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宇智波的族灭,不只关乎木叶自身,实际上这已经算是重大的国际问题了,此段时间内连带着各国安排在木叶的间谍都开始频繁的活动了起来。

    宇智波的殇逝会自然会导致木叶战力的极大损失,这是其他各国乐见其成的事情。木叶似乎对这样的发展也早有预料,所以趁这个机会展开了抓间谍活动。

    从最初建立木叶时的千手宇智波并立,到后来千手退出舞台,木叶剩下宇智波与日向两大名门,而到了现在,木叶只剩下日向了。

    不过因为事件阐述方式的不同,人们对这件事的理解也是不一样的。因为木叶的宣传策略,在一般村民看来,宇智波覆灭这件事虽然不可避免的导致了木叶的战力损失,可更重要的是村子以一种极其彻底的方式摆脱了内乱的危机,所以总的来说……这得算一件好事?

    对大部分人来说,宇智波不过是在充当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已,这个话题可能会持续很长的时间,但是也仅仅局限为“话题”而已。不管他们说什么,都是听从了村子的说法和解释之后的夸谈,不会引起任何实质性的变化。

    总之,压在三代火影和木叶高层头上的大石散去了,以一种并不完全符合火影想法的方式。

    可这种世界级的大事件,有人照样理不着,比如鸣人这样的小屁孩。毕竟没人会闲着没事向他科普这种的事情,就是是偶尔听说了,这其中的重大意义鸣人也可能理解不了。

    因为最初的变更,鸣人是人柱力的事情没有暴露出来,所以他和年轻的中忍老师海野伊鲁卡的基本友情并没有萌发,而且因为压迫在他身上的某些东西消失了,装遁小孩对他也没有了那种特殊的吸引力。

    再加上羽衣的回归和未来对他生活的介入……总之可能因为天生的原因,鸣人的性格没有出现什么翻天覆地的改变,但是心境跟他原本应该遭遇到的完全就是天差地别了。

    有红发少女偶尔(?)欺负他经常关心他,有面瘫少年君麻吕和半人妖水无月白跟他一起修行(玩?),还有羽衣对他的教导,这种境遇对于鸣人来说已经足够称之为幸福了。

    或者说有人能够跟他并肩站在一起就已经足够了,更何况现在。

    这种年纪的孩子的心灵或许纤细,或许坚强,只不过是在一念之间而已。

    鸣人对于宇智波事件最大的感触是,为什么大姐头连着好几天都没有来学校上学?所以他跑到这边来之后,忙不迭的对这件事展开了追问。

    考虑到鸣人之后要做的事情,羽衣并不想把宇智波的遭遇对他进行描述,那天没有去找鸣人带他一起过去也正因为如此,所以羽衣以教授新的东西为理由及时很成功的转移了他的视线。

    至于未来没有去学校的理由,自然而然就是因为她感冒了,不然还能是什么。

    “什么啊,居然还不是要教我忍术?查克拉性质变化,那是什么?”

    这些日子以来,鸣人已经能够做到查克拉的控制了,所以羽衣准备把教他查克拉性质的变化。

    “只有学会了查克拉性质的变化,以后你才能学会更多的忍术,否则的话就只能学习超低等的忍术,有人注定要一生都只能做下忍了……不,或者他连毕业都做不到?”

    “所以你到底学不学?”

    羽衣越是摆出一副爱学不学的样子,鸣人反而觉得自己秒懂了。

    “当然学!查……那什么性质变化。”

    不得不说,孩子,你又被套路了。

    “那就好,这么说吧,查克拉分为风、水、火、土、雷五中性质,以你来说应该从雷遁或者风遁开始学起……”

    “雷遁嘛……就像是君麻吕和白那样的开始练习。”说着,羽衣指了指不远处的三人。

    身为羽衣教出来的学生,是无论如何也要能使用雷遁才行,否则的话那都不好意思出门,所以现在君白两人也在学习雷遁。

    至于学习的方法……那就有点简单粗暴了,此时未来、白、君麻吕三个人围成一个圈,他们两两握手,然后未来开始放雷电人。

    这一圈一圈的走电,莫非就是传说中的交流电吗?

    首先,第一步还是让两人记住雷遁的感觉,而方式就是挨电了。

    羽衣还没有做出对风遁的解释,鸣人已经马上高举单手,很果断的说道,“我要从风遁开始学起。”

    羽衣一愣,然后问道,“为什么?”他的心声是你不知道我是雷人吗,居然要先学风遁,这成何体统。

    “总感觉风遁听起来帅气一点。”

    羽衣无语,你见过玩电的炮姐吗,就敢说风遁更帅?

    不过……那就从风遁开始吧。

    羽衣把鸣人要学风遁当做是天性的选择了,可实际上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对羽衣有了基本的了解之后,鸣人完全可以判断出来,要是他也学雷遁,肯定会被毫不犹豫的扔到现在不远处的这个圈子之中,然后成为交流电传导的一环。

    说实话他一点也不想这样,因为两人让人看着真心很痛苦,身上又是电弧又是冒烟的,很容易吓坏小朋友的。

    “所谓风属性的查克拉变化,指的是利用刃性与切割效应……”

    羽衣的理论说明还没进行到两分钟,他就不得不停止下来了。

    因为鸣人脸上的表情只有可以用两个字进行描述……大写的“懵逼”。

    好吧,羽衣的教育方式有问题,这种纯理论的说明对鸣人这个年纪的孩子来说,真的不是很好懂。

    羽衣只能无奈的换个方式,他伸手摘取了一片树叶,然后让鸣人双手夹在手掌之间。

    “然后呢?”这次鸣人倒是懂了,可又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从手掌之中释放查克拉,到什么时候能把树叶切开为止。”

    不得不说,这才是正统的教授鸣人的方法。

    “要是切不开呢?”

    “那我就把你的手切下来。”羽衣眯着眼睛笑着说道。

    鸣人一个哆嗦,这语气听起来可不像是在开玩笑啊!总之他肯定能把树叶切开的!无论如何。

    旁边正在交流电的三人倒是瞬间读懂了羽衣的心声……真心的,鸣人该加到这个圈子里来,没看出他就是想让你先学雷遁吗?

    你要先学风,指不定过几天真的得疯啊,少年,苦海无涯回头是岸啊,挨电还是麻麻地很贴心的,不要在执迷不悟了。

    当然了,正在挨电的君麻吕和白只能进行这样的心理活动,毕竟现在他们可没力气对鸣人解说什么,至于未来……恩,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鸣人先学风遁变化挺好的。

    能不好吗,既能锻炼自己,还能娱乐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