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不管怎说,以现在木叶的内外状况,已经到了不得不结束这场战争的时候了,因此所有对这个目的造成阻挠的障碍都必须排除掉。”

    “虽然云隐企图夺取日向一族的宗家白眼是极其严重的事态,但是与战争的大势相比,我们在这个时候无法追究云隐的责任。”三代火影说道,他的语气里多少带着些许无奈。

    对木叶来说这确实是正确而理智的判断,但是对于日向一族来说,他们显然不会这样想,毕竟日向完全是这件事上的“被害者”。

    因为应对及时,日向一族确实没有第二度失去白眼,可是稍微考虑下现在的事态,假定昨夜云隐真的掳走了日向雏田,那此时木叶采取的很可能也是这种默认……那就可怕了,这种假设日向一族不会自己做猜想吗,他们又不傻。

    那样的话日向很可能走上现在的宇智波的路。

    “作为火影来说,从现状出发,这种处理方式可能是最合适的判断了……”羽衣并不觉得火影处理问题的方式是错,但是这也不妨碍他觉得其中有问题。

    “可是,所谓上、位与下位的关系,严格来说并不能算作是完全的支配与被支配,双方只不过在是承担不同的责任和义务而已,不管如何,日向一族在‘木叶的忍者’这个身份上已经做到了他们全部该做的了,堪称优秀,但是村子该为他们承担的东西,似乎没有承担起来啊。”

    身为一村一国的最高领导,必须有着该为下属承担该承担的东西的气度,哪怕仅仅是黑涩会,也知道小弟被欺负的时候大哥该负责找回场子。

    在不得已的情况下,鱼死网破可能显得愚蠢和不理智,但“忍气吞声”这种做法失去的东西可能更多。

    火影也不可能控制人心,而失心很可能会造成整体性的离散。

    好在日向一族还算铁杆,且本次只是受到了惊吓,没有承受到真正的损失,受点委屈也就算了,否则换一种状况的话,木叶很可能面对的就是宇智波与日向的联手叛乱了。

    三代火影,真是顾虑重重……现在木叶问题确实很多,高端战力的出走、宇智波的不安定,等等诸如此类导致整体战力大减。

    可是相对的,现在云隐的状况也好不到哪里去,按羽衣的想法,不和谈就不和谈呗,就现在这个局面一直僵下去,看之后双方之中哪个首先撑不下去。

    他所说的东西三代火影自然懂得其中的道理,身为影,这种问题猿飞早就考虑过了、而且他考虑的东西也比羽衣站在第三者的角度上的侃侃而谈要全面、深刻、复杂的多。

    羽衣说到底只是个独行分子,某些问题考虑起来过于感性,要说管理村子,三代火影摔他八条街。

    “日向一族那边本次确实承受了很大的损失,村子的高层已经做出决定,接下来会对他们进行弥补。”

    感官上的缺失靠物质上的倾斜来弥补,之后一段时间木叶的各种资源肯定会多向日向倾斜,这样应该能够稍微平复一下那颗举族上下委屈的心了——这种除了需要的资源甚至都是现成的,反正现在这个时候该给宇智波的东西也不可能给他们了,拆了东墙补西墙,扣下之后转给日向刚刚好。

    站在这一片樱花林中,火影虽然表情没什么变化,但是实际上他确实心焦,以至于又无意识的重新点燃了烟斗塞进了嘴里。

    火影决定把话题转到正事上来了。

    “本次召你回到木叶是因为宇智波的事情已经刻不容缓了,根据暗部和根的共同消息,他们确实在准备着叛乱……”

    宇智波的叛乱级别上可以视作既定事项了,所以才需要把羽衣给弄回来。

    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宇智波对木叶的背离?木叶建立的时候强制与宿敌千手融合在一起?二代火影偏阴暗向的对宇智波政策?真·二代弟子志村团藏的动作?还是“受诅咒的一族”从来没有消失过的野望?

    到了这种时期,叛乱的理由已经不需要细细探究了,考虑如何应对才是现在的关键。

    不过……木叶还真是有着强大的消化能力,忍村制度建立之前最强的二族,千手和宇智波都被吞进腹中,然后连骨头都不剩下了。

    “你在湿骨林的修行,有成果了吗?”

    羽衣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直接出手了,可哪怕仅仅以五年前他的战力做判断,也有着足够的压制力了。

    这期间他的实力不可能没有进步,虽然历经战乱,但不要忘了他只要二十岁而已,所以他只会更强。

    “算是有了该有的成果了,时间没有无端的浪费。”羽衣回答道。

    五年的时间,已经足够他使用“自己的”仙术了,跟其他稍有不同的仙术。

    “那就好……你回来的消息宇智波肯定第一时间就已经收到了,新的抑制力会让他们重新考虑自己的行动的,而争取到的这些时间,希望我们能够找到正确解决问题的方法。”三代目说道。

    到了现在他依然没有放弃以“非流血”的方式解决宇智波的问题的。

    实际上有一个很简单的方法——允许宇智波脱离木叶自立就是了,可木叶不可能采用这样的方式。

    这种时候以团藏的想法最为正确正直:写轮眼要么留在木叶,要么彻底毁灭……其中的原理跟羽衣在楼兰搞爆破一模一样。

    “多我一个人似乎没什么作用吧?以宇智波的心高气傲……止水对付我绰绰有余了。”羽衣说道。

    现在的宇智波,可是有着两双万花筒写轮眼的,瞬身止水和族长的宇智波富岳。

    这也是羽衣一回到木叶就火急火燎的封禁九尾的一个重大原因,如果真的有宇智波叛乱这样的事情发生,他们没有理由不对九尾出手。

    所以在这件事上,羽衣跟这一族有着天然的对立……这是第二次了。

    火影并不认可羽衣的说法,他对于自己的威慑力似乎估计不足。

    在真正了解几年前的云隐入侵事态的人的眼中,羽衣不光是有实力这么简单,而是被视作真真正正的疯子,以羽衣那个时候去云隐的状态,重伤且断手,没有人认为他能活着回来,但是他不但活下来了,还真的彻底的解放了八尾。

    疯狂加上头脑明晰的执行力,还有足够支撑前两者的实力,这样的人才真的可怕。

    “止水……你暂时不用担心。”

    止水当然不用担心,他是站在村子一边的。

    这一点羽衣猜得到,于是没有纠结,他接着问道,“自来也呢?这个时候他也应该返回吧。”

    征兆全部的战力无疑是最明智之举,如果这个时候三忍之一的自来也也回到村子的话,宇智波很可能会偃旗息鼓。

    但很可惜的是现在三代火影暂时联系不到自来也。

    对方正在追踪大蛇丸,而大蛇丸的躲藏能力简直爆表,这导致了自来也同样行踪诡异。

    指望不上就是指望不上,火影也只能放弃自来也,“总之,接下来你的任务就是盯紧宇智波……”

    “可在我的进一步指示之前,你必须保持克制。”三代火影突然补充了这么一句,因为他突然意识到了某种情况。

    似乎羽衣对宇智波也是有敌意的。

    “安心吧,我对毁灭宇智波没什么兴趣,只会按照三代目的指示去做事,不过我也需要一点自主权。”羽衣笑着说道。

    ……他说谎了,实际上他对于摧毁这一族并非兴趣全无。

    意图,他还是有一点的。

    而且他只会在该克制的时候才克制,不该克制的时候他可是不管不顾的。

    必要的时候,三代火影实际上更该盯住羽衣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