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对于三代火影交代的追查任务,羽衣已经不只是消极怠工的问题了,说是阳奉阴违也不为过,实质上他对整个调查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干扰,让大蛇丸的行为被发现的机会变得更渺茫了。

    不过羽衣终究不能一天天都围着这一件事情转悠,而且实际上大蛇丸也不需要他这么做。

    对于留在木叶这件事情,大蛇丸已然是“放任自流”的态度了。

    忍者无因由的离开村子,即为叛忍,可从某个时间点开始,羽衣时不时的就会消失在木叶。

    当然了,到了现阶段高等任务的数量已经从战争最激烈的那个时候的高峰降下来了,诸如入侵云隐、侦查半藏这种事情,几乎可以视作不再有了。

    羽衣消失在木叶这件事情,显然远远到不了叛忍那种程度,他虽然没有作出详细的汇报,但也对火影做出过简单的说明。

    前往湿骨林,进行修行,这几个字足以让火影明白羽衣究竟是在干什么了。

    而关于羽衣的行为,三代火影究竟是什么样的态度,大概比较复杂,一句话是难以言表的。对于羽衣当前任务的消极怠工,三代火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进行任务执行的忍者数量并不在少数,这么多的忍者都查不到因由,多羽衣一个也不算多……战斗力高并不代表羽衣能够干的了新一的活。

    一定意义上,对羽衣三代火影也是眼不见心不烦。

    九尾事件之后羽衣态度的变化并没有进行刻意的隐瞒,三代火影自然感知的到。大致的说起来,他多少有点游离在木叶体制之外的感觉……

    这种态度虽然让火影觉得有点忧虑,但是并不是他现在关注的重点,羽衣的事情毕竟是一人之事,火影关注的是一村之事……忍者失踪的事件、宇智波的不安定,等等诸如此类的事情才是真的让三代火影焦头烂额。

    所以说谈到对羽衣采取什么制约措施,这个不至于到那种程度,羽衣充其量是不想参与木叶的某些破事而已,而不是搞个爆弹把木叶一起爆掉。

    想要搞爆弹的是宇智波,想叛离木叶的是大蛇丸,而不是羽衣,前两者木叶还找不到正当的解决方法,哪有功夫关注羽衣。

    再者而言,力量即相互制约,极大的力量即威胁,羽衣这样的人不搞事就谢天谢地了,所以聪明的做法是最好别主动逼他搞事。

    但无论如何,只要持续的调查下去,大蛇丸的事情早晚是瞒不住的。

    原因在于,到了这个时候大蛇丸已经不需要木叶了,或者说木叶已经成了他的障碍、是他各种行为的掣肘,彻底的离开木叶是他唯一的路。

    对于禁术研究,他不但没有刻意的隐瞒,反而越发的变本加厉……他对于实验体的数量需求越来越多了。

    在羽衣间歇性的第四次离开木叶的时候,大蛇丸的行踪终于被暗部发现了。

    以暗部追查到的可能性、预估到了事情的严重之后,直接汇报给了三代火影,并且后者也亲自出动了。

    在羽衣最初找到大蛇丸的地方,三代火影也出现在了这里。

    三代火影出现在这里的时候,以惊吓值和惊悚程度而言,大蛇丸并没有任何的波动,对于自己被发现他早有预料。

    先前的时候羽衣你能够找到这里,三代火影没有理由找不到,一如羽衣突然出现在这里一般,甚至大蛇丸在三代火影来到这里的时候,他依然专注于自己的工作。

    但是对于三代火影来说,显然不是这么回事,大蛇丸能淡定,可三代目淡定不了。

    大蛇丸是他的三名弟子之中最有才华的一位,所以火影无法理解为什么他会做出这种事情来,说好的火之意志的继承者呢?

    理由很简单,就在于大蛇丸是一个有才能的忍者,有这样的研究能力,为什么不放手研究?

    不管是出于突发状况的震惊,还是一时之间无法对弟子出手的心慈手软,当时的状况居然是三代火影什么都没有做,就放任大蛇丸离去了。

    错身而过,已经完全不同了。

    三代火影这样的反应,暗部没有预料到、大蛇丸没有预料到、甚至火影自身也没有预料到……

    弑师是这个世界的优良传统,此时大蛇丸实际上已经做好了殊死一搏的准备了,战胜三代火影?这个他把握不大,但是必须要尽可能的逃离木叶。

    大蛇丸并没有死在这里的打算。

    或许大蛇丸的叛离发生在四代火影逝世之前的话……假设四代火影现在还活着的话……三代火影做出的应对大概会有所不同,但是此时已经不同于假设之中的彼时了。

    大蛇丸甚至还有机会跟自己的未成年少女弟子来了个亲切告别之后,才开始逃离木叶的行动。

    而到了这个时候,暗部的行动和追击才真正的开始……三代火影,放水太多了。

    追击行动的主力也不是心理创伤百分之二百五十的三代目,而是刚好从前线返回、身在木叶的另一位三忍自来也。

    平庸的人容易左右摇摆,而聪明的忍者往往坚持的从来都是自己的想法,大蛇丸是如此,羽衣也是如此。所以为什么自来也、鸣人这种性格的人会受到火影喜欢?结果能说明一切,到头来能够继承火影意志的忍者,多数都是自来也这种性格的人。这样的人惯于“忍道”的坚持,最初给他们染上什么颜色,最终他们坚持的就是什么颜色。

    …………

    昔有桃花林,夹岸数百步,野产异蛇,以啮人,无御之者。

    羽衣回到木叶的时候,有了这么个驴唇不对马嘴的感受,在木叶外围的时候,他就察觉到了正在进行中的激战,稍微一想,他也就猜测到了究竟是怎么回事。

    木叶终究是强盛的忍村,虽然到了现在,这种强盛已经大打折扣了,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以现在的大蛇丸,从木叶闯出来之后不可能完好无损,实际上他确实也受了不少伤。

    而在大蛇丸的身后,自来也和一部分暗部正在追击,使他根本没有办法从容的处理自己的伤势。

    从羽衣的角度俯瞰,刚好可以看到两位三忍的对峙,以及……被大蛇丸视为废话的劝解。

    自来也话里的意思是,无论如何大蛇丸必须留在木叶

    大蛇丸的反应是,到了七月份的尾巴的这个时候了,就请你别再说只有友谊才能万万岁了。

    友谊的小船早就翻了,或者说已经没必要存在了。

    自来也还想要小船开下去,再老的司机也办不到……大蛇丸需要则不是小船,而是好船**。

    所以归根结底,错的不是大蛇丸,也不是自来也,总之不管是大道寺还是西园寺,错的一直都是世界。

    有足以跟他匹敌的自来也,再加上暗部的包围,大蛇丸确实陷入了危机。

    “很遗憾,大蛇丸,无论如何你也走不了了。”

    自来也身上同样带着伤势,但是比被围攻的大蛇丸要好一些,至于他说这样的话,很明显是因为感受到了强援的到来。

    羽衣来到了这里。

    “是吗?呵呵。”

    大蛇丸却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

    自来也估计错了形势,他自然而然的以为羽衣会参与到大蛇丸的拦截,但是……羽衣会吗?

    羽衣确实拦截了,可他拦在了大蛇丸和自来也的中间。

    说起来,羽衣还从来没有跟自来也交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