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如果盘点一下这些年羽衣搞过的事情……最好还是不盘点了,为了能让身为这个故事灵魂人物的让他能继续活下去。

    帮助雾隐的和谈一派解决了那些必要之中最主要的麻烦,并且造成了数名雾隐忍者的大面积、长时间懵逼之后,他趁机离开了水之国。

    顺带提一句,他的某些行为造成了一些类似于诅咒的效果,直到很多年之后,一些画面依然会时不时的浮现在照美冥等人脑海之中挥之不去。

    实际上,在雾隐的时候羽衣想要制造一个分身来迷惑敌人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这里就体现出木叶遗失一颗白眼的弊端来了。

    如果不是因为青的白眼的话,就算雾隐也会用侦查忍者监视羽衣,可起码不会直接的“看到”他的所作所为……白眼用来搞偷窥,简直是天生的物尽其用。

    所以在那样的窥视下,羽衣想要寻找一个间隙使用影分身都得快、准、狠,把握好时机。

    完成了这一切之后,他返回火之国的时候波澜不惊,毕竟以现在的雾隐而言,哪怕是他突然消失了,并且在消失之前进行了嘲讽,可对方确实暂时没有功夫和余力来对他做什么了。

    因为失去了头脑,接下来雾隐的战争派大概会乱做一团,而和谈派会趁机分化、分解他们,并且竭力稳定雾隐的局面、帮助下一步照美冥的上位、等待着三代水影的嗝屁——虽然影是继任制,但是总不至于这么匆忙,等照美冥真正长成御姐的时候,大概也就是她成为四代水影的时候。

    虽然留书说自己不想背锅,可实际上羽衣还是做好了背锅的觉悟,这件事毕竟也算不上冤枉他,虽然是双方合谋,但是最终动手的是羽衣他自身,现在的状况不过是把他不足百分之十的责任夸张成了百分之百而已。

    不过,这并不会影响和谈派的承诺,因为那不是承诺,而是和谈派和木叶共同的诉求。和平是双方共同需要的东西。

    …………

    “这个是……”

    火之国木叶对雾隐前线,羽衣把自己费尽心思搞到的文件交到了大蛇丸的手中。

    “雾隐对火影手书的回函,算是好的方面的答复。”羽衣说道,从他的表情看此时还是颇为轻松和满意的。

    毕竟任务算是圆满完成了,虽然小有波折。

    “噢?”大蛇丸的语气里小有疑惑,“以你的任务期限,我还以为你已经死在雾隐了呢……看来在雾隐发生了各种各样的事情吧。”

    他说的话虽然不太好听,但是说的却是事实,不管在雾隐得到的答复是肯定的还是否定的,羽衣本身不过是去送信而已,按理来说应该早早就返回了,他迟迟不归那就足够说明一些问题了。

    大蛇丸哪里会知道,羽衣身为一名木叶忍者、限定一下的话还是个跑腿的木叶忍者,居然会帮着人家在雾隐搞政变和政治暗杀。

    “算是有一些突发状况吧……”

    羽衣开始讲述他的任务详情,从偶然之间发觉跟他会面的水影其实是照美冥假扮的开始。

    “这么说,水影确实已经出现了问题了?”

    大蛇丸很快已经看完了回函,这对木叶来说确实是最好的回复,唯一遗憾的是上面签名的只有数名顾问,并没有水影,有效力不足的嫌疑,但是如果羽衣说的是真的,考虑到三代水影已经不能理事的现在,这应该是雾隐的最高权限者的签名了。

    “虽然具体情况不明,但是这应该是确实的,自始至终我都没有见到过水影或者类似水影的人物,极端一点猜想的话,不能排除三代水影此时已经意外身亡了……如果雾隐还有木叶的间谍在活动的话,可以加强一下这方面的情报收集,毕竟我在雾隐的时间太短了,且一直被严格监视着。”羽衣回应道。

    在雾隐的时候,他的行为一直被严格的限制着,接触的到忍者自始至终只有那么几个,而且都是那种对重要情报会守口如瓶的忍者,探知情报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虽然没有直接的证据,可羽衣还是基本上能够确认水影的事情,因为这件事可以反向进行佐证——如果水影没有出问题的话,会由着和谈派这么乱搞吗?是战是和最终得由他来决定才是,而不是羽衣见到的那些人。

    “羽衣,本次的任务非常出色……这样以来我的工作也马上就要完成了。”欣赏和赞扬的情绪从大蛇丸的语气里可以体现出来,不过此时他的视线转向了一边,所以羽衣看不到他那苍白的脸上究竟是怎么个表情。

    想来他也该是比较高兴的。

    这个角度、再加羽衣自己的身高因素,他只能看到大蛇丸的后脑勺……咦,这么一看,蛇叔还是个黑长直吗?

    以大蛇丸而言,比起杀戮和作战他还有更加喜欢做的、更感兴趣的事情,如果仅仅用一个特征来概括他的话,绝不是“毒”这个字,而是对于术的执着。

    各种各样的术,尤其是那些需要一步一步的进行研究的禁术。

    现在因为羽衣在本次任务过程中的作用,大蛇丸大概可以比自己预料之中更早的返回本职工作,甚至比他原本的估计提前了两到三年。

    细想一下,羽衣作为一名忍者其实是一个很有行动力和执行力的人,这两点从他以往的任务也可以看得出来,而本次任务体现出来的是他的自主性、积极性和判断力,这都是前所未有的事情,理由在于他发生了某些转变,原本的他归根结底是个……怠惰的人,就是那个大脑在颤抖的怠惰。

    至于三代水影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对于木叶的间谍来说,这根本就不是那种需要高危打探的任务,尾兽暴走这种事情必然无法隐瞒,在雾隐的管制有所放松之后,情报就被传递了出来,木叶由此得知了三代水影确实受到了重创。

    这种力量大损的状况下,更验证了雾隐的和谈决心。

    羽衣双方又互派使者进行了二次、三次沟通,并且在此之后很默契的达到了止战状态,双方的交战前沿基本实现了静默。

    之后,在水之国与火之国中间的某一座小岛上,大蛇丸和雾隐的代表照美冥等人进行了一次正式的对话,和平的框架彼时已经基本上确定下来了。

    虽然真正的“正式”和平还需要等待一段时间,可这件事情已全部走到了正轨上,到了此时,羽衣已经看到他想看到的一切了,所以在得到了最大的意义之后,他也没有继续留在这条战线上的理由了。

    接下来他有其他的事情要做,以此时而言停战与和平自然是至关重要,可考虑到对于未来的意义,似乎后者还要更重要的多。

    但是人生就是这样,得到什么的时候总归是要失去什么的,且得失之间的轻重缓急,并非是由某一个人的主观意识来决定的。

    忍者更是如此,很多时候选择权这种东西对于他们而言并不存在,相互帮助很多时候也很难实现,更多的时候他们必须要依靠自身,哪怕羽衣也是如此。

    可对一些事情,究竟做的到是反抗,还是做不到是反抗?

    对于“命运”这两个字而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