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水门前辈,正式确认为第四代火影的候选人了啊。”

    羽衣说这话的时候,声音稍微有点奇怪。

    因为带土和琳的事情,他依然呆在木叶村,而且他的样子明显有些神情恹恹,显然这件事对他的打击一时半刻并不会消退。

    在玖辛奈家中,此时他伸腿坐在地面上,手臂无力的垂着且身体前俯,把半边侧脸脸搁在桌子上,视线朝向了窗外的方向。

    这种样子确实不是忍者的做派,但是考虑到此时卡卡西的状态,玖辛奈觉得羽衣已经好很多了,而且……说到底羽衣现在的这个样子只是下意识的对刚刚的玖辛奈的模仿而已,哪怕是身为老师她也没有进行批评的立场。

    在突然听到哐啷一声瓷器摔碎的声音之后,羽衣费力的调转了视线的朝向,换一面脸继续贴在桌面上。

    这样他能够看到另一边的就行的动作……大概又摔盘子了吧。

    为什么要说又?总之对于这样的事情羽衣早算是投降了。

    反正玖辛奈脸上一点也没有变化,完全就是淡定的习以为常,她的厨艺也没什么进步,且大概努力了一段时间之后已经完全放弃治疗了。

    某些事情确实是需要天分的……比如说忍者,真的是身为忍者需要天分。

    “这件事情今天早上全村已经知道了,如果不是琳还带土的事情,大概水门会更高兴一些。”

    玖辛奈说这话的时候,额前的红色长刚好垂下来,羽衣只能看到丝丝丝和玖辛奈的下巴和嘴角,却看不到她现在究竟是的怎样的眼神。

    大概是那种羽衣永远也不想在玖辛奈的脸上看到的眼神吧。

    不是这个时期的话,玖辛奈也会更加高兴一些。

    四代火影的事情是值得为水门高兴的,至于她小时候说过的将来要成为火影的目标,应该是属于被激迫之下的脱口而出,对“火影”她没那么强的执念,而且在她真正的遇到水门之后,这种事情应该也早就放弃了。

    成为火影,已经不属于她的幸福之列的事情了。

    现在在木叶公布的水门的事情,不仅仅是成为第四代火影的候选人这么简单,更重要的是这个候选人是唯一的。

    这意味着什么是最明摆着不过的事情了。

    事实上此时波风水门不是什么火影候选人,他已经成为了火影后补,大概今后三代目就会逐步的向他转移权限。

    确认四代目火影的候选人这件事情安排在神无毗桥之战之后是有着充分的理由的,此时岩隐的败退几乎已经成了定局,更重要的是之前木叶与雾隐正式签订了和平协定的消息也已经传回,水门的事情属于好消息之后的好消息。

    因为积年累月的影响,“金色闪光”之名在木叶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再加上水门自身的亲和力、平民出身带来的天然亲近感,基本上三代火影这个决议在木叶没有什么反对意见,且越是下层的平民、越是普通的忍者,支持的意愿往往越强烈。

    当然了,只是基本上。

    “这件事过程之中没什么波折吗?”羽衣为了不至于让双方沉浸在那些沉痛的情绪之中,他又赶紧问道。

    玖辛奈稍微一顿,然后才略有迟疑的说道,“没有什么大问题。”

    没什么大问题,就是有不少小问题了,而且从玖辛奈欲言又止的神情之中羽衣可以想象,所谓的小问题大概也不会多么小。

    一些事情玖辛奈大概不想让这个时候的羽衣过多接触,算是在某些方面对他的保护。

    事情怎么可能没有波折,让这么年轻的人成为火影某些老派上层肯定会持反对的意见……事实上就算是自来也成为四代目火影,他们同样会质疑,不过仅仅是质疑对象从年龄变成了某种品性而已。

    围绕着村长大权的争夺可是十分激烈的,尤其是在各大忍村都在换代的这个时期,雾隐这样,木叶也这样。

    四代雷影,四代水影,四代火影,都面临着心上位的问题,好在木叶这边有三代目火影的压制,不会出现规模性的流血事件。

    实际上在听到了水门的任命之后,羽衣的新的任务就有了——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他将会作为水门的护卫而存在,基本上水门去哪里他就去哪里,除非特殊状况,否则的话他不会再接触其他的任务。

    而且对应火影即将更迭的这个特殊时期,包括羽衣在内的身为护卫的熟人还获得了一项特权,那就是不只是敌人可以随意动手,哪怕是同村的忍者如果对水门展示了攻击意图,那措施是……照杀不误。

    甚至误杀一个两个的忍者都无所谓,护卫的守护范围不只包括敌人的攻击,木叶内部的攻击同样也在其中。

    这个任务书是三代火影亲手书写的,通过这样的指示现实村子里的阴暗面暴露无遗,而三代目也有残酷的一面。

    对于这个任务,羽衣的第一反应是拒绝,不是因为他认为水门这样的忍者不需要护卫,而是因为……

    未知才忐忑,一知半解才恐惧,他实际上想要卸任所有的职务一直呆在木叶,以保证任何变局生的时候能够呆在玖辛奈的身边。

    虽然很意动,不过最终他还是放弃了这样的想法,先他知道,现在还太早了,带土今次就算真的还能活下来,以战场羽衣亲眼看过的状况来判断他的伤势,他想要恢复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

    所以就算羽衣知道的为数不多的某些事情还会如期生,那也不是现在,他想以静制动还需要继续等待。

    他自己在告诫自己,不要慌张。

    新的术式也在开中,一切都需要时间。

    看着不知道一直在瞎忙活什么的玖辛奈,羽衣知道自己想要一直呆在木叶还不是时候。

    村子也不会允许像他这样的战力无理由的一直闲置,特别在战争到了最关键的结束期的现在。

    而且呆在水门的身边,也可以对他逐渐施加影响、对未来的事情一步一步的提高警惕。

    “羽衣?你一直盯着我看干嘛,出神?”

    一直没有听到羽衣的回应,并且感知到了他那没有焦距的视线之后,玖辛奈问道。

    “额,没什么。”

    确实没什么,玖辛奈只要一直这样就好。

    羽衣接着说道,“说起来,卡卡西怎么样了?”

    随意有些刻意的不谈论这样的话题,可绕来绕去还是绕回这件事了。

    “卡卡西……样子不太好,他受到的冲击很大,毕竟带土和琳的事情接连生在了他的眼前。”

    “现在水门的小队也不复存在了,按照水门本人的意思,好像有意让卡卡西加入暗部……”

    让这个时候的卡卡西加入暗部吗?水门或许有自己的考量,但是这真的好吗?还嫌对方内心不够阴沉吗?

    莫非是以毒攻毒?

    “这样好吗?或许让他跟凯呆在一起比较好。”

    因为很多性格使然的东西和各自经历的不同,卡卡西和迈特凯之间或许并不存在谁的心智更坚强这样的问题,况且戴的事情跟琳不一样,迈特戴的死可以算的上是求仁得仁,而琳只有痛心和遗憾。

    玖辛奈摇了摇头说道,“或许水门有更深刻的考虑吧。”

    实际上羽衣只不过是在瞎出主意而已,他企图让更积极的凯来影响卡卡西,但是封闭自我的人,谁都影响不了。

    现在的卡卡西有点想在沉默中灭亡的意思,虽然理由能够理解,但是这种状态的人……说实话羽衣不太想搭理他。

    生过的事情叫做现实,不管正式、忽视还是无视,那都是无法改变的既定,对待这些事情每个人的态度并不一致,对于羽衣,他不会驻足。

    他很快就会重新走上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