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嘭”的一声,羽衣带着叶仓从降低高度的八咫鸦上一跃而下,出现在了迈特戴背后的地面上。

    “戴大叔吗?”羽衣问道。

    羽衣突然出现,敌人的视线越过了中间戴,将目光停留在了羽衣和叶仓的身上少许,接着就重新盯住了迈特戴。

    因为凯的关系,羽衣和戴相互认识,但是这种样子的戴羽衣还是第一次见到,所以在空中的时候,他经过了辨认乃至迟疑,最终才能确认对方的身份。

    “这个声音,羽衣吗?”戴并未回头,不过从声音他还是知道了究竟是谁来到了这里。

    现在的迈特戴身上,单纯的感知中他的查克拉强度已经超越了他的极限,也轻轻松松的就超越了影级……那么他现在正在使用的术,不言而喻:

    八门遁甲。

    “戴大叔,八门遁甲还停得下来吗?”羽衣的语气里带着莫名的心绪,实际上他已经意识到了什么。

    对面的敌人非但实力强横,而且有人数优势,这种状态下由不得戴不爆发全部的战力。

    实际上只要戴处于开七门状态,如果再加上全力以赴的羽衣的话,不管是与敌人缠斗,还是趁机逃离都没问题。

    但是很遗憾,现在说什么都已经迟了。

    “开、休、生、伤、杜、景、惊……死,确切的说现在这个状态应该叫做‘八门遁甲之阵’……”因为处于特殊的状态,戴说话的声音跟以往相比稍微带着点不同,但是羽衣还是可以听的出来其中的平静和从容。

    “所以在我死之前,查克拉停不下来,术也停不下来。”

    或者说,什么时候他的查克拉从这种极限的状态停止下来的时候,那也就意味着他生命的终焉。

    八门遁甲确实有归类于禁术的理由,不只是因为修行和使用过程中给忍者身体带来的超高负荷,更在于一旦打开死门,那就意味着死亡成了不可逆转的过程。

    这个术在这种意义上说,跟迪达拉的c0也没什么区别。

    所以戴的结局羽衣已经能够看得到,却毫无办法。

    眼前的戴,赤红的蒸汽在全身喷薄,跟极限奔流的查克拉混杂在周身萦绕,这种成指数的增加自己力量的极限状态,获取瞬间强大的同时,生命似乎是唯一可以用来等价交换的东西。

    死亡是已经注定的结局。

    戴的头发已经被染成了暗红,与身体上喷出的红雾等同,这些都是他的血液。

    决死之技,大抵如此。

    “这样……那我只要见证这一切就可以了吧。”羽衣说道,这种状态下的迈特戴,在对敌的时候大概不需要他来帮忙的。

    哪怕他的敌人是雾隐的忍刀七人众……除了被羽衣分两次干掉的那二位之外,剩下的同一代七人众的五人,已经全都聚集在这里了。

    但是这没什么好畏惧的,开启了死门、进入八门遁甲之阵状态的迈特戴,他的敌人与其说是七人众,不如说是自己的身体极限负荷与查克拉。

    如果查克拉能够撑到最后,那么注定死亡的不只有戴而已。

    大概没有人能够挡得住他的一击吧,大概万花筒写轮眼也无法捕捉他的动作吧。

    “恩,八门遁甲之阵是我耗费二十年修行得来的唯一招式,现在我所想要守护的东西已经全部守护住了,所以说20年的努力获得了远超想象的回报和价值。”

    戴的语气里带着……欣喜。

    因为此时凯等人已经安全离开这里了。

    “不过……处于这个状态下我才清楚,大概现在的我能够做到的事情不只是牵制和拖延而已……不知道我能不能挡得住雾隐的上忍集团。”

    戴话语中的“挡得住”不仅仅是挡得住而已,实际上应该是“干的掉”。

    “所以,你只要看着就行了。”

    八门状态和七门状态的强大有着次元上的差距,所以从未进入过这样的状态的戴,凭七门对于八门极限实力的预估并不准确。

    他原本所说的拖延明显低估了自己。

    所以面对着强敌,他没有像劝凯几人那样劝说羽衣离开,因为他觉得自己能够对付的了对方。

    哪怕他只是个下忍,而敌人是五名精英上忍。

    “需要我布下结界吗?为了防止……这些人逃走。”羽衣说道。

    接下来是戴的战斗,他不会插手,不过为了防止有人逃走他可以布下封印结界。

    作为一名忍者,这个场合对于戴来说应该是最好的谢幕了,所以羽衣不希望有人破坏这个舞台。

    “不用,只是看着就行了,结界并不需要,我现在的速度大概没人能够逃得了。”

    这两个人对话,在叶仓听来是有些不切实际的,虽说此时眼前这个木叶忍者的查克拉强的离谱,但是就算真的是面对尾兽,像七人众这样的忍者集团也不是不能应付一下,但是在这两人的对话之中,好像对方必死一样。

    “那么……”

    羽衣不再多说什么,只是带着叶仓往后退去,仅仅留下戴直面敌人。

    “木叶忍者迈特戴的结局,由同为木叶忍者的上白石羽衣见证!”

    “能够有幸见识到‘最强’的诞生,上白石万分荣幸!”

    确实是最强,现在的忍界,有谁能够阻止的了八门遁甲吗?

    而自始至终,迈特戴都没有回头,随着羽衣的声音落下,也昭示着战斗的开始。

    七人众似乎是在等待着迈特戴做好准备一样,之前并没有动手,实则是因为羽衣的到来,他们改变了策略。

    羽衣后退出足够的距离,然后把叶仓靠在一块石头上,他自己则是站在旁边注视着战场。

    “他是谁?”叶仓问道,之前她可没有听说过木叶有这么强的忍者。

    “今天之前,只是普通的下忍。”

    “今天之后……”羽衣一时没有想起该怎么形容,然后他看了叶仓一眼,一个词出现在脑海里,“对,应该是英雄吧。”

    …………

    率先动手的,还是七人众。

    戴此时的强势,他们当然感受的到,原本的战斗应该是棘手的硬攻的,但是羽衣的出现让他们改变了策略。

    戴是为了保护同伴而挺身而出的,现在新的同伴出现在了眼前。

    所以只要有人来袭击羽衣,戴必然会救援,而剩下的人则可以瞄准戴出现破绽的时机发动致命一击。

    长刀缝针,上忍栗霰串丸。

    从对方的体型和使用的武器判断,此人是很擅长速度的忍者。

    他确实很擅长速度,虽然羽衣已经拉开了足够的距离,但是发动攻击的同时,他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出现在了羽衣的眼前。

    那号称刺穿并缝合一切的利刃,再有十厘米就要触及羽衣的心脏。

    然而羽衣却视而不见,完全的不为所动。

    因为在这个时刻,这个场合,所有飙高速的攻击,全都是……班门弄斧。

    没有人会比,迈特戴还要快。

    在栗霰串丸产生“得手了”这种情绪之前,足以将他的一切精神都吞噬掉的恐惧感骤然袭来!

    错觉吗?

    不是,仅仅是迈特戴那赤红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正上方。

    而戴的攻击,也仅仅是木叶刚力旋风而已。

    在羽衣的眼中,他的右腿砸到了栗霰串丸的背后,巨大的力量带着对方的身体砸向地面!

    “轰!”

    以戴攻击的落点为中心,地面瞬间蹦陷。

    接着。

    “轰!”

    “轰!”

    “轰!”

    这种强力的攻击所传递的巨大力量,地面无法瞬间承受,在戴的攻击终止之后,地面才由内而外层层蹦陷出一圈又一圈的同心圆。

    在八门状态下的刚力旋风,有着速度和力量的强加成,这一击大概就像于埼玉老师的“普通系列”那样有着一点也不普通的杀伤力。

    这是致命一击,仅仅一下,雾隐上忍栗霰串丸没有倒地再起。

    七人众的策略不错,戴确实救援了。

    但是所谓的破绽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