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不要乱动,如果还想要这个小鬼的命的话!”

    在未来的一嗓子之后,意识到了悄悄离村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对面云隐忍者的行动模式马上就做了变化。

    唯一有可能性的,但是却相当渣的变化。

    这也算是病急乱投医了,虽然从画风和体态上来看这个人确实是属于云隐的忍者,但是他的做法却一点也不“云隐”。

    他选择了威胁。

    可正统出身的忍者基本上是不吃这一套的,威胁一位忍者只有在很极端的状态下才会发挥作用,比如,他手里的人质是什么木叶不可损失的重要人物。

    在必要的时候,一个忍者甚至能够把自己都极其残虐的撕成碎肉……所以连自己的命都能不在乎,指望忍者会对一个小孩有什么怜悯之心吗?

    “不得不说在木叶拿木叶的人威胁另外的木叶人……很有想法,可却不是聪明人的选择,我们不乱动的话,你想怎么样?”

    羽衣还真的就没有乱动,像是接受了这样的威胁一样。

    “往侧边退!”

    云隐忍者这个时候想的还是带着“目标”脱离木叶,但是羽衣几人明显的挡在了他的路上,所以他要求这几个碍事的人退开。

    他的行动必须要快,否则大量的木叶忍者就要包围这里了,到时候他想走都走不了了。

    “听说你们云隐这次来到木叶是进行和平协定的商谈的,那阁下现在的做法似乎跟’和平’这个词没有半点关系,只会让人怀疑云隐的诚意。”

    “所以没有和平的情况下,你们来木叶干什么?郑重声明,现在你的行为将会受到木叶妇女儿童联合保护基金会的裁决……”

    羽衣当然没有让开,说起来他是那种很容易就随敌人意的人吗?

    一旁的暗部忍者天藏都被羽衣搞蒙了,木叶可是忍村,什么时候有这种听起来就很“人权”的机构了?

    传言果然是正确的,这位实力超强的上忍经常说一些完全不在调上的莫名其妙的话……他是没看到,起码还有另外一个人是跟羽衣同调的。

    未来正在点着头对羽衣的话表示着极度的赞同呢。

    “让开,否……”

    羽衣打断了他的话,然后伸出一只手指往对方的怀里指了指,“在重复你的威胁之前,首先看一看自己的抱着的究竟是什么东西吧。”

    在羽衣的提醒下,对方似乎也注意到了这一刻手感的异常了,说好的身轻体柔呢?怎么变的硬邦邦的了?

    因为他怀里已经不是小孩了,而是一截木桩。

    再看对面,那孩子已经到了说话的人的手中了。

    夜色以及倾斜的亮光让对方的上半身都隐藏在了黑暗中,面像并看不清楚。

    时空忍术吗?不,仅仅是个替身术而已,可这个替身术不只是作用在了第三人的身上,而且更关键的是快到没朋友。

    他什么时候结的印?在场的人没有人注意到。

    羽衣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孩子,目光呆滞似乎是中了什么幻术一样。

    “看把这孩子吓的,都翻白眼……”

    等会,这不是翻白眼的程度吧?这位小朋友,似乎不翻眼皮,她也是白眼啊。

    到了现在这个时候,云隐想跟木叶停战的意图是真实的,但是在好不容易来到木叶的状况下,他们也不介意顺手带走点东西,“白眼”无疑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云隐还是比较有眼光的,他们想要诱拐的忍者都不是一般的忍者,皆是有着相当的价值。

    “看来只有杀掉你们了……”

    在时间紧迫的现在,说实话云隐忍者不想进行作战,但是他不得不动手了——为了重新夺回任务的目标。

    杀掉?羽衣则摇了摇头,然后从阴影之中一步一步的走了出来。

    人生有三大错觉,要是放在忍界,得这么说:

    这忍术我也能学会。

    她喜欢我。

    以及……我能反杀。

    等羽衣终于走出来的现在,这一刻,云隐忍者终于彻底的想起了被白毛所支配的恐惧……

    “白……夜……叉……”

    根据云隐的情报,这个时候对方应该不在木叶才对,为什么出现了?对于这个忍者来说,此时思考这样的问题已经没有意义了。

    “君麻吕、白、未来,敌人是上忍,小心一点,去试试看能不能对付的了他。”羽衣说道。

    这种状况下他是没有必要出手的,却可以让这三人去练练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