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在羽衣离开大蛇丸所属的第八日目,地点土之国,气象是已经接连是数日的暴雨。

    按照既定日程返回了木叶之后,羽衣在展开新一步的行动之前,由玖辛奈亲口告诉了他某个消息。

    一个他并不想听闻的事实。

    于木叶本身而言,这件事态本身毋庸置疑是个极佳的消息,在于雾隐和谈终究取得成果的时候,木叶与岩隐战争胜利的曙光也几乎同时传来。

    与羽衣那种偏于极端和带着偶然性的做法迎来的“和平”相比,后者更加常规一些。

    针对岩隐的战事,木叶采取了更加常规的做法。

    因为与云隐的战斗本身岩隐的实力受创,再加上砂隐的反攻,对方有些无力顾及木叶的状况。

    对方的弊端既是己方的有利,因此在战争再开之后,木叶绝佳的反击机会来临了。

    在所有的优势条件都具备了的前提下,木叶采取的策略是对于自身损失最小的那一种——对于侵入并且滞留在草隐的大队岩隐部队,木叶采取了使用精锐小队切断对方的补给线的作战方略。

    此时对于木叶而言,岩隐的补给线路是异常清晰明确的,其中的关键节点和弱势之处也一清二楚,这是在某一次重大任务之中,木叶上忍上白石羽衣顺手取得的情报……

    因为雨幕的遮蔽,现在在此地活动的羽衣的视线极其不佳。

    雨水顺着他的发梢流淌到背后,带来一种更甚于冰冷的刺痛。

    以原本的神无毗桥为坐标,羽衣折向东北,按照从木叶得到的详细战报,在穿越了一片林地之后,他终于到达了既定目的地。

    这里是一座小规模的战场,哪怕经过暴雨数日的冲刷,该留下的痕迹依然存在着。

    战斗过后残留下的那些尸体已经不存在了,这里明显的被人为处理过,多半是岩隐的作为。

    但是战斗对于地形的破坏依然存在,且尤为明显,这对羽衣来说是一目了然的事情。

    “大概是这里吗?”

    雨势之中,羽衣脸上的表情模糊不清,低沉的声音也微不可查。他此时究竟是怎么样的情绪?大概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

    哪怕视野不佳,他还是很快的就找到了土遁岩宿崩造成的痕迹。

    这个土石堆砌成的地形,应该算作是……坟墓吗。

    一只手掌上亮起千鸟锐枪,一刀一刀、一层一层,羽衣毫无阻滞的切开了眼前的硕大土堆。

    由凸起到凹陷,他终于发现了一些痕迹。

    羽衣蹲下身体,手指触及冰凉的地面,在他的指尖下,是一大团早已干涸暗褐色的血迹。

    “果然没有尸体了吗?”

    岩土堆下空无一物,预料之中的没有宇智波带土的尸体。

    带土仅仅是宇智波斑的一步闲棋吗?

    此中的详情羽衣不得而知,但是从目前看,纯粹理性的分析下并非如此。

    规避过大量的岩隐忍者,羽衣来到数日前的这个战场,目的终究只是确认一下带土的“尸体”而已,他希望尸体是存在的,然而落空了。

    该确认的事项已经确认了,他本该直接离开这里,但是却终究忍不住默然驻足,直到他的脚下积起了一团水洼。

    突然之间,他的视线一凝。

    “一,二……六。”

    羽衣这并不是在数敌人的数量。

    以他的能力,对于自身神经电信号的控制、感知都是极其精确和细致入微的,而就在这一刻,他感觉自己的体内混入了什么别的东西。

    这种能蒙蔽一般忍者的花招,对他并不能起到什么作用。

    并不见羽衣有什么动作,相当强烈的千鸟流瞬间从他身上亮起。

    紧接着,几乎是与此同时从他的四肢和躯干的位置,如同发面团一样的白色异物显现了出来。

    然后,从无到有由少到多,这些东西如同泡沫一样越来越多,直至把羽衣的半边脸都包裹了起来。

    千鸟流并没有效果,甚至在羽衣的感知之中对方正在吸收他的查克拉,而且正是因为吸收了自己的查克拉,才造成了对方那样的膨胀。

    那确实都是自己的查克拉,如果仅仅感知上,这些白色的异形就如同羽衣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一样。

    “你是谁?”羽衣语气冰冷的问道。

    实际而言,他大致了解这是个什么玩意,只是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他。

    还是说理所应当在这里碰到他?

    “木叶的忍者,来到这里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对方没有回答羽衣的问题,反而是六个脑袋、六张半脸同时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就在刚刚,羽衣的身上混入了六只白绝。

    他深吸了一口气,虽然凭外观他现在大概是个满身脓包的异形,但除了查克拉正在不断流失之外,他没有其他的异样感。

    他先是终止了身上的千鸟流,之后说道:

    “为了回收写轮眼。”

    “是吗?”白绝继续使用那样的六重音说道,“可惜很遗憾,你的任务无法完成了。”

    这确实是一个很正规很有说服力的理由。

    “‘是吗’这两个字,该由现在的我来说。”白绝真的以为,凭借着吸收查克拉这样的手段就能对付的了羽衣吗?

    更为恐怖的能量开始酝酿,声势更为浩大的雷光瞬间刺透了攀附在羽衣身上的、肿胀的不成样子的白绝。

    这种近距离下,羽衣的此种攻击方式鬼神辟易。

    “雷遁……不是雷遁吗?”

    “……是雷遁,这个术叫做千鸟流二段。”

    混淆也好其他也罢,羽衣还是回应了白绝最后的疑问。

    焦炭装的物体从他的身上整个的剥落,白绝给羽衣身上留下的痕迹,经过雨水的冲刷即刻就消失不见了。

    羽衣面对着白绝的尸体沉默不语,思考了一段时间之后,他决定把这东西带回木叶,这样很多东西都可以说明一点了。

    然而等他刚刚掏出一个卷轴,还没有来的及做什么的时候,白绝的尸体开始鼓涨。

    羽衣身形爆退!

    紧接着,爆鸣声传来。

    随着“轰”的一声巨响,异形白绝瞬间崩解了,等羽衣转身再看,对方什么也没有留下……

    毁尸灭迹,同时也消灭了情报源,反正白绝数不胜数。

    以这样的声响,大概很快就会把周围的岩隐吸引过来,所以不能久留了,羽衣再次回望了此地一眼,然后转身一步一步的离开。

    他并没有发现,在树林的阴暗处一个芦荟脑袋正注视着他的背影。

    …………

    五大忍村的情报体系终究比不过这个独特的个体,现在战争走势最大的变化在于木叶和雾隐的战争会提前两年左右彻底的结束掉,事实上从现在开始“雾隐战场”已经并不存在了。

    改在雾隐战场上发生的事情也不会发生了。

    这种变更幕后黑手不可能不知道,为了能够让早已选定的棋子按照原有的路线一步一步的走下去,为了适应战争的变化,他同时也需要作出某些变更。

    所以神无毗桥之战造成的结果有所不同:

    布置在草之国的岩隐忍者,不久之后便会因为补给问题撤离。

    木叶在忍界大战之中取得了更为领先的优势。

    上忍波风水门金色闪光之名更加闪耀。

    上忍旗木卡卡西获得一只写轮眼。

    宇智波带土死于前

    ……

    野原琳死于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