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形容一下羽衣这边的感受的话,大概他得说一句今天的风儿好喧嚣了……

    这是一次有点欢快也有点不愉快的初次见面,不管怎么说,未来还是很在意自己的红头发的。

    毕竟鲜红的发色不常见,虽然羽衣说她的头发值得骄傲,但未来这样的小孩又怎么可能完全无视他人的看法?

    所以鸣人就算是挨一顿胖揍也是理所当然的。

    在接下来,以及接下来的N年之后,以漩涡鸣人同学那只会走直线的思考方式,也终究还是会明白一个深刻的道理的:冲动是魔鬼,不该说的话绝不能乱说。

    由于鸣人上一次挨电已经是一年半以前的事情了,那之前的事情他不可能还记得,甚至他对羽衣都没一丝印象。

    这很正常,如果他真的认识羽衣哥哥,那倒要怀疑他是不是从什么地方穿过来的了,三岁就有记忆力,你是羽衣吗?

    不过……鸣人目前的状态实际上羽衣还是比较欣慰的,虽然不太理解在这种环境之下鸣人性格的发生原理,但是现在这个样子稍微白痴一点总好过性格郁郁。

    黄发蓝瞳,跟水门一模一样,脸却是玖辛奈那样的圆脸,不过他脸上身上都是脏兮兮的。

    这孩子挺忙的,大早晨就跟人打了一架了吗?这不是事实,实际上作为一名立志于成为忍者的好孩子,人家鸣人一大早就出去“修行”了。

    “怎么了?!可恶的小偷,为什么不说话?!”这货见羽衣沉默,于是又蹦又跳了起来。

    有点容易情绪化啊……

    羽衣一拍脑子,这孩子有点闹。

    为他默哀三秒钟,接着羽衣伸出了一根手指对着鸣人点了点:

    “未来,捉住他。”

    在鸣人的眼中,未来的红头发好像无风自舞了……这么触手,显得点骇人。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位女士的脸、以及她瞳孔中自己的清晰倒影,鸣人刚刚冲进来的勇气突然一扫而空了,然后他掉头就跑……

    鸣人不知道为什么,反正他跑了,而且觉得自己跑对了,恩,这个时候遵循本能的选择是没有错的。

    鸣人夺门而出,未来却迟迟没有动作,羽衣低头看她,说好的“活捉”呢?

    未来则抬头回答了羽衣的疑惑,“我有四十米长刀,先让他跑三十九米。”

    羽衣:“……”

    所以说他童话讲多了。

    在羽衣这里,有一个基本规律说的是挨过三年半电击的,打不过挨过五年电击的。

    更何况,未来已经掌握了很多忍术了,其中的大部分还是高等忍术。

    总之,鸣人从自家小高层跑到街面上的时候,感觉对方没有追出来这让他松了口气,可他不该回头确认什么,否则还可以沉浸在美好的臆想之中!

    当鸣人回头的时候,吓人的一幕刚好映入了他的视野。

    只见未来直接就从他家的窗户翻了出来,然后往下一跃,三两下轻轻借力,她就从那么高的地方跳到了地面上、停在了鸣人的身前。

    鸣人君终于意识到真相了,他是怎么跑都跑不掉的,这是个可悲的现实。

    未来抓住了鸣人的衣领,且似乎是为了专门吓唬他一样,她捉住了鸣人之后,根本不走正常途径,而是又三两下从建筑的外围蹦了上来。

    她倒是身轻好似云中燕,但第一次“飞檐走壁”的鸣人却有点七窍生烟了……忍者基本不恐高,但之前也没有人带鸣人这么玩过啊。

    “带回来了羽衣,接下来要怎么做?”

    羽衣眨了眨眼睛,未来这情绪不太对啊,说好的感动的再会呢?

    “总而言之……首先开脱吧。”

    不管感动不感动,还是要先干正事。

    “慢着,你们要干什么?”

    “脱”这个字让处于震惊之中的鸣人瞬间惊醒过来,每次这个字出现的时候都是一个肝肠寸断的故事发生的时候,不管在各种时间各种场合,这个字简直不妙。

    脱不得啊!!

    可当事人的意见明显不在羽衣和未来考虑的范围内,反正未来没有任何的抵触情绪。

    “全脱?下半身呢?”

    羽衣,“……”

    咳,喂喂,木叶村的村民们请注意,木叶村的村民们请注意,现在紧急插播一条新闻,有小姐姐欲剥光其弟……

    “上衣,上衣就足够了。”

    这孩子究竟犯了什么错,竟然差点就**出镜了。

    “慢着慢着慢……救命啊!”话音到了最后,已经是杀猪似得惨叫了。

    至于吗?真的很至于。

    鸣人的这个挣扎还是很激烈的,然后……他就失去了身体的支配权。

    鸣人惊奇的发现自己不能动了,也不能说话了。

    这就方便未来动手了,总之,两分钟之后,大冷天的鸣人真的就半裸了。

    当然了,羽衣来这里也不是扒孩子玩的,他蹲下身体来,手掌在鸣人的腹部按了一下,然后八卦封印的术式就现实了出来。

    未来也转到了鸣人的正面。

    “弟弟”身上究竟封印着什么,她是知道的。

    “怎么样?”羽衣问道。

    “确实有异样的查克拉,从封印的间隙之中流了出来呢。”未来说道。

    在两四象封印的间隙之中,九尾的查克拉时时向外溢出着……这是四代火影为鸣人将来能够控制尾兽的预留。

    可是……

    “抱歉了,四代火影……”

    这并不是羽衣的打算,死人做过的事情,永远会被活人引起变化。

    鸣人看自己眼前的两个人全都是一脸严肃……这让他心慌不已,他想要说点什么,却根本不可能。

    羽衣开始在鸣人的腹部绘制新的术式,他要在四代的封印术式外再加一重四象封印,彻底把九尾的查克拉堵死。

    鸣人不能低头,也看不到羽衣在干什么,但是腹部的触感让他觉得很不妙。

    人体试验吗?

    无数曾经听到过的、看到过的恐怖故事在此刻重新浮现在了鸣人的脑海之中,眼前的羽衣和未来的形象,已经在鸣人的眼中化作了正在进行着某种愉快作业的恶魔。

    可为什么这俩人没长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