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羽衣刚刚做的事情是出于“看不惯”到个人的“厌恶”,鸣人只是鸣人,转世或者附身的说法是没有办法说服羽衣的。

    死人该有个死人的样子,更何况是千年以前的死人,骨头都成了灰了还要执着什么?

    兄弟之争吗,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这种道理还需要科普么;理念之争吗,可他们的理念到了今天还有争执的必要吗?

    自己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小鸣人是不知道的,可对他来说,这一天应该是人生之中最莫名其妙的一天了,惊险刺激的不行不行的,还差点被砍了……以至于到羽衣离开之后他的脑子里都是一团乱麻。

    那两个“小偷”究竟是来干什么的,他们在自己身上做了什么?别说是五岁,换到十五岁他那直来直去的脑子也想不通这个问题。

    鸣人理解不能,可是……漩涡未来,有一个跟自己一样姓氏的女孩出现了啊。

    至于羽衣和未来,离开了鸣人这边之后,他也没有去接着见三代火影。

    他的行动模式,仿佛是忘记了征召他返回木叶的不是火影本人一样,至于那个任务,还不着急,宇智波总不至于今天就进行叛乱不是?

    羽衣带着未来来到了木叶外围的某个地方。

    …………

    未来弯腰,轻轻的把一束花放在了地上,沉默了一会之后,她才对着羽衣问道:

    “羽衣,我就是在这个地方出生的吗?”

    “不是,只是最初我在这个地方找到你的,那个时候你有这么大。”

    说着,羽衣两手比划了一个小小的样子,双生子加早产了一段时间,她和鸣人当时确实很小的样子。

    “樱花林,到春天的时候会很漂亮呢……”

    与玖辛奈跟水门的墓地相比,羽衣更习惯来玖辛奈最后待过的地方进行悼念。

    原本毁掉的那一片樱花林,两年前已经被他重新植满了,不过终究是幼苗,想要恢复到以前那样的程度,看遍地樱花飘落,那应该是多年以后的事情了。

    可不管怎么说,在这个地方羽衣终究是不可能高兴地起来的。

    所以未来也格外沉默。

    羽衣牵着未来的小手,一大一小两个人就在这里站着,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未来轻轻地拉了拉羽衣的一角。

    有别人过来了……一个头戴斗笠,嘴刁烟斗的矮个子老头,从远处走了过来。

    “悼念玖辛奈和水门吗?”

    三代目走过了之后,先是摸了摸未来的脑袋,然后说道。

    未来居然也没躲。

    三代火影还是个很和蔼的一个人的,他也确实对木叶的年轻一代格外的关切,更何况是未来了。

    至于鸣人算是个特例,可哪怕是鸣人,在私人相处的时候,火影对他也不能说有什么不好的地方……但归根到底,公私不同,人柱力始终的人柱力。

    羽衣没有回答这种明摆着的问题,反而问道,“三代目自己一个人离开木叶,不太好吧。”

    “呵呵”,三代火影拿下了嘴边的烟斗,在小女孩面前制造二手烟可不是什么好行为,“这里还是木叶的范围的,而且不是你也在这里吗。”

    好吧,羽衣确实是强力的护卫,可火影大人就没考虑过羽衣怼掉你的可能性吗?

    三代火影确实没这样想过,好在羽衣也没有这样想过。

    “未来,这个慢吞吞的老头就是木叶的村长,三代目火卡狗,火之国他最大。”

    未来还是很有礼貌的,她也接着打招呼和自我介绍,“火卡狗好,我是水门和玖辛奈的女儿,名字叫做漩涡未来。”

    对未来而言,她在木叶确实是被作为四代火影的女儿而认知的,可实际上她并不觉得水门的火影身份是多么重要的事情,她只要知道自己是水门和玖辛奈的女儿就足够了。

    所以她这么介绍自己。

    “未来啊……总之欢迎你回到木叶。”

    习惯性的火影似乎想要进行一波思想宣传,可是想了想这个场合,似乎是不合适的。

    实际上他的宣传对未来没什么用,火影的理论再牛能牛的过羽衣的理论吗?

    “为什么要彻底的封禁尾兽?那人柱力不就失去了意义?”跟未来聊过几句之后,火影直接对着羽衣问道。

    先前的事情让他知道这件事不需要避讳未来这个孩子。

    三代火影惯于偷窥,羽衣回到木叶之后的动向他不可能监视不到。

    “那为什么火影并不阻止我?”羽衣反问。

    火影没有作答……因为他没有理由制止羽衣。

    实际上,木叶对九尾的策略、或者更严格的说起来三代火影对九尾的态度一直是“保管”重于“使用”,通过之前的玖辛奈也能够明白,火影并不指望九尾能够在作战之中发挥什么实际作用,与发挥人柱力的战力相比,尾兽能老老实实的呆着更合火影的心意。

    所以羽衣的做法跟火影不谋而合,他不会制止,但考虑到其他高层的态度,他也不会旗帜鲜明的赞同,更没有办法去主动做跟羽衣做的类似的事情。

    而且……极端的状况下,封印又不是解不开。

    羽衣想了想,还是决定把自己的想法跟火影说一说,“鸣人自身的可能性以及能够发挥价值会胜过‘人柱力’这三个字,水门和玖辛奈的血脉已经给了他足够的基础了,他没有理由不会成为出色的忍者。”

    “可能水门自身判断鸣人需要九尾那庞大的查克拉,所以才让他成为了人柱力,但我不这么认为……九尾对于鸣人来说是不必要的。”

    “在那样的基础上,个人的努力就能决定鸣人能达到的高度和取得的成就,未来也是一样。”

    实际上在木叶,大概羽衣谈努力这个词是不合适的。

    羽衣不努力吗?不是如此,他足够努力,但是从学习能力和学习速度上来说,他身上的遭遇很难给人他已经做出过努力的实感。

    毕竟很多术他能秒会……

    本质上还得说,羽衣是津巴布韦币玩家吗?是越南盾玩家吗?日元玩家吗?人民币玩家吗?美元玩家吗?

    都不是,他是在亚欧大陆西边那头混的玩家,有抽卡神手的。所以羽衣谈努力,多少有点讽刺。

    “而且,与让人察觉到他是人柱力造成的风险相比,始终不动用九尾的力量或许是一个更好的选择。”

    如果可能的话,九尾也在羽衣的抹杀范围内,不过可惜的是,鸣人的生命是跟九尾绑在一起的……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想法,区别在于四代死了而羽衣还活着,所以事情怎么发展由他决定。

    羽衣也从来没有觉得水门最后做的事情是什么正确的决定。

    将鸣人的生命跟什么别的东西绑在一起,太风险了。

    表达完自己的态度之后,羽衣就不太想谈及这个问题了,于是他转而问道,“昨晚的云隐忍者的事情,三代目打算怎么处理?”

    羽衣不知道,未来那一嗓子已经无意识之间救下宁次他爹日差同志了……这也是好事,能不死人就不死人吧,羽衣“年轻”的时候跟日差也有过交集。

    火影能有什么决定?其实羽衣猜得出来,这件事上火影是左右不讨好的,在战争即将彻底结束的现在,某些事情,就算是换别人在火影的位置上,大概也会是跟三代火影做同样的决定。

    这个锅也得照样背身上。

    为了“和平”,云隐忍者还得完好无损的返回去,火影能做的也只是指责一通、放一次嘴炮而已了。

    总之,日向自己闷在家里抱团唱一首太委屈吧,反正只是虚惊一场,没受到真正的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