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这是来自于木叶的尾巴的铁之造型忍者突发奇想的一击。

    可是所谓定律是自古弓兵不用弓,羽衣虽然张弓搭箭摆了个弓兵的造型,但是实际上这只是做个样子给旁边的油女志徽看的。

    看看人家这“雷遁”玩的,除了羽衣意外的雷遁忍者大概两辈子也学不会。

    说白了这射箭的原理还是跟超电磁炮一样的电磁弹射而已,不过是威力弱化、距离延伸版。

    这种远距离射击羽衣事先一次练习都没有,但是他却能够保证自己的精确命中,因为人家用的是超先进的电磁制导,经过一系列高速的电算,不管是微积分还是空气阻力还是弹道计算和修正几乎是瞬间就能完成,如果没有强干扰的话铁箭的轨迹绝不可能会发生偏转的。

    羽衣已经达到了传说中的指哪打哪的境界了。

    而且虽然说速度慢,但那也是跟初速三马赫且不断加速的超电磁炮比,实际上那根闪着雷光的铁箭已经快的让人来不及做出反应了。

    “嗖”的声音是铁箭刺透空气的摩擦,“噗”的声音则是带来了命中感。

    不说是觉悟和意志之类矫情的东西,羽衣也并不认为这是什么意志那么高端,参与战争、结束战争,这只是他的想法而已,有这样的想法,所以有这样的做法。

    再所以,对现在对羽衣而言,敌人就是敌人,不分萝莉和幼女,该下手则不手软。

    于是二位由木人直接仰面栽倒……

    如果从地面平视的话,可以看到插在她身上的那一支垂立的铁箭还在不停的闪着长短不一的电弧。

    “由木人!!”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萨姆伊先是瞬间一愣,然后接着惊呼出声!

    不要说萨姆伊了,连水门和秋道丁座都是一愣,他们大概头一回见到搞远程精确狙击的忍者,这事以前也没听说过啊。

    话说这还是忍者吗?

    萨姆伊无法相信二位木有人就这么死了,她可是人柱力啊。

    事实上她猜对了,从这种距离上秒掉人柱力,大概比秒掉雷影还要困难。

    唯一的遗憾在于,木叶几人之中事先没有人知道这位名叫二位由木人的年轻女忍者是人柱力。

    就算羽衣知道二尾人柱力长什么样子,可以对方的辨识度,他也不可能知道小时候的二尾人柱力长什么样子。

    “小心一点,她还没有死!”

    水门提醒道,他的声音很高,这也是在通知还掩藏着的两人。

    除了弓兵不用弓一样,还有一个铁一般的事实那就是自古弓兵的幸运比枪兵也强不到哪里去。

    水门的声音刚刚落下,已经栽倒在地上的二位由木人的声音接着响了起来,不过与刚刚相比显得很虚弱和有气无力。

    “萨姆伊,快逃……”

    却是对队友的提醒。

    萨姆伊瞬间止步,这不是因为由木人的话多么有效,而是在对方话音落下的同时,有查克拉带着奇特的蓝黑花纹从她身上疯狂的涌了出来。

    接着由木人的身体像是提线木偶一样以一种怪异的姿态直接被拉起,然后她双脚站立在地上而上身前俯,双臂和手臂无力的下垂着。

    羽衣那根本应该刺穿她眉心的铁箭,现在仅仅是插在对方的肩膀上,可那箭矢上的巨大力量还是造成了她身体胸前大面积的崩坏与塌陷,从伤势上来说,这是无疑致命伤,凭肉眼就能确定对方脏器和骨骼已经严重受损……如果没有外力的作用的话,命中不可能差这么多。

    这个外力,是尾兽。

    前言撤回,羽衣的境界依然停留在打哪指拿这个层次上。

    接着也不见由木人有什么动作,那铁砂之箭就一寸寸的从她肩头拔了出来,然后当啷一声掉在地上,重新化作了铁砂。

    此时萨姆伊一咬牙,转身就退,现在已经是不可逆的状况了,可如果她通知的及时的话,说不定由木人还有的救。

    而水门等人的注意力,完全的放在了由木人的身上,无暇顾及萨姆伊。

    不管日后由木人能不能成为控制尾兽之力的人柱力,此时以这个年纪的她也仅仅是在学习控制的过程之中而已。

    所以,现在还是人柱力的失控与尾兽的暴走。在人柱力濒死的时候,尾兽化是极其高概率发生的事件,所以现在的状况并不奇怪,相反是合理之中的情况。

    “尾兽化……是人柱力,大家小心。”水门又提醒道。

    实际上这个时候已经不用他提醒了,长了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这是怎么回事。

    而且是谁的人柱力大家也已经知道了,他们不知道名叫又旅,但这知道这是二尾。

    哪怕不说查克拉的特征,这个也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因为云隐除了八尾就是二尾。

    由木人已经双手接地,她整个人已经趴在了地上,接着随着查克拉继续涌出,她的身影消失不见,然后尖牙利爪、蓝底黑纹路的国家一级保护猫科动物出现在了水门小队的眼前。

    紧接着就是一声巨大而尖利的咆哮。

    二尾属于格格不入的水墨画风……就这个风格,也只有日后某人的超兽伪画能跟它统一起来。

    巨大猫妖的两条尾巴甩了甩,并没有去管眼前的水门两人,而是向着刚刚箭矢射来的方向、即羽衣二人的所在张开了嘴巴。

    它只是要吐个黑球而已。

    可见,尾兽这种东西是相当记仇的,刚刚它差点连同人柱力被一起搞死,于是现身之后第一个要做的事情是报复。

    而且是大报复,直接开大来个尾兽玉。

    但是比它的尾兽玉还要快的,是刚刚那样的雷矢的两连发!!

    考虑到尾兽玉貌似不是移动技能,再加上它现在的体积跟刚刚不可同日而语,所以根本不可能闪避的开。

    两根铁箭整根都没入了二尾的左目!

    极限疼痛让二尾发出有别于刚刚那种愤怒的嘶吼,羽衣的命中取得空前的效果。

    然而,还不够,因为他没有做到技能打断。

    尾兽玉,直奔羽衣和油女志徽而来。

    这是无法防御的招式,所以……闪避!闪避!闪避!

    羽衣一边就要给自己加闪避BUFF,同时一手已经伸向了一旁的油女志徽。

    这也意味着他又要电队友了……好在,这个小队叫做水门小队而不叫羽衣小队,所以油女志徽避免了遭遇到悲惨的命运。

    水门瞬间出现在了羽衣和油女眼前,接着双手分别搭在两人的身上,然后瞬间把两人转移走了。

    三人刚刚回到秋道丁座的身边,油女志徽就是一个抬手,一大片漆黑的虫云把尾兽整个包裹了起来。

    明知是杯水车薪,他还是动手了,总之先吸点查克拉再说,能削弱多少算多少。

    然后才在远方有巨大的爆炸声传来,有绝多的亮光亮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