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这只眼睛……白眼吗?”

    羽衣这句话的时候看似在感叹,但是话音未落,他的身影很突兀的消失在原地,等对面的几人的视觉再次捕捉到他的身影的时候,这一瞬之间他已经出现在了青的身前,并且同时右手拇指食指中指已经伸向了对方的眼睛。

    目标当然是那一只白眼了。

    因为特殊视觉的不适应,羽衣的突然消失又出现,造成了青没有做出及时的瞬时反应,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羽衣的指尖不断放大。

    万幸的是青还有数位可靠的队友,一只手掌迅的抓住他的后领,把他奋力往后一拉,接着一柄大刀狠狠砸下,横在了羽衣与青之间。

    还有,一只手掌已经握住了羽衣的手腕,让他不得寸进。

    “白夜叉,不想被融掉的话,奉劝你不要乱动。”

    羽衣笑了笑,然后道,“抱歉,看到某些东西,身体有些忍不住自己行动了,这完全是条件反射而已,我没有敌意。”

    “比如,木叶日向的白眼。”着,他的视线后移,“再比如,我的刀。”

    他管那把刀称为自己的刀,虽然更准确的应该他曾经持有过眼前的这把忍刀。

    羽衣在既定的时间到达了指定的地点之后,然后就碰到了前来交接的数名雾隐忍者,接着他就主动与对方起了冲突。

    对方同样也是一支四人队,可这个配置显得比之前的矢仓要高端一些,虽然羽衣不是全认识,但是好歹都是有名有姓的忍者。

    他们以雾隐上忍照美冥为,其余三人分别是干柿鬼鲛、鬼灯满月以及青。

    把青拉到后面的人是干柿鬼鲛,持有忍刀拦在两人之间的是鬼灯满月,而抓住了羽衣的手腕制止其行动的无疑是照美冥。

    她还出了要溶解羽衣的威胁。

    鬼灯满月手里持有的武器,是先前羽衣遗失的鲛肌,所以他才称其为“我的刀”。

    而青持有的则是更先前的时候从木叶夺取的一只白眼。

    现在的青还在适应这只眼睛,后来的那些保护性的封印还没有出现在他的脸上,因此白眼处于裸的状态,羽衣瞬间就辨认了出来……最起码这个忍者不可能得了白内障,白内障和白眼羽衣还是分的出来的。

    所以在看到了对方眼眶中的白眼之后,他马上就出手试探了一下……并不是真的要夺取白眼,只是为了测试对方的态度而已。

    如果他动手了,对方的反应是一言不就直接开打,那极有可能意味着雾隐和谈的意识并不多么重,但是现在对方只是阻止了羽衣却没有进一步的行动,所以情况可能相反。

    这样进入雾隐之后,他的遭遇危险的可能性要一些。

    不过照美冥虽然没有进行反击,但是她攥住的羽衣的手腕力气可不,就像是想要把他的手腕捏碎一样……所谓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这手劲,是颠大勺练出来的吗?

    “羽衣,叫我羽衣就行了,如果本次的我们能够和你们达成共识的话,那么双方很快就会迎来和平的局面了。”

    一样的一边微笑着道,可接着羽衣的那一条胳膊上瞬间就布满了强力的千鸟流。

    他的话和干的事情完全不相符!

    如果刚刚照美冥没有及时松手并且迅后退的话,不管多少肯定会被千鸟流灼伤。

    而羽衣也没有追击,只是散去千鸟流,然后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做似的垂下自己的手臂。

    目前看对方的基本态度没有什么问题,不过派出一名带着木叶白眼的忍者是什么意思?表明雾隐这边的态度可能和谈,也可能让战争继续下去吗?

    实际的缘由并没有如此复杂,反而单纯的很——那是因为现在的雾隐有点处于“无人可用”的窘况。

    不是像木叶那样一般忍者数量不足,而是高端战力缺乏。

    忍刀七人众之前已经确认死了两人,随后五人潜入火之国执行任务现在却逾期未归,雾隐已经有意见开始视作他们集体遭遇了不测。

    除了七人众之外,雾隐还有什么?

    不多了。

    青虽然是侦查忍者,但是雾隐此时能够出动的实力在他之上的精英上忍,并没有几人。

    其实看一看这个四人队的构成状况就能现一定的问题,虽然几人的实力都很不错,但是无一例外全都相当年轻,除去青年纪在二十岁以上,剩下的照美冥十七岁、干柿鬼鲛十五岁,鬼灯满月十六岁……对于眼下这个任务,这样的配置感觉有点失于稳重。

    雾隐不仅仅是缺乏精英上忍,更上的影级强者同样如此,虽然暗地里隐藏的情况究竟如何并不明确,但是此时雾隐明面上的影级强者只有三代水影一个人而已。

    至于眼前的照美冥,虽然已经精通水、火、土三种查克拉属性变化,并且很罕见的持有“溶遁”和“沸遁”两种血继限界,但是考虑到她的年纪和经验,实力也仅仅是上忍,撑死了只不过是准影,影级有点不合适。

    她的状况跟之前的矢仓也差不多。

    这令雾隐颇为尴尬,身为五大忍村之一,在这样的忍界大战之中,他们居然无法出动影级强者……

    “青,你没什么问题吧?”这时照美冥转身问道。

    “照美冥大人,我没什么关系。”晃过神来的青赶紧回应。

    刚刚可谓是千钧一,羽衣的手指头差点就戳到他的眼球了——在白眼的视觉里,对方的雷遁查克拉瞬间爆,原来真的不需要结印的瞬雷遁忍术能这么强力。

    ……照美冥大人吗?

    从对方的称呼和相互之间的态度之中,羽衣能得到这四人之中是以照美冥为主的结论,其他三人应该是她的部下。

    再进一步的推测,此时照美冥可能已经在雾隐获得了比较高的地位了,不定她本人的态度会对和谈的结果产生一定的影响……

    所以对于她,必须要格外注意。

    “白夜叉,最后一次警告你,如果你在对我的人出手的话,那就意味着木叶与雾隐和谈的破裂,明白了吗?”

    照美冥语气冷峻的道,她对羽衣的称呼也没有做什么变更,总不能真的指望她亲切的直呼其名。

    果然是她在号指示……羽衣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判断。

    他伸出两只空空如也的手掌然后道,“和谈的事情最重要。”羽衣用这个动作来表明自己不会再做什么了,应该可以把他归类为“无害”的范畴的。

    不过显然他不值得相信,因为这句话的时候,他很明显的先是看了青的白眼一眼,然后又看了鬼灯满月手里的鲛肌一眼。

    此时的雾隐,七忍刀只剩下其中之二,鬼灯满月虽然样样精通,实则使用哪把忍刀没得选。

    “你先前有遭遇过什么吗?”照美冥的嗅觉很灵敏,刚刚的接触之中,她隐隐约约能够闻到羽衣的身上有一种微不可查的血腥味。

    “没有,还请你们带路吧,我的任务是要把火影手书递到水影手里,一切以任务为重。”

    羽衣压根不会去提之前矢仓的事情,虽然基本可以判定为照美冥为支持和谈的一派,但是他并不清楚对方知道了矢仓刚刚已死之后会后什么反应。

    虽然态度对立,但指不定两人两无猜呢。

    照美冥皱着眉头,可是终究没有在什么,她直接示意队友带上羽衣前往雾隐。

    她自己在前,鬼灯满月和干柿鬼鲛分在左右两侧,青从稍远的距离跟在羽衣身后。

    这种阵型既是对羽衣的护卫,更是包围和监视,一旦他有什么意动,大概马上就可以化作杀阵。

    此时众人所在的位置是水之国临近的一个无人岛上,离开了这里之后,他们很快就能到达水之国,而雾隐,也近在眼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