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在进行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之前,羽衣还要做好充足的准备,那就是……晒个太阳。

    毕竟晒个太阳有益于身心健康。

    自家的院落之中,羽衣两指夹着一个透明小瓶的两端,他把这件东西迎向阳光,透过透明曲面的折射,可以看到扭曲了的天空和天空之中存在的絮状云团。

    他手腕轻轻摇摆,那小瓶之中的液体就跟着晃动了起来。

    蔚蓝的天空和殷红的血液,似乎并不怎么搭调。

    “这是什么?”

    有人在羽衣的身后问道。

    现在的状况是又有暗部忍者来到了羽衣家中了,不过本次来到确实是正统的暗部忍者,而且是暗部的总抗把子。

    所以他说话显得很随意,没有一般忍者见到羽衣的时候那种稍有拘谨的情况。

    “这个身为忍者一眼就应该能看明白了吧?是血,某人的血。”羽衣头也不回的说道,他似乎正热衷于研究光学现象。

    “人的血?谁的。”来人以惯性好奇心问出了这样的问题。

    然而羽衣做出的回答确实出乎他的意料,毕竟那个名字在木叶被提及的时候已经不多了。

    “大蛇丸的。”

    羽衣手里的血,确凿无疑的来自于大蛇丸。

    “你跟大蛇丸近期有过接触?”大蛇丸连续两两次侵入木叶,暗部忍者或许抓不住他,甚至找不到确凿的证据,但是不能连一点异样都无法察觉,否则的话那还混的下去吗。

    “暗部精神又开始作祟了吗?不要激动,这一段时期我一直都呆在木叶,怎么可能会接触到大蛇丸,再说了,他可是木叶的叛忍……这是我在战争年代就入手的东西。”羽衣解释道。

    要是他说的是实话,那真得称赞一下他的保存技术,数年过去了,这鲜血依然是鲜血,既没有凝浆,也没有蒸发。

    但哪怕称赞他也不是称赞这一点,而是要称赞他的说谎水平……实际上,这就是他近期入手的东西。

    羽衣轻轻把瓶子一弹,那半瓶血就被弹到了空中,接着他手掌一抄,小瓶被他重新握在掌心,然后消失不见了。

    他以这样的动作告知卡卡西不要继续往下询问了,比如血的用途之类的。

    羽衣不是什么狂热的人体研究爱好者,也没有把自己蛇化的想法,他把大蛇丸的血弄到手,目的只有很单纯的一个而已。

    那就是通过使用大蛇丸的血施展逆向通灵之术,羽衣可以去往龙地洞一次。这是他近期的打算要做的事情。

    不过……现在貌似这个安排就要被打乱了。

    “那么……”把血瓶收好之后,羽衣终于站起身来正视来人。

    “暗部队长、白牙之子旗木卡卡西找我究竟有什么事情?你也有些发闲吗?”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都是称赞性的称谓,也不是没有其他人这么叫他,但是这话从羽衣嘴里说出来,卡卡西感觉到了一种讽刺的意味。

    羽衣把这话说的越认真,这种意味就越浓厚……可能羽衣没这种意识,卡卡西的错觉来自于名为“实力差”的自我认知。

    “暗部确实已经闲下来了,包括我在内,毕竟近期最大的事件已经结束了。”卡卡西说道。

    宇智波事件结束之后,木叶暗部的任务载荷率从原本的百分之一百二十骤减为不足百分之五十,对他们而言,不禁紧绷的神经松弛了下来,连出勤的频率都降到了以往以下的水平,所以哪怕是身为护村十三番队总队长兼一番队队长的卡卡西也是有点闲的样子,这不足为奇。

    羽衣的人际关系还是比较纯粹的,或者说是相当单调的,实际上他回到村子数个月之久,并没有碰到过什么熟人,这也是他数年以来第一次见到卡卡西。

    不是大家相闻不相见,而是真心没时间。

    所以,这个时候如果问羽衣卡卡西这几年的变化的话,那不在实力上,也不在体态身形上,因为这些都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自然而然发生的东西。

    卡卡西最大的变化在于他终于完成了“瞳术”的炼成。

    不要误会,这不是在说他的写轮眼,人体总有一些眼要藏起了让其他人看不见的,比如说卡卡西护额下面的写轮眼。

    而羽衣看到的是,卡卡西露在外面的右眼,终于彻底的完成了“死鱼眼化”,进化到了金刚不坏、雷打不动、宠辱不惊、且懒散的一批的银桑之眼的程度。于是这个人给人的整体感受是,卡卡西同学提不起劲。

    不过……哪怕这样也总比他几年前那个样子要好的多。

    “说到那件事,听说宇智波鼬是你的部下,怎么样,实力被年轻的的部下超越有什么感触?”

    羽衣的说话方式依旧显得很讨厌,他这是属于哪壶不开提哪壶的情况。

    在鼬已经叛逃了的状况下,被后辈超越的卡卡西的感觉绝对不可能是欣慰。

    “要说感受的话,果然是‘天才忍者’是存在的。”卡卡西说道,他确实得承认,鼬的才能在他之上。

    “咦,最深的感受不应该是半吊子的写轮眼使用者终究比不过正统的宇智波吗?”羽衣疑惑道。

    这就是属于红果果的充满了恶意的补刀了……再一再二不再三,不带这么伤人心的,天国的都桑,卡卡西酱想离开这里,真心地。

    实际上在宇智波集体扑街之后,对卡卡西的间接作用在于……他能够得到拷贝忍者、木叶第一技师这样的称呼了。

    不然在写轮眼“泛滥”的年代,这种称号无论如何也不会落到他这个半吊子瞳术使用者的头上。

    “总感觉……你变得比以前更能相处了。”这是在逼卡卡西吐槽。

    “是吗,不过普遍性的评价是……我比以前和蔼多了。”所谓的普遍性评价,绝对只是羽衣的自我认知。

    因为师承的关系,可能说羽衣和卡卡西是挚友的话或许谈不上,但是毕竟还是得算朋友,但羽衣现在可没拿出应有的欢迎态度来。

    “不管怎么说,你回来之后对于宇智波的压制作用还是很明显的,事发之前他们不得不把极大的精力转移到你的身上,这样暗部的活动也变得轻松了一些。”

    没有了三忍、四代火影,且在三代火影不宜亲自出手的状况下,在事件之前虽然羽衣看起来什么都没有干,但是起到的作用是毋庸置疑的,有时候单单是“牵制”就能发挥极大的价值。

    不过……宇智波族灭由始至终,干活的都是团藏的根,暗部除了监视之外还有个毛的作用?

    鼬虽然也是暗部的人,可无论如何他的作为也不是暗部的功劳。

    “卡卡西,你情商堪忧了,还没明白我的意思吗?”羽衣有些无奈的说道,“我是在说,你有事赶紧说事,不要绕弯子了。”

    羽衣并不觉得卡卡西只是单纯过来跟自己闲聊的,他必然还有其他的事情。

    卡卡西:“……”

    好吧,被看穿了,他确实还有正式的事情要说。

    或许一开始他就更应该单刀直入的切入正题的,如果那样的话他就不会平白无故的受刺激了。

    “现在有一个特别任务,火影希望交给你去做。”

    “关于尾兽的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