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六双眼睛视线共通,说起来好像并不是多么了不起的招式,真的能够发挥什么关键性的作用吗?

    确实能。

    被敌人全面的观察,这对于忍者来说是十分致命的状态,在那样完整的视觉体系之下,正跟佩恩对战的任何敌人的一举一动都会暴露在长门的眼中。

    所以他能够从容应对。

    就像很多忍者喜欢藏着结印一样,很多状态下忍者对战讲求的都是突然的致命一击,而佩恩的轮回眼视觉让这种“突然”消失不见了。

    在对付羽衣的时候,这种视觉依然在起着积极的有效作用。

    至于羽衣的第一击之所以能够奏效,并不是因为躲过了对方的视线,也不是因为“突然性”,而只是很单纯的因为他确实太高速了,高速到佩恩就算是看到了也无法做出有效的反应。

    如同羽衣自己所想的那样,这种极限的状态确实是他有史以来速度最快的时候。

    这种借由封印术的刻印将雷遁极限发挥的状态,是羽衣花费了不少时间靠着自己一步一步的试验得来的,如同水门所说的,千鸟流三段这种强度的雷遁确实对一般的忍者来说绝对是无可承受的极限负担,但是对与对雷遁有着高适应度的羽衣来说,这种负担并不算严重。

    羽衣并不知道八门遁甲的第八门究竟是什么感觉,毕竟那是以死亡为代价攫取的力量,但是如果硬要跟八门遁甲进行比较的话,千鸟流三段比拟六门七门是没有问题的。

    这种高速忍体术原本羽衣是打算用来对付时空间忍术的,只是没有预料到他的敌人会是更强的佩恩六道,不过好处在于,但凡是强力的体术,往往在应对各种情况的时候都具有普遍意义上的适应性,所以用来对付佩恩也没什么问题。

    羽衣并不知道火影的剧情,在佩恩入侵木叶的时候,迈特凯很恰好的没有在村子里,否则的话大概不会有鸣人出场的份了。

    很多事,凯一个人就能办了。

    如果对手是活人的话,这刹那之间羽衣就已经完成了两次瞬杀,但是,对方仅仅是尸体而已,本身就不是活物,只要他们身上的黑棒还在,就有能够继续活动的可能性。

    但这不重要。

    佩恩六道,如果一个一个拆分开的话,虽然也是极其强大的战力,但是配合在一起才能真正的发挥轮回眼的作用,六道本身是因为一具尸体无法全部承受轮回眼的力量才做出的妥协,这种力量分散自然是有利有弊。

    但说到底,佩恩六道仅仅是人偶而已。

    但也因为是人偶,所以才会有比人类强大的部分。

    佩恩的能力羽衣是大致知道的,但是却无法一一对应到每一个个体上——此时不要说羽衣做不到这一点,就算是真正的火影迷在这里也无法做出区分,因此除了弥彦之外,承担其余五道力量的尸体,跟十多年之后的并不一样。

    不过因为认识弥彦,所以羽衣知道作为佩恩力量的核心究竟在那里。

    首先是天道弥彦,这个是羽衣唯一的确定点。

    其次,羽衣必须要弄清楚地狱道是哪一个,否则的话被他弄坏的人偶会重新“复活”过来。

    但他第一要做的事情还是要去试试天道这个佩恩的核心的力量究竟怎么样,能够到什么程度,是否存在直接破坏他的可能性。

    然后他才能做出进一步的行动判断。

    对于精通破坏性封印术的羽衣来说,虽说此处的结界强力无比,但是他要去破坏的话,应该不出十秒就能够破坏的掉。

    但就是这短短的十秒,他没有任何的冗余。

    想要离开这里,必须要战胜佩恩,这是唯一的可能性。

    羽衣在自己的两连击之后,根本不去看造成的后果,他旋身飞踢的右腿在落地之后就瞬间屈膝,然后绷直,腿部的力量极限爆发。

    借助巨大的力量直接反冲,这种状态下的羽衣根本不用踏第二脚就能达到极限的速度,他的身体几乎是以一种与地面平行的飞掠状态冲向了天道。

    佩恩这边,除了最初冲出了的两人以外,剩下的四人也做了阵型的变更。

    所以首当其冲的并不是天道,虽然羽衣并不清楚,但迎面而来的是人间道。

    羽衣的优先攻击对象是天道,所以在即将跟人间道接触的时候,他在万分之一刹那之间进行了变向,根本不接触人间道,而是直接绕了过去。

    这是他无意识之间做出的正确选择,人间道的攻击方式并不是直接的打击,而是更偏向灵魂或者精神方面的不可捉摸,前者对羽衣不足为据,后者则防不胜防。

    “确实速度很快,甚至说是我见识过的速度最快的忍者,但是……不管速度多么快,乃至速度这种概念,说到底不过是人类的招式,在神的力量面前一无所用。”

    就在羽衣的拳头将要触及到天道的身体的时候,他口齿清晰的报出了四个字:

    “神罗天征!”

    单纯的线性攻击当然不会对天道起作用,这一点羽衣自然明白,所以在绝大的斥力袭向他之前,精确的预判让他对自己提前做了第二次变向处理。

    随着另一脚塌下,他给自己施加了纵向的反作用力。

    所以他没有被横向击飞,而是借助着神罗天征的力量直接冲向了高空。

    虽然以高度和地心引力做了卸力处理,但是身体和四肢上传来的撕裂感还是让羽衣预估到了天道的力量。

    这种力量他凭一般状态下的电磁力是很难抗衡的。

    天道,果然无法轻而易举的被解决掉……在最高点短暂的滞空和失重之后,羽衣开始下落。

    身在半空之中,他发动了新的攻击。

    亥—戌—酉—申—未!

    这种状态下的羽衣,连印速都有提高,但是在结印的过程之中,他完全没有原本的那种流畅感,而是过于粗暴了,他结印的时候甚至能够清晰的听到双手骨骼撞击的声音。

    这不是状态的错,而是情绪的因素,现在的羽衣有一种此生从未有过的情绪。

    羽衣使用的术,是通灵之术·罗生门。

    横摆的罗生门如同钢铁陨石,带着绝大的气浪从半空之中拍了下来。

    如果拍实了,直击的力量绝对可以把下面这三个人偶瞬间拍成肉酱。

    但是,佩恩不可能被这样简单的招式干掉,神罗天征的CD只有5秒。

    5秒,这个时间刚好比羽衣的超电磁炮的冷却时间快一点。

    就在罗生门要触地的那一瞬间,它被极大的力量反冲了起来!

    这种大体积与重量的东西,居然毫无作用,罗生门就像是被爆掉的高压输水管掀飞的井盖一样,急速旋飞了出去!

    摔在地上,数度翻滚,然后“噗”的一声消失不见。

    不过也幸亏,神罗天征的CD时间有五秒,现在它用来对付罗生门了。

    在神罗天征击飞罗生门之后,此时天道的眼前出现了羽衣的身影。

    羽衣趁着这个时间早已落在了地面上,同时此时他身上那千鸟流三段的纹路也已经消失不见了。

    因为不能同时使用两种力量,所以他只能在两种状态之间来回的切换。

    羽衣的双臂一字展开,一手在前一手在后。

    前面二十米,是天道弥彦。

    后面五米,是人间道。

    蓝白电弧在他的手臂上延展,橙黄的光束一瞬间刺穿了夜空!

    羽衣身后的人间道,瞬间就爆成了一团血雾……而他的身前,则有血雨迎头浇下,把他染成了一个猩红的血人。

    有成功,有失败,后面的一击电磁炮成功的抹除了人间道,但是前面的一击却没有命中天道。

    不是因为天道以神罗天征扭曲了弹道,此时这个术还没有恢复,羽衣选择的时机是极佳的,可是对方毕竟是六人协同作战。

    由畜生道召唤出的不知道什么通灵兽,以血肉之躯挡住了这一击。

    羽衣不见喜悦,羽衣不见失落。

    自始至终,他都是那张面无表情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