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佩恩六道,与羽衣交手至今六去其三,看起来似乎是羽衣在反向压制,但是就像先前说的,这并不重要,这意义有限。

    因为只要天道和地狱道还在,整个佩恩的力量体系就不会崩溃。

    “这就是你独有的雷遁,雷苑重国吗?传闻之中的白夜叉……果然选择在现在抹杀你是正确的选择。”天道弥彦说道。

    很明显,羽衣的情报遭到了想当程度的泄露,他作为忍者毕竟已经在战场上活动了很久了,而且更重要的是,大概会有对他想当熟悉的人向长门提供这样的情报。

    对于对方的话,羽衣一言不发。

    他当然一言不发,他是来跟这群白痴闲聊的吗?

    “但是,你的对手是神。”

    天道只是自说自话而已,他也不需要羽衣的回答。

    弥彦一边说着,一边对着二十米开外的羽衣伸出了右手。

    “万象天引!”

    跟刚刚完全相反,却同样庞大的力量。紧接着,羽衣被引力吸引了过来,那只右手就毫无阻碍的掐住了他的脖子。

    无从反抗吗?或许吧,可羽衣为什么要反抗?任何零距离接触他的行为,都不是什么理智的选择,任何敢接触他的人,都是绝对意义上的自杀。

    无可比拟的电流带着绝对毁灭的能量,瞬间从羽衣身上爆发了出来,天道的右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碳化!

    然而,永远不要忘了羽衣是在一对六。

    黑棒做投枪,从他身后高速袭来,接着瞬间刺穿了羽衣的右肩!然后他身上的电光瞬间停止了。

    受伤和流血不会干扰到羽衣的电算,但是这种黑棒是一种材质不明的特殊物质,一瞬间它的侵入造成了羽衣整个身体机能的全面干扰,大脑之中运转的公式出现了紊乱,进而导致了他能力的中止。

    当然,与此同时天道的右手也松开了。

    挣脱开束缚的羽衣,毫不迟疑的把肩头的黑棒整个拔了出来。

    那上面沾染着他的鲜血,他却眉头都不皱一下。

    以佩恩的攻击模式,实际上做试探、佯攻、近战乃至远程袭击的第一人,往往都是修罗道,他承担的就是这样的使命。

    最先被羽衣一脚踢飞的,正是修罗道。

    然而,现在他恢复过来了,并且反过来攻击了羽衣。

    所以羽衣也不是白受伤,因为现在他知道了负责复生的地狱道是哪一个。在他攻击天道的时候,地狱道也开始了行动,他修复了修罗道和饿鬼道。

    六道之中,天道是核心,地狱道是关键。

    因为地狱道,原本的三名敌人现在重新恢复成了五人——除了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的人间道之外。

    一对六,羽衣不可能mark每一个敌人,为了终结这种没玩没了的局面,比起天道来,地狱道才是最优先击杀的目标。

    纹路重现在羽衣身上,他舍弃了天道,试图直接高速袭杀地狱道。

    地狱道迅速后撤,优先上前阻挡羽衣的依然是已经失败过一次的修罗道,他毕竟是佩恩之中的近战和输出。

    刚刚地狱道近战被秒杀,所以他现在试图做远程打击。

    机关铠甲、怪力火箭、修罗之攻、激光炮、怪力火矢!

    如同现代战争一般的导弹弹幕铺天盖地的向着羽衣袭来,这样的攻击看似威力无法匹敌。

    但是,没有用。

    说到底这些虽然是面状的饱和攻击,可惜速度有限,状态三的羽衣获得了极限的速度与机动,所以他能够在弹幕之中自由的穿梭。

    甚至他的速度都没有减缓一丝。

    转瞬之间,羽衣再次来到了修罗道的身前。

    对方的攻击手段多种多样,而羽衣的还击却很简单暴力。

    手刀,只有一记手刀,连千鸟锐枪都没有,连换状态使用铁砂之剑都没有。

    羽衣的手刀从修罗道的右肩灌入,根本就不知道切断了什么,接着毫无阻碍的从对方的左肋穿出,刚刚恢复过来的饿鬼道,在这一瞬间重新断为两截!

    越过了修罗道之后,紧接着有鹰鸣声从半空之中传来。

    是鹰?还是雕?爱是什么是什么,通灵兽而已。

    巨大体型的通灵兽瞬间从高空掠下。

    羽衣双腿发力,躲过对方的两根利爪,然后瞬间高高跃起,直接一腿劈在了这个庞然大物的脊背上。

    这只通灵兽瞬间就被极大的力量摔在了地上,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

    羽衣从天而降,他右手左手并拢绕过头顶,然后千鸟锐枪由上而下狠狠斩下断首一击。

    不管这种插着黑棒的通灵兽究竟是死是活,也不管究竟弱点在哪里,总之砍掉头总不至于有错。

    之后,羽衣的面前就是地狱道和饿鬼道了。

    然而,长门不可能放任他这样行动。

    连羽衣都知道地狱道是佩恩之中的关键,长门这个人偶的制作者会不知道吗?

    饿鬼道张开双臂拦在羽衣身前,而天道则紧跟在羽衣的身后。

    彼此之间无法兼顾,所以羽衣骤然受袭。

    他被神罗天征绝大的力量弹到了半空之中。

    接着被以更无可匹敌的强力砸在了地面上。

    或许骨头碎裂,或许内脏移位,一瞬间羽衣失去了反应能力。

    有得必有失,现在这个状态羽衣,论防御力连一般状态的千鸟流都不如。

    接着,饿鬼道的一只脚踩在了羽衣的背上,千鸟流的纹路一瞬间就开始暗淡,然后消退。

    他的查克拉被一瞬间吸收掉了大半。

    以为羽衣彻底没了反抗能力,饿鬼道捏着他的衣领再次把他提了起来。

    然而,羽衣开口说话了。

    “终于找到了……”

    找到什么了?长门不知道,察觉到了某些不妙的他只来的及控制天道瞬间后退。

    紧接着,饿鬼道身上的所有黑棒,就如同机枪子弹一样瞬间被全部弹了出来。

    羽衣找到了向黑棒这种未知的金属上施加磁力的方法。

    失去了黑棒之后,饿鬼道就再也无法接受长门的查克拉,所以尸体仅仅是尸体而已。

    在极端的时间内,羽衣并没有办法控制所有的黑棒的电磁轨迹,也并没有及时对自己施加防御。

    所以有黑棒扫过他的身体,在他身上炸出一朵朵血花。

    就像翩然起舞的赤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