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第一个。”

    在迈特戴发动攻击的时候,羽衣已经带着叶仓迅速的后退。

    之前他对于交战场地的判断有些过于狭隘了,就算是他相信戴此时的实力,就算他自己不会参与战斗,但是也不能忘记敌人会优先向他发动攻击的可能性。

    毕竟羽衣也是木叶的忍者,在敌人的眼中跟戴是一样的,不过此时两者比起来,羽衣明显是软柿子,可以优先捏一捏。

    羽衣后退的速度虽然够快,但是依然是被戴的攻击波及到了。

    不过好在只是戴全力一击的余波而已,并没有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至于羽衣口中所说的“第一个”,并不是说戴已经攻击了一个敌人,而是已经袭杀了一名敌人。

    只是那么单纯的一击,上忍栗霰串丸已经毙命。

    以羽衣的观察,对方的后背被戴命中的位置脊椎已经断裂,他的整个胸腔已经被碾平,这种暴力下大概内脏也已近被震碎成肉末了,所以他连挣扎都没有挣扎,就已经死于戴的攻击之下。

    如果这样栗霰串丸还能活的话,那也实在太反生物学了。

    至于戴是怎么移动的,太高速了以至于羽衣根本就没有察觉到。

    这并不奇怪,此时戴的速度,大概就连万花筒写轮眼都无法捕捉。

    “你们是我的最后之敌,这是作为一名忍者最后的请求和愿望,所以希望你们不要做多余的事情,因为在战胜我之前,那些策略都没有意义。”

    戴一边说着,一边一步一步的从刚刚这一击造成的十余米的深坑之中走了出来。

    “栗霰串丸……这就被一击毙命了吗?”

    “果然你很强。”

    “但是不解决掉他,暗杀大蛇丸的任务明显已经无法继续了。”

    “虽然强,但是他好像只能使用体术。”

    “虽然强,但是不代表杀不掉!”

    四名敌人之间的对话,有相互之间进行的,也有对戴说的,但他们也认同了戴的意见,从刚刚这一击的效果看,越过戴去攻击羽衣,无疑不是什么正确的决定。

    对方那种高速,没有可以寻觅到的破绽。

    等几人话音落下,几乎同时的他们一齐冲向了戴的所在。

    戴并不闪避,迎面当冲!

    因为这种极限的状态他并不能维持太久,也没有长时间作战的优容。

    虽然四名敌人同时冲上来,但是究竟是谁先对敌,不在于他们行动速度上出现的偏差,更不是说谁速度最快谁就能最先对阵迈特戴。

    对敌的顺序或者说生死的顺序,是由戴来决定的。

    就像二度瞬移一样,戴在一瞬间越过了前三位的三人,出现在了在最后的黑锄雷牙的身边!

    明明是雷遁忍者,结果却速度最慢,明显没有尽全力,所以戴判断,要么对方在酝酿什么大招,要么他就是在策划着逃跑。

    所以无论如何,他是戴的第一优先袭击目标。

    戴身如鬼魅、形似修罗,那样的出现根本无迹可寻。

    不过跟背对戴的栗霰串丸不同,无论戴的速度多快,上忍终究是上忍,直接对敌的时候不可能一点反应都没有。

    所以在戴出现的瞬间,黑锄雷牙几乎是下意识的就要用雷刀·牙发动一次斩击。

    然而有了意识有怎么样?身体终究是来不及做出有效反应,所以黑锄雷牙的攻击最终没有发生。

    无论最快的雷刀有多快,它到底没有迈特戴快。

    在黑锄雷牙想要挥刀之前,他已经发现自己的双臂被抛飞了。

    戴高扬起右臂,倾斜着身体出现,然后手臂如刀劈斧砍,自上而下奋力挥下,极限的速度与力量带来的切割效果,瞬间就把敌人的双臂齐齐斩断。

    在痛觉的神经传导还没有完成的时候,戴已经转身前冲,弯曲的左臂坚硬如铁钩,猛烈的撞击到黑锄雷牙的脖子上。

    这本是里莲华的第一击,本身戴还想连击下去的,但是发现已经没有必要了。

    因为,敌人已经被斩首了。

    还在往前冲的三名敌人迅速的止住脚步,亟待他们转身,看到的东西只有正在从半空中下落的雷刀·牙。

    已经正在半空中抛飞的黑锄雷牙的脑袋。

    惊愕还是恐惧?

    但是无论如何,此时只能选择继续攻击下去,因为他们已经明白了,对于眼前这个敌人,逃跑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这种高速高攻的敌人,背对着他逃跑只能死的更快。

    “第二个。”

    羽衣还在冷漠的计数。

    接下来一个,是通草野饵人。

    以无头尸体倒地为信号,戴瞬间出现在了对方的面前。

    虽然无法捕捉,稍微的适应了一下戴的速度之后,对于他的移动还是可以做预判的,通草野饵人似乎早有预料迈特戴的袭击目标是自己,事先已经做好了准备。

    连戴出现的位置他也有明确的、正确的判断。

    所以戴显身的一刻,能击破一切的钝刀·兜割引而直发,由通草野饵人单臂挥砍,直接命中了戴的脖子!

    兜割有一锤一斧,斧刃砍中戴的时候,通草野饵人另一只手中的锤子也砸在了斧背上。

    这一击可以把戴从头到尾分为两片!

    然而意料之中的命中敢没有传来,且砍空了的失力造成了通草野饵人的身体稍有失衡。

    他砍中的只是戴的残影而已。

    “不好!”

    通草野饵人自以为露出了破绽。

    这确实也算是破绽,但是实际上,戴压根就不需要这样的破绽。

    瞬间闪身到对方的侧面五米左右的距离,戴曲臂收拳,攻击瞬发而至。

    这是超高速的正拳连击,疾速中拳头与大气的摩擦瞬间产生了大量的火球。

    是朝孔雀。

    但是以八门的状态使用六门的朝孔雀,稍有不同。

    首先摩擦造就的火球之中掺杂着赤红的血色。

    其次威力也不可同日而语。

    朝孔雀本身是远程攻击,但是戴与通草野饵人之间的距离此时极近,不要说朝孔雀的火球,就连高速的拳头引起的气爆都存在攻击效果。

    所以朝孔雀在绽放之前,就已经悉数命中了敌人。

    “第三个……”

    比起之前的黑锄雷牙的死状,通草野饵人已经称得上幸福了。

    “还有最后两位……我的身体也差不多到了极限了,所以接下来的两招……”

    “大概一招需要一一条手臂为代价吧……”

    “万幸的是,我一共还有两条手臂。”

    通草野饵人倒下之后,戴对着最后的两位敌人说道。

    不用戴说明,羽衣能够看出八门遁甲对于他造成的负担。

    敌人同样也可以看的出来。

    但哪怕这样,在戴真正的自己倒下之前,无人敢轻举妄动。

    虽然仅仅是体术,但是八门遁甲之阵,似乎无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