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羽衣的错误在于,人类这种生物共有的错误。

    对于不在乎的东西弃之如敝屣,对于重视的东西则会无比的珍视、甚至会表现出过于偏执的保护欲,说到底人类就这样自私的存在。

    那羽衣珍视的是什么?

    在玖辛奈这件事情上,他的态度展示的太明显了,明显到很简单的就会让人明白:如果想对九尾人柱力动手,那必须要优先解决他。

    所以,现在有人会优先解决他。

    “幻术吗?”羽衣开口说道。

    虽然场景转换,但是他依然没有失于冷静,相反的,越是这个时候越是需要冷静,优秀而又精确的计算能力甚至会压制住他的一切负面情绪。

    自然会有人回应羽衣的话。

    “没错,只是幻术而已。”

    羽衣不是在说自己中了幻术,他确实被飞雷神转移了,而是有人用幻术控制了水门的护卫,导致了飞雷神的发动。

    所以羽衣离开了玖辛奈的身边,长距离的。

    “说起来,我们应该是第二次见面了,在多年前的雨之国我们曾经见过一面。”

    “只是没有想到,你会成为我们的计划的阻碍,因此或早或晚都要除去你,既然这样的话,现在是个很好的时机。”

    “以飞雷神的极限而言,这里不会离木叶太远……”羽衣根本不理会对方的话。

    但是过于自信是一件好事情,对方回应了他的话,让羽衣得知了应该得知的东西。

    “确实如此,这里距离木叶只有五十公里而已,不过根据我们掌握的你的情报,你是擅长速度和通灵的忍者,所以为了防止你脱逃,这里已经被布置下了严格的空间结界。”

    “离开结界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战胜我们,在此之前你无法脱离这里,但……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且,无论如何你已经迟了。”

    迟了……

    羽衣一怔,然后瞬间反应了过来。

    让一个女人早产的手段,要多少有多少。针对玖辛奈的行动不需要等到她自然分娩的那一天,而是不管那一天玖辛奈分娩,九尾的封印都会松动掉。

    “五十公里和结界吗?距离并不远,这么说解决掉你们之后,我还来到及。”

    “只有对力量一无所知的人,才会把不可能做到的事情说得堂而皇之。”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对于忍者来说,杀人和被杀都是很简单的事情,杀你们也是一样。”

    一直以来,羽衣把一个问题割裂开了,他需要面对的敌人从来就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组织,他们有着严格的目的和制度,并且会一步一步的实施自己的计划。

    带土不过仅仅是其中的一环而已。

    眼前的敌人也只是其中的一环而已。

    带土的行为可能源自于教唆和报复,而眼前的人则是已经把羽衣视作了未来的计划的阻碍了。

    为了计划,他们需要人柱力和尾兽,而羽衣这种实力的忍者,却会一直守在人柱力身边。

    他们的计划在未来,而未来的羽衣不同于现在的羽衣,他只会更强。

    所以解决羽衣,现在是最好的时间。

    所以挡在羽衣前面的,有……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黑底红云。

    雨隐叛忍的护额。

    冷漠而面无表情,以及……露在外面的脸上的黑棒。

    羽衣只认识弥彦的脸,但是他也知道这个叫做佩恩六道。

    更知道背后操纵这群尸体的人叫做长门,轮回眼的持有者。

    羽衣大概遇到了有史以来他遇到的最强的敌人,但是只有这次他必须要赢。

    他当然要赢,长门又能如何,现在这个状况下,就算挡在他前面的是长门有希,他也得杀的掉。

    何况长门。

    但是面对着持有轮回眼的敌人,他需要极限的爆发,而且情况紧迫,根本没有时间缠斗……所以问题在于结界吗?

    几乎一瞬间,千鸟流的亮光遍及了羽衣的全身,这雷遁比任何任何时候都要明亮,那刺耳的鸟鸣声似乎已经刺穿了羽衣自身的耳膜。

    他仿佛要溶解在了雷光里。

    但是在极远的夜色里,这不过是微弱的随时可能熄灭的萤火而已。

    “果然情报说的很对,你确实能够使用极其强力的雷遁,但是……再怎么说,这说到底也不过是凡人蝼蚁般的挣扎而已。”

    可如果说是凡人的话,长门才是真正的凡人。

    明明弥彦已死,眼前的不过是尸体而已,这一点长门最为明白,但他在控制这具尸体的时候却会不由自主的模仿弥彦的语气,赋予他性格,仿佛一具尸体真的存在性格这种东西一样。

    在生与死的问题上,已经死过一次的羽衣比长门看的要透彻的多。

    现在的羽衣并不是在单纯的释放雷遁而已,他需要的不是电性上的威力,否则的话他就不使用忍术,而会选择直接使用能力了。

    他需要的身体上的极限突破。

    他需要的是忍体术。

    无数漆黑的墨线从他的身上弹出,如同具有实体一样把无形的四处散布的千鸟流紧紧的束缚向他的身体,然后固化在了体表。

    封印式瞬间被染上了雷光。

    羽衣的身体上呈现了如同阴封印发动时候那样纹路,但是不同的是这些纹路是极其明亮的,因为里面流淌的是千鸟流的雷光。

    将所有的雷遁一丝不露的束缚在体内,全部用于身体细胞的活性化,这是封印术、雷遁、体术结合起来的忍体术,也是独属于羽衣的极限体术。

    一般的忍者根本无法承受这样的强力雷遁的侵蚀。

    这种模式下的羽衣,如果单纯说攻击力的话,他的雷遁将超越雷影的雷遁查克拉模式,因为此时羽衣的雷遁根本没有一丝是用于防守的部分,一切为了进攻。

    这个状态,叫做千鸟流三段。

    但是首先羽衣要做的不是攻击,他需要确认结界的位置所在还有规模。

    所以他转身就走,看起来就像是要逃跑一样。

    “想逃?”

    这堆敌人,因为除去弥彦之外没有熟悉的尸体,所以羽衣并不知道哪一道是哪一道,他掌握一部分情报,但是却暂时无法精确的把情报套用在每个人身上。

    羽衣的动作不快,他转身仅仅是吸引敌人上前,确认结界的位置,并不需要他自己过去。

    如同他预料的,敌人的气息瞬间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第一个和第二个。

    羽衣急速转身,脚下的动作和巨大的力量瞬间造成了地面的大面积蹦陷。

    以左脚为支点,扭曲身体反身斜踢,这是对近在眼前的敌人的干净利落的直击。

    这一瞬间,他的动作仿佛有片刻的静止,但实际上羽衣从来没有这么快过。

    以轮回眼的共通视角,敌人自然能察觉羽衣的动作,但是……

    他们躲不开。

    因为极限的速度会超越神经的反应,羽衣的腿鞭直接命中了第一个敌人的胸口。

    先是“嘭”的一声,对方像是炮弹一样被踢飞了出去。

    紧接着是空气的爆鸣声!

    如果问羽衣此时究竟有怎么样的力量的话,那他并不知道,但是要问敌人受袭之后的速度的话,那轻而易举、肉眼可见。

    空气的爆鸣和轨迹中的奇特形状,表明在羽衣的一击之下对方突破了音障。

    然后是“咚”的最后一声,如同绵延不绝的钟鸣声,不知这具尸体一路撞毁了什么,但最终他撞上了结界的障壁。

    结界外围距离自己有500米左右,这是羽衣一瞬间得出的判断。

    紧接着,第二名敌人已至,但等待他的是羽衣的第二击。

    右手持身后的铁葫芦,自上而下狠狠砸下。

    快,若霹雳雷霆。

    重,如山万钧。

    雷霆之所击者,无不催折;万钧之所压者,无不泯灭。

    暴力如羽衣,可以被称作雷霆万钧。

    如果是往常的情况,他大概会自我调侃一下这是某姐亲传的四十五度斜角攻击机械维修法,但是此时,他只想把自己最想说的话说出来。

    所以他说:

    “傻逼,你们挡我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