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对于羽衣来说,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觉得做水门的护卫是一件挺辛苦的事情。

    因为为了跟上“金色闪光”的神速和神出鬼没,他得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还得不停的做高频高速移动。

    关键是好不容易跟到水门身边了,下一瞬间他又消失不见了……羽衣这叫一个心累,这是做护卫还是追女生?

    波风水门如果性别女,那么攻略难度绝对MAX,谁都根本摸不着他的边。

    于是羽衣就成了追风的少年。

    而且现在他已经知道了,他的“挺辛苦”不是错觉,是真的挺辛苦,更确切的说这种感觉叫做挺蛋疼。

    金色闪光波风水门同学冲到了一堆敌人之中,秒掉了三五个之后,他瞬间又飞走了,留下了一脸懵逼的敌人。

    以及一脸懵逼的羽衣。

    因为水门走掉之后,他刚刚到了。

    于是他被一堆岩隐圈了起来……额,怎么觉得未来的四代目不大地道啊?

    羽衣已经打定主意了,在担任水门护卫期间,要是三代火影不给他涨工资不给他加外勤补助,他就辞职。

    绝对辞职。

    “活捉白夜叉!”

    然后……羽衣耳朵幻听了吗,还是刚刚真的有岩隐忍者这么喊了?不过在这样的战斗之中,活捉是几个意思,是怎么样的play?

    不过两相比较,要让岩隐忍者进行选择的话,比起对付水门,他们当然更愿意对付羽衣,千鸟流状态下的羽衣虽然很快,但是身形好歹有迹可循,并不像水门那样的动不动就搞人口失踪。

    到了现在,以岩隐的情报体系终于彻底的搞清楚了先前他们与云隐的大战之中混入岩隐部队的木叶间谍是谁。

    就是木叶的“白夜叉”,上忍上白石羽衣,虽然当时他还是个中忍。

    所以,在岩隐羽衣已经被确定为暗杀三代雷影和残杀岩隐指挥官、三代土影之子黄土的罪魁祸首。

    虽然羽衣从未刻意的在战场上施暴过,可在岩隐眼中,黄土队长确实死状不太好,先是被S级雷遁直击,然后被超规模火遁整个命中,他的遗体当时看起来就像先是被爆炒,然后被碳烤过一样……

    当时三代土影的心情可想而知,原本以为的已经把羽衣给秒掉了也难以平复他的心情。

    但是之后,有羽衣还活着并且在雾隐活动的情报传来,大野木知道自己被耍了,于是后来他的心情可想而知。

    可惜对于岩隐来说,无论是雷影还是黄土的事情都并值得宣扬,因为从头到尾干活的只有那么个木叶忍者。

    所以关于雷影这件事的情报在岩隐是属于机密,真正知道了全部详情的人并不在多数,不过这并不妨碍土影下达针对性的命令:要是在战争之中碰到了木叶的忍者羽衣,岩隐忍者要上下一心的优先弄死他。

    这对羽衣来说真不是什么好消息,但土影交代的任务,凭眼前这些人大概是做不到的。

    不管有没有人喊过想要活捉他,羽衣直接就对着身前的层层敌人冲了过去。

    面对着如同箭矢一般直冲过来的一团雷光,正当面的忍者的第一反应是下意识的选择进行防御。

    数名岩隐忍者共同使用了土遁·土流壁,一面土墙横向拦截在了羽衣的面前。

    可不得不说,这是个不怎么好的选择,土流壁能够挡住羽衣还好,可要是挡不住的话则会起到反向效果。

    土流壁在进行防御的同时也会遮挡岩隐忍者自身的视线,造成了他们对于羽衣的攻击不能及时的应对。

    看都看不到,怎么做出及时的反应?

    在贴近岩隐忍者的防御圈之后,羽衣改纵向直插为横向移动,右手握住左手手腕,十米长刀骤然出鞘。

    还是电光系的。

    千鸟锐枪先是直接切入了土流壁之中,然后随着羽衣的迅速移动,土流壁的防御被毫无阻滞的瞬间切开……连同着后面部分来不及闪避的岩隐忍者。

    一刀从头砍到尾之后,羽衣并不去看自己的攻击造成的结果,而是直接回身,准备去对付两侧和后面的敌人。

    但等他回头的时候,发现两侧的敌人已经彻底张牙舞爪的黑化了……羽衣对于控虫术没有什么偏见,可这场面看起来确实有点考验感官,被黑乎乎的虫子覆盖的、不停蠕动的人型物体,看起来确实挺那啥的。

    羽衣视线转移,至于后方则要暴力的多。

    传闻之中有一种从天而降的掌法,叫做……部分倍化之术。

    秋道丁座巨大的手掌从上到下对着敌人狠狠地拍下,发出了轰的一声巨响。

    这还不算,他的左手手掌把敌人拍地下之后,紧跟着右手握拳,一下子砸到了左手手背上。

    这是担心对方一下拍不死吗?

    羽衣眼角抽了抽,第二拳是多余的,头一掌就能保证敌人死的不能再死了啊亲。

    至于此刻被拍扁的岩隐忍者的心理面积……总之比丁座的巴掌印要大的多。

    三人的各自一击,并不能完全的瓦解周围的敌人,不过他们并不恋战,以理性而言这三人并不会因为战场的影响而沉浸在杀戮之中,自始至终他们都没有忘记自己的任务。

    所以……

    水门,水门,你到底去哪里了?

    搜索到水门的踪迹之后,三人抽身即退,一击即走。

    一直在观察着这三人动向的岩隐忍者也明白了,这三个木叶忍者一直不离水门左右,应该是金色闪光的护卫。

    泥巴裹满裤腿,汗水湿透衣背,我不知道你是谁,去却知道你为了谁。

    有可能是心理因素,也可能真的因为补给问题,岩隐忍者没有吃饭导致体力不足,总之在交战的过程之中,羽衣确实觉得对方的战力跟以往比较起来有些偏弱,而且没有了那一种一往无前的顽固感。

    在跟着水门活跃了一段时间之后,从木叶进攻部队的后方传来了嘹亮的哨音,这预示着本次攻势的结束。

    水门小队自然是留在最后撤离,毕竟只要水门本人戳在那里,哪怕什么都不干都能大大延缓岩隐的追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