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当夜的事情,就以活捉到云隐忍者为止了。

    虽然这件事可能会导致木叶与云隐之间复杂的外交问题,算是重大事件,可它对于羽衣来说还不如发现天藏这个忍者能够使用木遁来的有意思。

    这是初代火影赖以成名的大名鼎鼎的木遁,而且看天藏捕获敌人的招式,他还是很有天赋的……搞土木工程的天赋,如果有点经济头脑的话,他投身房地产建筑也绝对比做忍者要有前途的多。

    木遁造房子真的很便利。

    或者可以找机会请他帮忙翻新一下自己的旧居?羽衣默默地打定了主意。以他的大脑回路,对木遁的惊叹程度和作用的臆想就仅仅是这种程度了,初代火影要是活着,羽衣的这种想法也得让他重新哭死。

    这招是用来暴揍九尾的好么?

    捕获敌人之后,来帮忙或者看热闹的忍者们也就散了,羽衣也毫无惹事者的觉悟,就要带着他的儿童团也离开……大半夜的,与把笼中云隐交给火影这种事情相比,他更愿意回家收拾一下卫生。

    他的旧居已经n年没有住人了,扫除应该是个大工程。

    然而就在他要离开的时候,日向一族的族长日向日差却拦住了他,然后羽衣这才想起来,他忘了把女儿还给人家了。

    所以你把她带走想干嘛?

    这个孩子身上的幻术她已经解开了,不过也没有让他醒过来而是让她陷入了沉睡,这种经历她没必要记住——一回生二回熟,羽衣带孩子已经带出心得来了。

    还女儿,收获感谢然后走人,羽衣半点也没在这里多待,到了现在天藏的任务也算是彻底完成了,同行也没有了必要。

    羽衣的旧居是一栋二层的独栋房子,这里住四个人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却有年久失修的嫌疑,脚踩在地板上一直咯吱咯吱作响,静谧的夜色之中格外刺耳。

    以往的时候,扫除这种事情都得羽衣亲自动手来做的,但是现在不用了,他的队伍里有一位人妻型的……男孩子,完全可以做家事担当且样样精通。

    在楼兰的时候,这种事情白就已经完全负责起来了。

    “君麻吕,不要乱动,我来做!”

    君麻吕刚把一盆水端进屋子来,白就赤着脚跑过去接过,以羽衣家地板的糟糕程度,君麻吕擦个地容易擦出窟窿来。

    白接过水盆,然后沾湿抹布、拧干、接着弓着腰开始擦拭地板,他动作娴熟,节奏流畅……说实话,跟修行忍术相比,白似乎更喜欢做这样琐碎的事情。

    不过看他这个样子,连君麻吕都忍不住的脱口而出:

    “所以说你为什么是个男的?”

    个性沉默的人真的不宜吐槽,因为有时候他们过于一针见血。

    能逼死吐槽役的一针见血。

    白的动作当即僵住了,队友向他施加了僵直效果!并且在他的内心开辟出了四万平米的阴影面积。

    所以为什么啊,他怎么知道为什么!

    把废置许久的房子恢复到能够住人的程度,半夜的打扫是不可能的,“奋斗”起码得持续个一整天。

    第二天的时候,等白打扫房子,他还要和君麻吕去准备新的卧具、日常用品乃至食物,顺便还可以逛一逛木叶,大包小包回来的时候还能体验一把类似于“夫妻双双把家还”的感觉。

    无论如何,羽衣的这栋破房子对两人有着足够的意义,“归宿”跟落脚点有着完全不同的重要程度。

    而羽衣带回来的人也就是木叶的人了,在村子里自由行走是没什么问题的。

    至于羽衣和未来,他们有更重要的事情——人类观测。

    两人得去观察一下鸣人的生存状况,这事还排在面见火影的前面。

    数年时间已经过去的现在,漩涡鸣人也已经开始被要求“自立”了,所以他现在开始了独居。

    至于他住的房子,位置类似于缪斯战斗过的地方……鸣人的小窝似乎是在人家房顶上的天台改的。

    找到这里对于羽衣来说并不费什么事。

    “羽衣,我弟弟就在这里吗?”

    可未来的样子有点扭捏,说话也不如平常那样的爽利。

    “对。”

    羽衣试着推门,结果发现门压根没锁,而进入屋子之后,里面也根本没有人。

    从始至终他都遗忘了应该有敲门这么个步骤。

    虽然在门外的时候未来显得有点忐忑,但是走进屋子之后,她已经竭力摆出一副年长者的脸了,虽然怎么摆都不像那么回事。

    未来在说“弟弟”这两个字的时候,羽衣是一副憋笑的样子,再看她现在装出的神态,他差点笑出声来了。

    这里面有个问题在于……实际上未来是妹妹,这一点从六道杠还是两道杠上都能做出判断,不过由于羽衣告诉她,她是姐姐,所以她真的以为自己就是姐姐。

    所以得有一副“姐姐”的样子。

    这件事是属于羽衣闲着蛋疼的习惯性瞎掰,属于吃饱了撑的的范畴,但现在看未来这个样子,羽衣决定这事暂时还是先瞒着吧……因为他觉得有点有趣了。

    不过还是清早,鸣人并不在这里是怎么回事?小小年纪就练就了夜不归了吗?

    这孩子居然如此有前途。

    羽衣走进屋子内观察的时候,未来也开始了东瞅瞅西看看。

    五岁的孤儿的生活状态是什么样的?房子内的空间虽然不大,但因为东西不多,怎么看起来都是很空旷的样子,这是个缺少生活气息的房间……

    看着未来的样子,羽衣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这其实没什么,如果除去四代目之子的身份,现在的鸣人并不算遭到了差格待遇,木叶的孤儿都是这样的,羽衣小的时候也是如此。

    血缘是一种神奇的东西,懂事之后的未来明明没有见过鸣人,她知道自己有个“弟弟”也仅仅是来自于羽衣的描述,但此时她确实处于一种情绪低落的“扎心”状态。

    就在未来四下寻觅、大概是想找个照片之类的东西的时候,羽衣神色一动。

    有人来了。

    未来大概也感知到了什么,所以她也把视线转向了门口。

    而对于来人而已,房间的门敞开着明显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漩涡鸣人、五岁,现在遭遇到了人生大事:

    他家遭贼了。

    小心接近,默默偷窥……

    鸣人自以为隐藏的很好的动作,羽衣和未来则看的清清楚楚,只见他先是迅速的贴着墙边向着屋子里看了一眼,然后又收回了脑袋,虽然脚还大半个露在外面。

    屋子里有两个人在。

    然后不知道鸣人是怎么衡量的双方之间的战力差的,“只有”两个人的状况似乎让他安心了,俩人,他觉得自己能对付的了。

    “可恶的小偷!白发大叔,还有……番茄脑袋小鬼!”

    这声音真是中气十足,有一种“惩奸除恶”、“忍界是非一担挑起”的潜质。不过他也不想想,他这破地方有什么可偷的。

    未来抬起头来对着羽衣眨了眨眼睛。

    这逗逼是我弟弟吗?

    她的那种悲伤的情绪此时一扫而空……且根据羽衣制定的“揍人原则”,鸣人这种情况已经是属于可以被打死的范畴了。

    不过未来眨了眨眼睛,她似乎在说,这个暂时就不用打死了吧?

    恩,这个最好还是别打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