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羽衣的技能点算是全都加到暴击上了,所以尾兽这么牛x的存在也会被他在短时间内堆个半死。 .

    没有人柱力的控制,单凭尾兽自己的脑子进行作战确实不大灵光,它们就会个尾兽玉。

    已经失去了意识的三尾就那么飘在水面上,它现在的样子整个都是血淋淋的,已经彻底变成了一个红乌龟。

    没办法,毕竟身上被开了如此之多的血洞。

    有些工作在湖面上做不太妥当,羽衣想了想,觉得还是把三尾搬运到陆地上去更合适一些。

    再者说了,还可以让未来他们近距离观摩一下这个忍界一级保护动物,免得以后再碰到类似的东西会不知所措。

    不过要让羽衣自己搬运……这事他也不是干不了,但太费劲了。

    所以他啃手指结印一条龙,直接把分裂犬通灵了出来。

    分裂犬身形虽然巨大,但看起来还是和三尾有点不成比例,不过用来进行拖拽作业已经足够了,毕竟这是在水面上,真的就是这么丝滑。

    三只狗头咬着三尾的一条尾巴,分裂犬以后撤的方式把体型巨大的三尾拖到了岸边。

    至于被切下来的哪一条尾巴羽衣就不去管了,留着喂鱼吧,算是给这个一直被尾兽祸害的生态圈发福利了。

    “羽衣,接下来要怎么做?”满足完了好奇心之后,未来对着羽衣问道。

    “接下来,未来,你要好好感知三尾的查克拉,明白了吗?”

    “明白!”

    羽衣用这种语气说话,那对未来来说得算是重大任务了。

    按照羽衣本来的想法是想把三尾一点一点进行切片研究的,但是再三考虑了一下之后,他还是放弃了,那画面太美,不该让未来这几个低龄儿童看到。

    或许性格偏冷一些的君麻吕无所谓,但是未来和白……他们能够接受浑身带血的哥斯拉就不错了,再让他们看有人像厨子一样料理这样的怪兽的话,那画面的冲击性也太强了点。

    说对未来的宠溺或许谈不上,但是羽衣确实对“幼儿教育”存在顾虑,毕竟这种事他真的缺乏经验,所以过犹不及,该适度的时候他还是要保持适度原则的。

    “接下来你们几个千万不要靠近我身边,也不能出现在我的正面眼前,碰触我更是严令禁止的行为。”

    羽衣很严肃的说道。

    不是他不想把自己的眼睛让几人看到,实际上看到或者看不到并无所谓,只是凡是出现在这双眼睛之中的所有一切,都存在“死”的可能性,或许只是轻微的不经意的一个动作都会造成无法挽回的结果,所有能预防则预防,能谨慎则谨慎。

    几人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之后,都很主动的往后退开了很长的一段距离,他们依然带着好奇的目光想要看看羽衣究竟想做什么,不过也绝对服从了他的要求。

    然而,接下来的将近五分钟的时间,羽衣像是憋什么东西憋不出来一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憋这个词,用的很正确,因为他真心在憋。

    从正面看羽衣,直到脸色有些发白,他才重新睁开了自己的双眼。

    理论他持有的最高等的武器,再度开启了……死线,暂不需要,羽衣需要更专注一些。

    接下来,羽衣的那一双瞳孔与其说时不时的收缩一下,不如说根本就是以某种规律在律动。

    “看到了啊。”相当耗费精力的,羽衣看到死点了。

    在这双眼睛下,被切割的物体没有密度、硬度这样的物理概念,也没有难切或者好切的区分,看到了之后,碰到了就算是切到了,然后目标就会被抹杀掉。

    羽衣手持着铁砂之剑,在三尾脖子的某个位置轻轻一戳。

    这里甚至有一个超电磁炮造成的伤口,但是因果律武器跟物理伤害终究是不一样的,超电磁炮造成的伤再严重,也没有超出常规这个层次。

    随着剑尖触及到那一点,三尾的身体就如同碎纸机里的纸张一样,呈团块装的、无声无息的散落在地上。

    这诡异的场景让三个孩子都觉得有点毛骨悚然了……这个可是尾兽,然后就这么扑了?

    再然后,那些查克拉构成的血肉如同火焰烘烤下的冰块一般迅速的消融了,连地上的那些血迹也全都消失不见了,就如同三尾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做到了这些之后,羽衣再度闭上了眼睛。

    等重新睁开眼睛之后,他已经恢复了平常的样子,脸上的血色也渐渐回来了。

    然后他才转过头,招了招手示意未来可以过来了。

    “未来,怎么样,还能感知到三尾的查克拉吗?”

    这次尝试,能够抹杀的掉三尾吗?羽衣不确定。

    直死之魔眼确实能够做到这一点,但是前提是他能够正确的理解到尾兽的死才可以,至于抹杀三尾这个概念,那等于非但让三尾彻底消失,还要让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都不再知道“三尾”究竟是个什么,那对羽衣来说显得有点天方夜谭了。

    “查克拉,还存在呢。”

    这没关系,哪怕彻底的抹消了三尾,刚刚的战斗也会有足够的查克拉残余,不久之后应该就会消散的。

    但未来接下来的话则让羽衣打消了自己的侥幸。

    “查克拉的存量依然很庞大,而且虽然很缓慢,未来感觉它们正在向着同一个方向流动。”

    那不叫流动,而叫聚合,或者该称为……重生?

    “果然,事情没有这么简单的。”

    羽衣稍有失落,但并不算严重,失败并不出乎他的预料,这只是说明他对尾兽的死的理解有问题。

    尾兽确实是查克拉聚合体,但是他们是有着共同的身体的,想要杀死尾兽,起码得搞清楚这一点,但是目前看羽衣好像还是把每一匹尾兽当做是单独的个体处理了……

    这当然有问题。

    总之,他虽然杀了一遍尾兽,且收获了一片崇拜的目光,但是就目的和试验来说,羽衣失败了。

    白忙活一场。

    可是“实验体”毕竟少数,除了这个之外剩下的获取难度都太高,羽衣倒是想三尾可以当即复活过来,再让他用别的思路杀一遍,但短时间内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