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绘制完了术式之后,羽衣双手开始迅速的结印,接着鸣人感觉到了自己的腹部传来了微微的刺痛感,针扎?或者烫灼?虽然没有那么严重,但是确实是那样的感觉。

    随着羽衣手上的动作停止,“呲呲”的声音也挺了下来,那个印式已经烙在了鸣人的腹部。

    八卦封印已经成了十二卦封印。

    从此鸣人身上有了忍界最复杂纹身,此时他的腹部就像是摆上了一整个古怪的邪教祭坛一样,一圈一圈的。

    幸运的是这个封印术的图案一般状态下是不显形的,在羽衣的封印完成之后,术式马上又整个隐没了下去。

    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羽衣的行为不单是加上了新的一圈四象封印那么简答,实际上新的封印已经对四代火影的八卦封印造成了一定的破坏,简单的说,此时四代火影特意留下的解开八卦封印的钥匙已经失效了,除非羽衣的解印跟钥匙一起使用才能解放九尾,否则单凭钥匙无法做到这样的事情,获取九尾的查克拉也是不可能的了。

    鸣人这个粗线条此时根本没有察觉到自己的身体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他现在想的是:

    一,这两个人究竟想干什么?

    二,快点把自己放开啊?又没人会来救他?

    三,半裸着有点冷,知道吗。

    “现在呢?还能感知的到吗?”

    羽衣那里知道鸣人的心理活动,他关心的封印的结果,所以又对着未来问道。

    如果让他自己来测定是不是封印成功了也不是不行,但终究没有未来的能力便利。

    似乎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比较重要,未来闭上了眼睛,细细的感知了足有五分钟之后,才重新睁开眼睛,然后开口说道:“什么都感知不到了呢。”

    羽衣说未来是自己的分身,某种意义上没什么错,大多数时候她的表现跟五岁的孩子没什么两样,但是在另一些时候,她展示出的态度和专注绝不是”孩子”的范畴了。

    更重要的是,她能分辨什么时候是重要的时候。

    这跟羽衣十分的类似,他惯于作死却不会坏事。

    很难说让他教育这个孩子究竟是对是错,可既然未来由他照料,那他当然会按照自己的方式进行照料。

    “这是好事,说明术式发挥作用了。”羽衣揉了一下未来的脑袋,示意她不用担心。

    “那第一件事情已经做完了,接下来就是第二件事了。”

    羽衣一边说着,一边站起身来向后退开了几步,第二件事还得用的上“眼睛”。

    在湿骨林的密卷记载之中,羽衣找到了一些很让他在意的事情,所以他又多了需要除去的东西。

    未来很自觉地离开了羽衣的身边。

    接下来羽衣就这么盯着鸣人,一动不动的站着。

    这都让小鸣人有点发毛了,被这样没有波澜的眼睛盯着……他毕竟只有五岁而已。

    然后,五分钟之后,他才知道自己错了,刚刚那是多么幸福的状态,现在,他才知道什么叫做真的发毛了。

    对面的人的眼睛变了,可那双更绚丽的眼睛,让他想到的只有一个字……

    死。

    这不是特例,所有被这双眼睛盯着的人都不会舒服。

    羽衣最初觉醒直死的条件是“濒死”,但后来灵活开启眼睛的方式他很长时间都没找到。

    可能是因为世界观的不同造成了使用上方式上的不同……不过既然觉醒是濒死,那使用也可能是类似。

    所以羽衣开始做这方面的尝试,然后他成功了。

    他以电击做心脏麻痹,以心脏的停跳来制造生理上的濒死感,以电流促进血液流动来维持实际上的生机,然后,眼睛就能用了。

    后果是使用的时候身体有些异常,而且发动的时候堪称便秘。

    总之,看到这双眼睛的时候鸣人真心觉得毛骨悚然了,他情愿被刚刚的小姐姐暴揍好么,要么把他从这里扔下去也行啊。

    现在羽衣要做的第二件事,也可以做了,在抹杀万物的眼睛下,该现行的东西都会显示出来。

    所以他能看到鸣人身后依存着的那一团庞大的查克拉。

    传闻之中,开创忍宗的六道仙人有两个儿子:继承了仙人之眼的因陀罗,继承了仙人之体的阿修罗,可在六道仙人死后,这二人因为理念的不同开始了无休止的争斗,直到他们也死了。

    但这事还没有完,死完了之后他们的查克拉还不消散,而是凭依到后来的忍者身上,继续这样的争斗。

    所以身为“主角”,鸣人身上会有这东西吗?

    真是有的。

    阿修罗……大概就是羽衣眼中看到的这玩意了。

    羽衣伸手向后,缓缓地抽出了自己的刀来,刀身与刀鞘的摩擦发出了让人觉得牙碜的声音。

    看着这明晃晃的玩意,鸣人的眼睛都要瞪出来了,这是要解剖小朋友吗?现在的小偷都这么凶残?

    他还没有被吓尿,那是因为此时他已经忘了自己还有撒尿这种功能了。

    漩涡鸣人,就要扑街于五岁了吗?

    而羽衣则像是没有看到鸣人的神情一样,继续自己的动作。

    以羽衣的观念,这是一种极其让他不爽、不爽到不爽以上的事情。

    死了就死了,附身?呵呵。

    怨念还是意念?

    千年以前的事情,死乞白赖到现在?全世界全历史都是你们家的狗皮倒灶,主角命也不能主角到这种程度。

    所以,查克拉附身?

    所以,羽衣挥刀。

    你mmp的,有本事再浪一千年。

    随着他的刀身掠过,那人型的查克拉瞬间崩解、消散、泯灭与无形……

    视野中没有了那样的存在之后,羽衣重新闭上眼睛,然后还刀归鞘。

    “羽衣……怎么样?”未来见羽衣打完收工,马上小跑过来问道。

    她不知道羽衣在干什么,因为她只是看到他空挥了一刀,但未来明白,羽衣是不会害鸣人的。

    “暂时完事了,过一段时间再确认一下。”羽衣说道。

    天知道这东西会不会跟尾兽一样没完没了。

    “未来,我们该回去了。”该做的事情都已经做完了,两人也应该回去了,没见到突然出现的“陌生人”都有把这孩子吓哭了吗。

    “……等一下!”

    未来却还像是有时要做的样子,

    只见她想了想,然后把自己的围巾解了下来,接着搭在了鸣人的脖子上。

    从行为艺术乃至个性造型上说,这叫**围巾吗?

    未来摸了摸一直别在自己衣襟上的发卡,然后才对着鸣人说道,“这条围巾送给你了,它是我最重要的宝物,以后也是你最重要的宝物……”

    “所以你好好保管,不要弄脏了,不要弄坏了,不要弄断了。”

    未来一边说着,一边动手一圈一圈的把围巾围在鸣人的脖子上。

    此时鸣人已经能够动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却任由未来施为。

    对方眼神里的情绪,他读得懂,却说不出来。

    悲伤吗?悲而不伤吗?

    鸣人这个时候想起来了一件事情,这一年以来他偶尔会收到从外村寄来的东西,但从来不知道是谁给他的……

    “我的名字叫做漩涡未来,以后记住了。”

    她的动作很慢,可要做的事情也很快做完了,所以笑了笑之后,未来跟着羽衣离开了这里。

    呐,知道吗?

    **围上围巾的速度是每秒五厘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