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一直以来羽衣使用电击使能力的时候,并不能使用忍术,乃至是查克拉。

    这不是说不能用,实际上两者同时使用的话并不存在什么力量体系上的冲突,这是属于那种理论上没有问题但是实施起来存在困难的状况。

    电击使的力量发挥的越是强力,羽衣的大脑里进行的瞬时运算就越复杂,那一长串串的公式计算是不允许出现任何一丝错误的,否则就会导致能力的终止。

    在这种牵制脑力的状况下,羽衣很难使用另一种力量体系。

    简单地说,他在使用超能力的时候不能使用忍术的原因在于,那个时候他的内存、显存、cup等等硬件都是被高度占用的,他没有分心为二的余力。

    理论上来说,只要脑开发继续下去,分心为二并没有什么不可能,实际上这种训练羽衣也一直都在做,不过只能一步一步来,毕竟在这个世界里没有想提高电算能力就给自己加根内存条这种简单的事情。

    这种特殊的脑域开发训练,自然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

    可因为某个契机,羽衣却把这件事情想简单了……他确实曾经同时使用过这两种能力,虽然是偶然的仅仅一次,但是两种能力确实在他身上共存过,且当时没有引发什么严重的后果。

    所以他才选择了二次尝试。

    有的时候,羽衣做事很小心谨慎,可又有时候他做事很不小心,也不谨慎。

    大胆试验,小心求证,这是一种很科学的研究态度,但其中有个前提,那就是试验对象不是自己的本体的时候……所以,敢自己搞自己的人,才是真的猛士。

    总之在想当然的猜测下,想当然的行为造成了羽衣现在的窘境……他的左手被严重灼伤了。

    现实是他没有即刻获得强大的力量,而是如同交替上班一样,他的右手才恢复没有多久,左手又得进入了修业期。

    按照羽衣事后的猜测,很可能在使用电击使能力的时候,使用其他性质的查克拉仅仅是两种能力的并联,不应该会造成什么后果。

    但是跟雷遁一起用的时候则不同,性质具有一致性的两种能力的共用,已经不是并联了,而是串联,所以才烧毁了他的硬件……试验造成的破坏性后果,实际上出乎羽衣的意料。

    至于上一次为什么没有这样的后果,羽衣只能将其归类为偶然之中的偶然了。

    总之,这件事告诉羽衣,除非有蛇叔那种连机箱都更换掉的能力,否则的话不要轻易尝试毁掉自己的硬件的行为……这是多么痛的领悟。

    但是电击使和雷遁的融合也并不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经过了这一次的事故和教训之后,羽衣苦苦思索,然后终于摸索到了一个可行性的道路——假定两种液体互不相溶,毕竟它们一溶就炸,所以得寻找一种中和剂掺在里面。

    或者说,如果两者不相溶的话,说不定它们都溶于水呢?

    或许半残已经成了一种常有的状态,受伤之后羽衣非但没有惊慌,反而能够很理智的进行分析……这事他都能习惯,可见有时候粗脑线也并不是完全不可取的。

    羽衣只是对自己如同重度烧伤类似的伤势进行了简单的处理,然后就把这件事放置到一边了……不是因为伤势不严重,恰恰相反,这种伤的严重程度羽衣很简单就能做出判断:这不是他自己能够处理的了的东西。

    他大概需要专业的医疗人士,相当专业的。

    试验失败、作死成功之后,羽衣既没有着急的治好自己,也没有忙着开始仙术的修行,他接下来做的事情是对湿骨林之中的很多文献进行了通读。

    在羽衣把他的宠物藏在这里之前,湿骨林只有蛞蝓一只通灵兽,这跟地龙洞和妙木山不一样,湿骨林并不存在着所谓的仙人……但是秘境就是秘境,该有的资料、该隐藏的辛密这里并不少,只是它们被以文字的形式记录了下来。

    羽衣大概算是文字的解读者之一了。

    在这里,羽衣了解到了众多的“不为所知”,起码是之前的他并不知道这些事情……

    之后,羽衣的心理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除了他自己之外无人得知。

    不过了解完了这一切之后,他总算开始做计划之中的仙术修行了。

    …………

    湿骨林总的来说还是一个偏于静谧的地方,毕竟秘境还是需要秘境的氛围的,如果吵的跟闹市一样,那么这个“三大圣地”该多没面子。

    日光投射下的巨大阴影疾速的在地面上掠过,然后……额,又掠过。

    八咫鸦在羽衣的头顶飞过了一次又一次,主人虽然没有搭理它,但是飞行种却乐此不疲。

    在此种环境之中,小女孩的笑声能够传递的格外幽远。

    分裂犬老老实实的跟在了羽衣的身后,而它的中间的脑袋上则是搁着未来。

    扁圆的狗脑袋上是搁不住连爬行技能都无法精通的婴儿的,所以为了不至于让她滚掉下来,分裂犬用查克拉吸附住了她……

    所以任凭未来如何努力,她在这个大脑袋上也无法移动分毫,可能是第一次遭遇这种境况,她大概觉得很有意思,因此一直咯咯笑个停。

    至于给这个不够自己塞牙缝的小家伙来一口……那是不可能的,除去羽衣的种种限制,分裂犬早晚有一天会进化成忠犬八公的。

    仙术查克拉由自然能量、精神能量、身体能量三者均衡对比,对于羽衣来说,难点并不在于这种配比,说实话这种分配反而是他最擅长的事情,比较难的是对于自然能量的感知和引入。

    但是在此之前,羽衣还有一个决定性的缺点。

    仙术的修行和使用有一个十分基本的前提要求:修行者本身蕴含的查克拉必须要到庞大那种等级,否则的话不足以压制不安定和带有极强的风险的自然能量。

    仙术,实际上也是一种挂术……

    羽衣无论查克拉量究竟如何,显然不能到“庞大”那种程度,因此这件事情对于他的悖论在于……他要是有那么多的查克拉的话,还练个毛的仙术。

    “羽衣,仙术修行的风险你应该也明白了,这样你还坚持吗?而且我觉得你还是先治好自己的手为好。”

    蛞蝓的分裂体同样跟在了羽衣的身边。

    “没关系,我已经做好决定了……就是这里吗?”

    羽衣看着眼前庞大的圆阵说道。

    “恩,这里是从我诞生起就存在的修行仙术的设施,且作用在于帮助修行者感受到自然能量。”

    是诞生?确定不是隔一段时间清楚一次数据和记忆吗?总感觉蛞蝓好像一直活了n多年的样子。

    “那就开始吧。”

    羽衣说过这一句之后,没有任何的犹豫就走进了圆阵之中。

    实际上,与其说是仙术修炼的设施,羽衣严重怀疑这里是不是某跨位面宗%教%团#&伙的聚居地。

    所谓的圆阵,其实是大小高矮不一的“F”字木桩排列起的巨大圆环,而“F”的双横则直至圆阵的核心……

    这里不是用来修炼仙术的,而是用来烧死异端的吧?

    脑补了一连串的宗教仪式之后,羽衣一动不动的坐在了圆阵的中央。

    感受自然能量需要彻底的安定,在沉寂下来之后,羽衣感受到了某种异样的能量从木桩上发散出来,而后涌入了他的身体。

    接着,他感受到了一种奇妙的感觉,如果他能看一眼上辈子死后十年的自己,大概会产生跟现在类似的感受——所谓的坟头长草,就是这么回事吧?

    一个不知道是蘑菇还是树苗的东西,就在他头顶上以肉眼看见的速度长了出来,然后……茁长成长。

    更科学形象的形容的话,应该说……一个崭新的植物人即将诞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