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第二百六十八章 宇智波又开会

    三代火影的退让得到了应有的回报,木叶与云隐最终签署了和平协定,而随着这一纸协定,对于火之国来说,以十年计的忍界大战彻底结束了。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消息传出来的这一天,整个木叶、乃至整个火之国都沉浸在了前所未有的欢乐高涨的情绪之中。

    前后投入三代人的战争彻底结束,木叶的伤痛也结束了,死人……这样的事情也不会再发生了。

    以三代风影事件为诱发条件的第三次忍界大战,木叶四面皆敌,先期他们靠着三忍这样的持重一代支撑,中期有金色闪光这样的中生代一肩挑起打破战争均势的重责,后期有羽衣这样的新生代异军突起……

    可哪怕这样,战争的代价绝不仅仅是时间,死在战场上的木叶忍者不计其数,甚至这个过程之中,压制忍界的“忍雄”三代火影猿飞日斩都已经老去了,甚至战争的期间,忍界瞩目的四代火影死去。

    和平既定,可是考虑一下木叶现在的状况,能够称得上是胜利吗?

    木叶的忧患一般的民众是体会不到的,甚至一般的底层忍者都没有这样的认知,总之和平了,他们很欢快,内忧的问题他们操心不到。

    总之高兴与兴奋遍地都是,而民众一欢快容易喝多,一喝多容易闹事,一闹事,木叶警备部就出动了。

    不得不说二代火影给宇智波安排了个好活,一代一代下来,警备部这个工作还是很招狠的,因为他们是在明面上处置自己人,这甚至比背地里活动的暗部还招狠。

    双方的矛盾可能就是这么一点一点滋生出来的。

    表面上的和平大势、暗地里宇智波与木叶的紧张,都导致了原本就很少有人活动的南贺河附近更没有人迹了,而宇智波的族人则频繁的在他们的南贺神社集会。

    这种状况,就算没有宇智波鼬这样的间谍,宇智波频繁的扎堆开会,谁都知道他们是想搞事的。

    但这也不是说宇智波就喜欢这样明目张胆的“秘密”集会,实际上他们不得不开会来商讨接下来的计划。

    搞叛乱这种事情让木叶如临大敌,但是作为发动的一方,宇智波更是有着在木叶以上的顾虑重重,毕竟他们处在弱势一方,想要叛乱成功那得要以弱胜强。

    南贺神社,羽衣回到木叶的第三天夜晚。

    “本次我们要说的新的状况是白夜叉的回归。”

    “原本我们顾虑的是很有可能三忍之一的自来也会回到木叶,没想到现在回来的是白夜叉,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是比自来也还要麻烦的对手。”

    忽明忽暗的烛火之中,盘膝坐在最前面的宇智波富岳开口说道。

    这是很正确的判断,羽衣确实比自来也麻烦,这不是说他们实力的区别,实际上宇智波没有人同时跟自来也和羽衣交手过,没有办法做出实力的对比。

    麻烦的是羽衣的做事风格跟自来也不一样,羽衣可是二话不说就关门放尾兽的人,而且根据后来得到的消息,他为了保护老师玖辛奈而设置的那种结界封印也足够说明他的风格:必要的时候他一点也不介意把事情做绝。

    至于怀疑他的实力或者攻击力,拜托每天在街上巡逻的时候抬头看看影岩行吗,看不到初代火影和二代火影的脸是歪着的吗。

    “根据我们的情报,在九尾事件之后白夜叉应该是游离在木叶的体系之外才对,为什么会这个时间点回到木叶?”

    “游离在外并不确切,他最多算是若即若离。”

    “毕竟是四代目的弟子。”

    四代目的弟子更不确切,羽衣是玖辛奈的弟子,但是一般认知下把他视作四代目的弟子并没有问题,玖辛奈与水门是夫妻,而“白夜叉”是继“金色闪光”之后木叶扶起的最重要的名号。

    “所以必要的时候他还是要站在木叶这一方的。”

    富岳的话音落下之后,族人们的议论声接踵而至。对他们而言,这个时候羽衣返回木叶真的很麻烦。

    “问题在于……”富岳打断了族人们的议论,然后接着说出了羽衣回归木叶之后引起的最大变化,“我们针对九尾的行为可能会因为白夜叉的回归而发生巨大的变化,从以往他对四代目遗孤的态度来说,本次势必会全力守护人柱力,我们想要像五年前那样解放九尾,必须要突破他的守护。”

    这真的很难做到。

    不管此时富岳个人的态度如何,以整个宇智波一族来说,事态逼迫他们必须发动叛乱。这本身就是个无解的难题,对于宇智波来说,木叶对他们的压制只会让他们越发不满,而他们越对木叶不满,那么迎来的将会是木叶更大的压制,如此循环。

    所以宇智波要么随着时间消磨殆尽,要么奋起反抗。在叛乱这件事上,时局和立场的压迫凌驾在是非对错之上,木叶的行为正确,宇智波的做法从自身的角度出发也不能说是错,毕竟他们连生存权都受到了威胁。

    “无论如何,白夜叉已经成了我们的敌人,是一旦事发必须第一时间‘消除’的对象。”这是富岳的结论。

    这边羽衣自身还磨磨蹭蹭呢,宇智波已经替双方做出了敌对的判断了,不过……这是从他返回木叶这种行为就能决定的事情。

    实际上,无论宇智波的秘密集会中究竟说了什么,结果对木叶一点都不“机密”。

    首先,在场的暗部忍者宇智波鼬,本身虽然是宇智波一族安插进暗部的间谍,但是他实际上是双面间谍,而且立场明显在大势那一边。

    至于宇智波止水,他是宇智波镜的后裔,一直是铁杆的火影派,并且还会时不时的接受志村团藏的指示……

    除了这二位以外,很难说宇智波一族里没有木叶的其他间谍。

    情报上千疮百孔,所以他们的全部谋划都暴露在了木叶的视线之中。

    “但是……也可以说木叶召回上白石羽衣是最大的失策,止水,还有鼬,不得已的状态下,由你们两个来对付白夜叉,但是我们要的‘除去’他,是另一个意义上的除去……”

    “止水,你要找机会对他释放那个术,把对方改变成我们的战力,明白了吗?”

    羽衣的想法是不对的,人家宇智波相当重视他,甚至专门开了个作战会议。

    甚至让二位天才联手对付他。

    最终,富岳的结论是要对羽衣使用别天神。

    止水和鼬相视一眼,然后共同点了点头,至于他们表达的意思究竟是答应?还是敷衍?

    富岳自然以为是前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