先看到的是巨大的雕塑,垂直而立,似蛇非蛇、似龙非龙,而那雕塑的头部口中叼着一个滚状卷轴,上面写着“龙地洞”三个字。

    在雕像的正下方,是一个巨大的石台;石台上面,盘绕着一条巨大白蛇的上半身。

    白色的鳞片,隔一段距离套着一个黄色的回环装饰,头上长着黑色的双角,还顶着一个球状的装饰品。

    身为一条蛇,居然还长着头发。

    这条比万蛇还要大好几个个,石台上盘绕的只是它身躯的一小部分,以至于大部分还垂落在石台之下。

    一切都符合羽衣在密卷之中看到的记载,所以这应该就是白蛇仙人没错了。

    而他走进这个空间的同时,那对阴冷的竖瞳已经盯上了他。

    “那个……礼物,吃不?”跟这种生物打交道,羽衣多少有点楞。

    不过,请蛇吃蛇也不是什么忌讳的事情,蛇是不忌讳同类相食的生物。

    缓慢的蠕动和吞咽、如同套层一样的就食方式,一条蛇把另外一条等体积的同类从头到尾囫囵吞下去的场面,是自然界的一种奇景,相传近距离观看这样的影像能够治疗强迫症,但要小心的是同时也会造成神经质。

    白蛇仙人看都不看万蛇(一小部分)一眼,直接以压抑力十足的语气问道,“能使用仙术的小子,来我面前究竟有什么事情?”

    “视你回答的状况,你将会迎来不同的结局。”

    反派boss的气息扑面而来有没有?

    可这种情况反而让羽衣知道事情接下来该怎么办了,因为他就是喜欢跟反派人物打交道。

    “果然你就是白蛇仙人,我来到这里,只是单纯的想问你一件事情而已。”

    “问题?可惜我没有回答你的义务。”

    白蛇仙人知晓忍界的种种,但是它确实也没有告知的义务,而从语气来看,它对羽衣的回答显然并不满意,于是它巨大躯体开始抽动,似乎下一瞬间就要出手了。

    “你确实没有义务,可是在两者相遇、一方对另一方有所求的状况下,比如现在……如果你我两者的实力均衡的话,那你当然可以不说,因为不说也不会有什么后果;可如果你强我弱,那我可能会死的,也就是你现在想做的事情;但是反过来,如果是我强你弱,那我想知道的事情……你是必须要说出来的。”

    在仙人模式之下,雷光和爆鸣出现在了羽衣的身体上,瞬间照亮了这个阴暗的空间。

    白蛇仙人可能活了有千年之久,但是这种存在不是活的越久实力越强,再强它能强的过一样活了n久的尾兽吗?

    就算能强的过尾兽,它又能比尾兽强多少?

    所以此时羽衣的意思很明确,他也不想多做废话,对白蛇仙人他的态度只有一个:他想要的情报必须得到,至于憋着不说?

    丫的弄死你。

    这种状况下,真的很难判断谁才是真正的可爱又迷人的反派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