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客观的说,羽衣还是要比三尾的眼球大个几圈的,但是这事他没有反驳,毕竟总不能指望他跟此乌龟心灵相通。

    这事也没有比较的意义,战斗比的又不是谁的眼珠子大,甚至比眼睛红不红都比大不大有意义。

    湖面上此刻居然有一时的沉寂。

    羽衣在考虑,这么大的家伙要从哪里开始下手料理才好。

    而三尾在考虑,就是眼前这家伙在睡梦中敲打我心房吗?

    这边沉默,那边小朋友们却开始了交流。

    “这个……是什么东西?”

    看着三尾那狰狞的样子,白显得有些紧张,这大个的东西是一个人能够拦得住的吗?万一是冲过来怎么办?到时候她可根本没有半点办法来保护未来的。

    君麻吕倒是若有所思,“是尾兽……吧,应该是三尾。”

    他也并不能确定,毕竟只是隐约听过族人对三尾样子的描述,不过在族人的口中,似乎三尾确实在这样的方位。

    不过……会有人主动招惹尾兽吗?

    有的,眼前就是。

    三尾这种东西,放在这里谁都不能视而不见,说不定辉夜一族还打过用它对付雾隐的主意,可是比较遗憾的是,毁灭性重武器虽然就明目张胆的放在这里,但是辉夜一族并没有驯服它的手段。

    控制尾兽,可比控制君麻吕有难度多了。

    “是三尾,我和羽衣来这里就是要参观一下尾兽的。”未来则用带着某种探究情绪的语气给出了肯定的答复。

    这是小学生要写观察日记吗?我家尾兽初长成?

    君麻吕和白面面相觑,首先,尾兽是可以被参观的珍惜动物吗?其次,羽衣同学看起来好像不打算参观一下就离开的吧。

    “那未来大……未来,羽衣大人现在在做什么?”白又问道。

    羽衣明显是在跟尾兽大眼瞪小眼。

    但是未来却给出了更深刻的解读。

    “再跟尾**流啊。”

    “交流?”这下连君麻吕都有点好奇了。

    “对,交流,视线交流。”未来很肯定的点了点头,这笃定的样子好像她能读懂双方的眼神一样。

    而事实上,她这真的读懂了,自以为的。

    “首先,三尾对羽衣说……你瞅啥?”

    “然后羽衣说,你说我瞅啥?”

    “接着三尾说,你再瞅我试试?”

    “所以羽衣又说,试试就试试,我就瞅你了怎地?”

    “最后三尾说,乌龟不发威你真当我是乌龟吗?”

    现场证明,未来的实况心理分析是相当正确的,她直接收获了小伙伴们崇拜的目光。

    不明觉厉啊!

    因为随着未来的话音落下,三尾高高扬起的一条尾巴,如同巨蝎的毒钩一样对着羽衣直疾速而迅猛的刺了下来。

    以第三者的视角来看,三尾的这一次攻击速度和力量都有了,绝对是带着致命性的,但是对于直面它的羽衣来说,并不是这么回事。

    每个人对快慢的定义不同,对于孩子们来说这已经是快了,可对羽衣来说,这攻击还是慢的。

    在三尾的尾巴就要刺中他的那一瞬间,羽衣迅速的稍稍后移,那尾巴就贴着在他的眼前刺入了水中。

    连水花都无法溅到他身上。

    然后他接着迈步向前,三尾的尾巴弯曲的如同拱桥,而羽衣则迅速的冲到了桥的最高点。

    他刚想来个零距离连射,可与此同时三尾的另外两条尾巴从左右方向对他夹击了过来。

    躲是肯定要躲的,再怎么说这种重击是无法以**抗衡的,否则他就成了夹击妹抖了……可惜他没有机会加入第177活动支部。

    侧身横移,从三根尾巴的间隙之中穿过,羽衣头冲下开始迅速的垂直跌落,然后在半空之中,他身上开始电弧连闪,在贴近三尾身体的时候已经自转半周,调整好了自己的姿态,同时右手已经从腰间抽出了铁砂之剑。

    剑身上有雷光、以及术式的符文闪过,这把剑瞬间就延展出去了十米。

    这是羽衣自己制作的铁砂,比之前用的三代风影版更契合。

    水浪声掩盖了铁砂的嗡鸣,但是视觉效果却是掩饰不住的。

    铁砂之剑由上到下横切在三尾的一条尾根,白亮的雷光与猩红的血雾一起飚了出来!

    铁砂之剑如同砍在了钢铁上,从触感上来说,这个三尾比八尾难切,但也仅仅是难切而已,而不是不能切。

    在铁砂之剑以秒计算的与这个犹如血肉之躯肢体的短暂接触之后,在三尾的惊天怒吼与痛楚之中,一整根乌龟尾巴被齐根切断,整整抛飞。

    从造型上讲,这一刻三尾已经消失不见了,有的只是二尾又旅,以及……二尾矶抚。

    可断一条尾巴不会让尾兽屈服,相反的只会让它更为暴虐。

    根本不去管已经断掉的尾巴,矶抚庞大的身体扰动水势,将羽衣冲击的后移了一段距离,然后它调转了方向,重新把脑袋对准了这个渺小的虫子。

    巨大的嘴巴张开,庞大的能量汇集,漆黑的圆球出现。

    一言不和就开大吗?

    尾兽玉确实是大招,但是放不出来的话一点意义都没有。

    但凡这种大招,势必需要储能,所以互飙大招的时候,实际上很多时候在比谁的发动时间更短。

    失之毫厘谬以千里,短则胜长则败。

    所以羽衣甚至还能够回望一眼在岸边急的又蹦又跳、在提醒他敌人正要放大招的未来,或许还露出了一个让她安心的笑容?

    接着,超电磁炮先发先至,橙亮的光束笔直的刺穿了尾兽玉,然后从矶抚防御相对薄弱的前面脖颈出刺入了它的身体,紧接着就是**的爆裂。

    这一招,技能打断与强力攻击两不误。

    一击之后,羽衣不会再给尾兽反击的机会了,两分钟的满仓弹药填装,足够解决掉眼前的三尾了。

    一声声的爆鸣,一阵阵的血雾,三尾从怒吼到哀嚎,从哀嚎到无声,只是经过了这么短暂的时间。

    这绝对是一个少儿不宜的场面,白都有点不忍直视了,不带这么欺负尾兽的行不行?

    不过,羽衣到底没有轰掉矶抚的脑袋,说到底他只是要让三尾失去反抗能力、成为一条咸鱼而已,而不是直接用超电磁炮杀死它。

    用这样方式击杀尾兽没有任何的意义,他需要尝试的是另一种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