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曾经有一位身残志坚的知名人士说过:人没有牺牲就不会有收获,当战胜这样的痛苦的时候,人将会获得不屈服于任何事物的坚强之心……钢铁般的坚强之心。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说这话的这个人应该算是羽衣的表哥。

    可是事实证明表哥错了。

    在更多的情况下,人就算有了牺牲也不会有收获。

    此时羽衣可谓是重伤不下火线,是带伤作业不脱离岗位的有志青年模范代表,虽然受伤的理由……总之这也得算是工伤,木叶会给他报销医疗费用的。

    有一个悲剧同时也温暖人心的事实,木叶有医保……因为纲手主张,木叶有了完备的医疗体系。

    “你确定没有问题?”水门再次对羽衣询问道,毕竟对方看起来下一瞬间就会挂了一样,自己口头上给自己续上几秒管用吗?

    “没问题的,不过距离和时机的掌握完全交给水门前辈了。”羽衣说道。

    说起来,跟能力的原本持有者自带挂件不同,羽衣还从没有跟别人配合过,所以现在他最需要重视的不是能不能重创八尾,而是要注意一点、小心一点、绝缘一点……不要电到水门。

    以羽衣的亲身经历可以得知忍者同样扛不住高压电,触电的时候他们该怎么糊怎么糊,该十成熟就十成熟,跟一般人也没什么区别。

    水门点了点头,然后对着不远处喊了一声,“丁座、志徽!”

    听到了水门的声音之后,正在二对四的两人迅的逼退了敌人,然后回头看了水门一眼。

    水门对着两人做出一个暗号。

    其中的含义两人自然能够读懂,他们再看正在搞行为艺术的羽衣,总之确实该撤退了。

    两人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以丁座和油女的实力,对方基本上不可能拿下他们,但这两人二打四个,处在数量劣势的他们也不可能在一时半刻就解决掉敌人。

    不过实际上他们承受的压力并不算很大,尤其是有了油女志徽的虫云不断的牵制之后。

    以最常态的电磁炮来说,羽衣的极限射是每分钟八,双持的情况下是十六,但是因为电磁会相互干扰和电磁蓄力等等因素,哪怕是双持状态他也是双手同时射,因此时间间隔是不变的。

    他的第一次攻击可能会一些,但是从第二开始,考虑到连之间的时间间隔,基本可以视作卸力、储力、瞄准、射、校正的全部过程完成需要七秒以上。

    极限盲射的话这个度可能会加快,但是精度会下降。

    这毕竟是极限输出伤害的大招,真心不可能做到瞬,再怎么缩减时间也要五秒以上。

    在对付一般的忍者的时候,五秒对方可能连一个印都无法完成,可在对付艾或者水门这样的忍者的时候,五秒跟过一年也没什么区别。

    决定了撤离的策略之后,丁座和油女开始靠拢,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

    而羽衣则是已经伸出了单臂,开始握拳瞄准,手臂上闪现电弧。

    失血暂时不会影响到他挥能力,但是在计算的过程之中的大脑高频工作需要的耗氧量,足够让他现在的状态变得更差。

    表现在外在就是他的脸更白了,然后白中还有点带黑了。

    死气吗?这是死气吗?

    羽衣的瞄准对象是八尾,本身它就是攻击目标,而且他这么个大不瞄准他瞄准谁。

    “比,不太妙,对方的那个术……我感觉自己正在被什么致死的威胁瞄准着一样。”

    “安心吧,小八,大哥不会让对方释放出来的。”

    尾兽和人柱力之间正在玩心电感应。

    从交手到现在,艾已经把水门所有的飞雷神坐标的位置都记下来了,对方闪避他的攻击之后,无论瞬时出现在哪里,他都能够即刻动第二击,致命的第二击。

    羽衣手上的雷光越来越亮,他对着水门示意已经可以开始了。

    水门右手扶着羽衣,左手再次掏出一支飞雷神苦无。

    艾这边当然不能让羽衣如愿以偿,他手中那玩意的威胁是个人就能感知到,所以他优先动了袭击!

    拳头再次出现在了水门的眼前。

    这是跟上一击是一样的套路,但是不一样的是艾已经做好了随时动第二击的准备。

    不管水门出现在哪里,等待他的只有死亡……如果真的能够知道他会出现在哪里的话。

    然而,水门确实在眼前消失了,但是却没有出现在艾视角之中的任何地方!

    无论如何人的视线都是有盲区的,而这样极限的战斗之中当然不可能给艾环视一周的时间。

    可惜的是,他后脑勺上没长眼,但是这是人类生理构造的错,不是艾的问题。

    还有一个飞雷神的坐标术式是艾无论如何都没有现的,因为那术式正在他的背后,是先前水门对他动第一次攻击的时候烙下的。。

    所以现在水门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飞雷神确实动了,而水门带着羽衣只是瞬移了仅仅一个身位而已。

    一个身位,这就是生与死的距离。实际上此时秒掉艾也是可以的,水门做不到破防,但这对羽衣来说是简单的事情。

    可惜的是,大局要求留着这位雷影。

    水门用飞雷神来到艾身后,接着就是甩手一击,手中的苦无径直飞向了八尾。

    紧接着,二人出现在了八尾前面,羽衣的炮口前面不足五米就是那个长着牛角的脑袋。

    飞雷神一段接二段,这是八尾加人柱力也无法反应的极突袭。

    凡是玩射击的,往往都会染上喜欢爆头的癖好,而且还是这么大一颗头……羽衣算是亲身感受了一下什么叫做带你装什么带你飞。

    就是不知道爆头之后八尾和人柱力会不会死,反正守鹤那个时候被打成了筛子也没什么事情。

    总之……电磁炮,射。

    可羽衣还是想多了,八尾虽然来不及反应,但是毕竟这个小小的战场上依然存在另一位神。

    艾紧跟着水门的脚步,高高跃起到八尾胸前。

    因为羽衣的蓄力,他的拳头优先狠狠地砸在了八尾胸口。

    这不是在害它,而是在救它。不愧是能跟尾兽肉搏的人,八尾瞬间被击飞。

    然后这个时候羽衣的攻击才“姗姗来迟”。

    可因为八尾的位移,脑袋已经偏离,而电磁炮已然出手,所以这样的错位导致羽衣仅仅命中了八尾的肩膀。

    一大团章鱼肉瞬间爆了出来,八尾的肩颈之间炸出了一个前后通透的球状空洞,它的脑袋和胳膊仿佛只有一层皮肉还连在身体上。

    终究没有达到原本的效果,此时虽然没有时间做精确的伤势评估,不过看起来无论无论如何八尾人柱力一段时间内应该无法自由活动了。

    从感觉上来说,虽然都是查克拉怪兽,但八尾在尾兽之中是独一份的,它格外肉,因此很多人都切过它,并且切的毫不费力。

    水门只看了一眼,就直接从半空中瞬移到了丁座和油女身前,接着他的左手搭在了丁座的右肩,而羽衣的右手搭在了油女左肩。

    然后对于云隐忍者来说……万万没想到,八尾先是疑似扑街,紧接着木叶忍者就这么消失不见了。

    这就是飞雷神,先不管战斗究竟怎么样,论开溜没人能够拦得住水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