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为什么羽衣要以忍者的状态战斗,明明有更强的模式?

    “尸体就要有尸体的样子。”

    躺在了地上的饿鬼道身上多出了一个又一个的血洞,尸体确实被还原成了尸体。

    但很难说现在的羽衣还有人类的样子,此时他浑身浴血赤红,而且脚步有些虚浮。

    被神罗天征直击之后,他不可能完好无损。

    羽衣从来都不是那种被人砸成肉饼之后还能完好无损的爬起来的忍者,所谓的意志力他不是没有有,但精神论并不能支撑一切。

    他所在的、他所处的是真真正正的现实,热血能够解决一切吗?

    况且羽衣从来都是防御上的菜鸡。

    虽然有的忍者被像摔泥巴一样摔来摔去之后还能活蹦乱跳,但那不是羽衣,他现在还能站着,已经是奇迹一般的事情了。

    “离远一点,不要忘了他能够使用磁遁。”天道说道。

    虽然长门自称持有神的力量,将羽衣称作是“凡人”,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对于这种程度的敌人他会加以不智的轻视。

    无论是事先布置下结界,还是不遗余力的耗费查克拉反复复生佩恩之中的数人,这都意味着长门对于眼前的羽衣的重视。

    羽衣踉跄的一步一步的后退,主动跟佩恩拉开距离,任由六道重新集结起来,也任由地狱道重新把剩下的两道复生。

    敌人依旧是五个。

    “所以,只要炸成肉末,就无法复生了吗?”

    这是愚问吗?不是,连完整的**都失去了,确实哪怕凭地狱道的力量也无法恢复过来。

    “那就全都炸成肉末好了。”

    先攻天道、后攻地狱道,接着受重击,任由对方复生,羽衣有些进退失据吗?

    没有。

    他从始至终都是前所未有的清醒。

    为什么羽衣要以忍者的状态战斗,明明有更强的模式?

    佩恩集合起来的时候,地狱道进行复生的时候,羽衣拉开了足够距离之后,他并没有闲着。

    查克拉还有剩余,他重新开始结印。

    这场战斗之中,除了雷遁,他只用过一个术,现在他依然用同一个术。

    忍法·通灵之术。

    分裂犬、八咫鸦、偶蹄牛、双角犀。

    乃至蛞蝓。

    乃至罗生门都挡在了羽衣的身前。

    罗生门上刻画的术式表明本次的通灵稍有不同,召唤出来的罗生门原本在遇到重击之后会消失掉,但本次罗生门是被羽衣事先处理过的,上面的术式表明了它一旦被召唤之后,无论遭遇怎么样的破坏都不会回到通灵空间,这是一次不可逆的召唤。

    用来做防御的话效果无疑更强。

    “同样的手段进行防御吗?黔驴技穷?”

    羽衣藏身到罗生门之后,对着通灵兽说道:

    “蛞蝓,争取时间,至少二十秒。”

    战斗之中没有多余的时间进行解释,五只通灵兽迅速上前。

    以轮回眼的控制力,使用通灵之术对付他们绝不是什么明智之举,这意味着除了蛞蝓之外,剩下的通灵兽都有极大的可能性会被对方夺取。

    但是用来争取短暂的时间足够了,况且羽衣顾不得那么多事情。

    为什么他要以忍者的状态战斗,明明有更强的模式?

    因为他电击使的力量需要积蓄不能无端的浪费这方面的力量呢,他没有功夫一遍又一遍的刷僵尸。

    现在力量积蓄已经差不多了。

    现在他要用自己的方式一举秒掉佩恩。

    是的,秒掉。

    一举将所有的敌人击杀,就叫秒掉。

    自始至终他都没有进行缠斗的打算。

    羽衣藏在罗生门之后,但是明亮的雷光却照亮了夜色,在这一面也能够看的很清晰。

    “自称是神,那就把你当做神好了,但是所谓神,能够了解的到人类的恐怖吗。”

    “大概神永远不知道一个人能够做到什么程度吧。”羽衣说道。

    接下来的这一招,会远远超越他的负荷,这种极端的招式,势必会消减他的寿命。

    或许五年或许五十年,谁知道呢。

    这就是代价这种东西。接下来的招式,就是羽衣所谓的秒杀尾兽的大招。

    也是他有史以来的最强一击。。

    先前,羽衣仿佛要溶解在雷光里,现在,他真的要溶解在雷光里了。

    羽衣确实能够免疫雷遁或者电击,但是一切都是有限界的,超出这个限界之后,他不可能平安无事。

    电击使,LV5,全力释放……超负荷极限释放。

    现在就要看看以这具忍者身体的强度,究竟能承受到什么程度了。

    刺眼的雷光里,羽衣的身体根本看不清晰,但是这种电力强度下,他左脸上的皮肤开始崩解,露出鲜红的血肉。

    然后开始碳化。

    接着是他的整个身体都呈现这种状态。

    高压高温高电流,甚至让他的脚下的土地变成了熔岩一样的状态。

    “所以,神……”

    “或者说自称的神……”

    “接下来这一招,挡得住的话,就挡住吧。”

    “防御的了的话,就防御吧。”

    “这是多么鲜明生动的补习课,可以让你了解一下什么叫做人类,看一看一个忍者究竟能够做到什么程度。”

    “试一试我的最后的一击。”

    佩恩正集中在羽衣的正前方。

    实际上,羽衣现在在说什么,佩恩当然是听不到的。

    实际上,羽衣在说什么,连他自己都无法听到一丝一毫。

    超高负荷的计算让他的大脑就像是在煮粥一样,鲜血正从他的耳朵之中一点一点的流出来,然后汇集成血线。

    但他坚持要把这句话说完,所谓的最强一击,当然要有阐释和说明。

    况且,他需要蓄力。

    “这一招的名字叫做……”

    “忍法·通灵!”

    “雷遁·奥义!!”

    羽衣的声音并不连贯,因为他一边说还要一边咳血。

    “天地灰烬……”

    “火火十万亿死大葬阵……”

    “御中雷苑重国……”

    “罗生门!!!”

    忍法通灵雷遁奥义天地灰烬火火十万亿死大葬阵御中雷苑重国罗生门。

    不管多么中二的招式名,也无法掩盖这个“术”本质上依然是羽衣最常使用的那一招。

    羽衣的最强一击是什么?

    说到底,羽衣虽然很有脑洞,但是并不是那种有着多么瑰丽雄奇的想象力的人,所以说来说去,玩来玩去,他玩的还是超电磁炮。

    他的最强一击,依然是超电磁炮。

    不过这次稍有不同。

    接下来,忍者上白石羽衣、电击使上白石羽衣,将要使用的招式依然是超电磁炮。

    不过跟以往稍有不同的是……

    他要把罗生门当做超电磁炮的弹丸发射出去。

    超电磁炮依然是超电磁炮,稍有不同,但也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