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从分类上来说,有确实只为封印而存在的、可以解开的封印术,比如四象封印之术。同时也有单纯为了抹消而存在的、结果不可逆的封印术,比如里四象封印之术。

    在今天之前,使用这种谋财害命的封印术对付尾兽究竟有什么样的结果,大概没有人能真正的了解到,所以羽衣这是准备在探知的道路上又要先行了一步了。

    在提醒了队友们注意大范围攻击之后,羽衣掏出了里四象卷轴掷向了直线向他袭来的二尾,紧接着他自己身形迅速后退,在退出了足够安全的距离、离开了术式的作用范围之后,与此同时卷轴也到达了既定的攻击位置,预计这期间队友也一溜烟跑没影了。

    一切瞬间就绪,羽衣抬起双手准备结印。

    可“探知”这两个字,虽然一直以来都写作探知,但是有很多时候这个词是可以读作“作死”的。

    问题在于里四象封印的发动需要特定的过程和步骤,也就是需要一定的时间。

    可尾兽虽然被叫做“兽”,但是它们跟一般的野兽是有着明显的不同的,这种不同既表现在力量上,更表现在智力上。

    关键点是它们听的懂人话,且很轻易的就能理解其中的含义。

    不管或多或少,最起码它们是有智商的,这是很伟大的一点,毕竟在人类之中都有很多个体都听不懂人话,且没有智商。

    从诞生以来,尾兽们被封印过多少次了?估计它们自己都数不清了。所以对于卷轴飞过来的身影,二尾有了种特别的感觉,加上羽衣先前提醒队友的话,它当即就觉得这东西对自己有威胁。

    于是二尾下意识的就是一个本能反应……它一甩尾巴,把这个抛飞过来的巨大卷轴又沿着原本的路径给敲飞了回去。

    而羽衣发动里四象封印术的过程大致上分为两步,实际上结的印式也是两种,首先第一个印式非常单纯,只是解开卷轴自身限定的封印而已,把它由手掌可握的那种体积,恢复到原本的大小。

    这样完了之后,紧接着的才是发动封印术本身的印式,在这个结印的过程之中,卷轴上的封印术式会从羽衣身上抽取大量的查克拉,用以张开封印结界。

    对于羽衣来说,里四象消耗的查克拉是大量的,玩完了这一招之后,作为一个忍者而言他基本上就没有续航能力了。

    虽然羽衣走位极佳,但同时他手速也很快,所以那个巨大的卷轴重新砸在他的眼前的时候,里四象封印的启动术式的只差最后一个印……

    差点没有结下。

    这大概是羽衣这辈子第一次庆幸自己的手速没有快到再快一步的那种程度……这种感觉,就是传说中的惊出一身冷汗吗?

    如果他再快那么一点,这就不是在发动攻击了,而是实际意义上的自杀行为,死法简单粗暴。

    大威力,易误伤,封印有风险,动手需谨慎啊。

    本身而言封印术就不该是用在正面速攻战中的东西,到处扔卷轴这种行为,羽衣大概是忍界独一份,所谓攻击性封印术的概念和理论,大概就是他创造性的首次提出的。

    擦了个擦的,还真有把手榴弹反扔回来的,这么牛的“术式反弹”,羽衣还是第一次见到。

    虽然说法有点微妙,但是二尾真的把羽衣的术给扔回来了。

    不过他也算是久经战场了,这种突发状况、以及险之又险没有发生的乌龙事件,虽然让他发愣,但是不至于让他发傻。

    此时二尾已经近在眼前了,硕大的前爪马上就要拍了过来。

    因为此时二者都在里四象封印的作用区域内,不想同归于尽的话这个术羽衣暂时是不能用的,所以前进或者后退都是等同的,且再后撤也没有什么意义了,所以他不退反进,对着二尾径直冲了过去。

    最初尾兽的优先目标是羽衣这个输出,但此时它做了更改,第一攻击对象不再是羽衣个人,而是掉落在地上的那个卷轴。

    以它的智商能够理解的了这个东西还在工作之中,也就是被封印的威胁依然存在。

    于是二尾的爪子一下拍在了卷轴之上!

    然后,肉眼可见的二尾的爪子下面燃起了一团蓝色狐火一样的火焰,接着那根里四象封印大卷轴就很快的消失在了火焰之中……连同着抽取了羽衣查克拉的术式一起。

    偷鸡不成蚀把米,封印非但没有启动,发挥致命一击的作用,羽衣还浪费了极大量的查克拉。

    但战斗就是这样充满了不确定性的,如果一切都按照羽衣的设想发展的话,那他不就战无不胜了。

    羽衣从来没有这种浅薄的想法,认为自己的每一次攻击都能发挥应有的价值,一次攻击不成功,那就等待下一次。

    所以在这种状况下,冲到前面的他根本没有顾及后面究竟发生了什么,而是借由着雷遁对于身体细胞的超强活性化带来的极限速度,身形一个偏转直接闪身到二尾的下腹部,紧接着手上千鸟锐枪亮起,向上直接深深地刺入了二尾的腹部,同时千鸟锐枪随着他的高速移动做出了线性切割。

    从手感上说,切尾兽也不比切岩隐忍者的土遁难到哪里去。

    也许就在尾兽体内的某个位置还有人柱力的存在,羽衣的攻击有误打误撞顺手切到二位由木人的可能性,那样的话以千鸟锐枪的攻击力,理论上来说哪怕没有枪头也是能捅的死人的。

    但这种可能性确实很渺茫,羽衣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他的攻击只造成了二尾夹杂着痛苦的怒吼,而不是消失掉。

    按照某种定律进行猜测,很有可能二尾把人柱力藏在了自己的后颈处,这时候实际上只需要用两把大号美工刀对其后颈的特殊位置进行削切作业,那极有可能造成人柱力与尾兽二者的同时消亡……

    只不过很可惜,羽衣没有对于自由之翼的向往。

    从头到尾,羽衣与二尾交错而过,千鸟锐枪散去之前给对方带来的只有外部创伤。

    接着他一个左向横移,躲开了对方砸下来的一条尾巴。

    羽衣又往前冲了一段距离之后,意识到了发生了什么事情的队友再次出现在了他的身边。

    让羽衣尴尬的不是他刚刚浪费了大量的查克拉,也不是他差点自己把自己给干掉了,而是现在队友们正在用一脸无辜的眼神看着他。

    说好的大招呢?仅仅是刚刚那疑似给二尾做阉割处理的攻击吗?大家都藏好了结果就出了这么一点动静?

    咳,总之蛤蟆文泰和大号秋道丁座重新上前阻拦二尾,试图拉回仇恨。

    而刚刚发生的状况水门自然一清二楚,里四象封印的术式被二尾毁坏了,于是他开口对羽衣问道,“羽衣,封印还能准备第二次吗?”

    羽衣则果断摇头,对他来说里四象封印这么费蓝的招才是真的有CD,而他先前制作的那些存着查克拉的特制版早都已经失效了。

    不看不知道,世界真奇妙,输出没有血条很正常,但是居然缺蓝,这是怎么个情况?

    总之除去极限爆发的状态,面对尾兽这种级别的BOSS,说实话羽衣真的刷不下来了,可是……要在这里跟二尾死磕一下吗?

    问题是时间上根本就不允许水门小队进行从容的作战。

    “水门,已经有大队的云隐开始行动了。”

    负责侦查油女志徽不出所料的发出了警示。

    企图报信的萨姆伊应该还在途中,而云隐之所以开始了行动,无疑是因为尾兽玉这种辨识度这么高的招数。

    在这片战场上存在的尾兽或者人柱力,只可能是云隐的而不可能是木叶的,所以他们行动更积极。

    且距离有优势。

    所以摆在水门小队眼前的,似乎只有一条路了。

    “不能够将尾兽转……不,没什么。”羽衣的建议差点脱口而出,但是还是终止了。

    本来他想询问的是水门能否将二尾一起转移传送走,大家换个地方慢慢的刷,但是问题在于以尾兽这种体量的东西,飞雷神确实能够传送,但是距离绝对有限,不可能带走很远。

    时空忍术也是有极限的。

    再说了,如果要转移到方便作战的地方,那这个地方具体是哪里?

    木叶营地吗?让大量忍者围殴尾兽?这必然是云隐的奸细才能提出的建议,把尾兽放到忍者之中那不是被围殴,而是反向屠杀。

    干掉尾兽确实不能一蹴而就。

    所以说哪怕是AB组合,水门小队的的思路也只是要抹杀八尾人柱力而已,而不是要对付八尾本身。

    相比于直接对付尾兽,瞬杀未进行尾兽化的它们的命运共同体人柱力则要容易的多。

    不论如何,这场战斗实际而言就要到此为止了。

    水门小队的收获大概也只是情报方面的,起码得知了云隐有了新的人柱力,且是一位年轻的女忍者,下一次木叶忍者碰到的时候,一定要多加注意了。

    就让接下来赶过来的云隐忍者自己制服自己家的尾兽吧,想想那个场景……似乎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