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很多本来应该发生的事情,发生在羽衣面前的时候,他依然会觉得意外,因为他事先并并不知道“本来”是什么。

    对羽衣而言,所知道的事情只有“未来”相当暧昧的走势,比较一下的话,他也就比大蛤蟆仙人知道的多一点点而已。

    所以,人生依然不可预知。

    所以,他的经历有时惊喜,有时惊异,有时惊诧,有时惊疑。

    所以,面对很多事情,他也会茫然无措,也会心生惋惜,也会骇目惊心。

    叶仓的事情是如此,接下来的事情也是如此。

    成功的捕获到重量级忍者砂隐叶仓之后,羽衣得到的情报已经足够重大了,所以比起继续潜伏在雨之国,对他来说现在将雾隐正在谋求与砂隐的和平这样的情报带回去更为紧迫和重要。

    况且如果带着叶仓这个半残,他的任务压根也无法继续下去。

    不过,在叶仓已经“消失”了的现在,双方的和平协定还究竟能不能达成,大概已经成了未知数了吧。

    毕竟“消失”等同于生死无法确认,也就是雾隐的条件并没有被满足……虽然砂隐很无辜,该做的事情他们已经做了,但是雾隐并没有收到明确的成果。

    他们要看到叶仓的尸体才会决定签署和平协定,而现在连根叶仓的头发都找不到。

    羽衣这边既然决定离开就迅速行动。

    万幸的是,在他施展医疗忍术的时候并没有其他的雾隐忍者前来,因此抢救结束并且在分身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战场之后,羽衣就带着叶仓直接飞走了。

    不过由于这次羽衣的进攻手段比较极端,导致了此处战场比较血腥,所以想要彻底不留下痕迹是不可能的。

    除非把山谷整个爆破掉。

    不过考虑到那样引发的动静……还是直接开溜来的现实一些。

    此时羽衣已经带着叶仓乘上了通灵出的八咫鸦,很顺利的从空路离开了水之国,来到了海面上。

    …………

    “接下来你会怎么处理我?”叶仓问道,此时八咫鸦的飞行速度,并不影响两人之间的正常对话。

    叶仓目前的状态……虽然她身受重伤,但是羽衣并不心慈手软,完全把她捆的跟个粽子一样,并且做了贴条封印处理——羽衣封住了她的查克拉。

    一来防止她暴起反抗,二来防止她自杀,考虑到对方这个状态大概暴起不能,所以第二点是关键。

    要是她死了,先前羽衣那些疑似虐尸的行为不就白忙活了。

    总之阻止她查克拉的正常运转还是很有必要的,小心无大错,试想一下如果叶仓能够使用灼遁,并且在鸟背上使用了,羽衣会不会摔死先不说,毕竟下面大海全是水,可他好不容易得来的八咫鸦铁定要变扒鸡了。

    不过羽衣内心还是存在一丝善良的,最起码没有找点东西堵着叶仓的嘴巴……有一种比较玄幻的说法叫做咬舌自尽,不知道叶仓有没有听说过,不过就算是听说过她大概也不会尝试的,毕竟咬舌头一种成功率等同于无、效率还不如咬手腕来的高的自杀方式。

    可实际上现在的叶仓并没有明显的死志,同时也没有多么明显的求生*……她居然平静的很,被俘虏也完全没有任何的恐惧和愤怒。

    这种境界大概就是传闻中的哀莫大于心死。

    作为一名能被称为“英雄”的忍者,为村子出生入死、乃至真的战死都不算什么,毕竟她有这样的觉悟,但是被信赖的村子出卖的感觉……个中滋味只有叶仓自己能够体味明白的了。

    “不是我要怎么处理你,我只负责把你带回木叶,至于接下来会怎么样我并不清楚。”羽衣说道,“不过提醒一句,我对你伤势的处理方式相当的极端,为了保持体力你还是少说话为妙。”

    羽衣做的处理绝对只能算是应急处理,不要说对方身体内还有没有残毒,起码她失血过多的问题还没有解决掉。

    哪怕羽衣往他嘴里塞了好几颗增血丸,她现在的脸色依然惨白。

    “木叶吗……说起来我还从来没有去过木叶……”叶仓继续说道,显然她没有听从羽衣建议的意思和义务。

    “木叶还不错,”羽衣这话说的像个导游,“只要老实的把知道的情报说出来,木叶大概不会对你做什么,所以去木叶也好,反正你也没有容身之……”

    羽衣说道这里马上住嘴了,打人不打脸,他说这话有点往人伤口上撒盐的意思了。

    一天之前,叶仓是砂隐英雄,但是现在的她确实已经没有容身之所了,就算此时她从羽衣身边逃走了,终其一生也就只能作为叛忍活下去了。

    砂隐她是回不去的。

    把她作为交易对象,是整个砂隐高层的共同决定,所以她回砂隐也只是自投罗网而已。

    “容身之所……我确实已经没有了……”

    从羽衣所在的这个位置是看不到叶仓的表情的,但是可以想象她说这句话的时候究竟是怎么样的神色。

    大概是生无所恋,死无所值吧。

    砂隐与雾隐的这次交易,彻底的剥夺了叶仓作为忍者的所有付出和价值。

    “说起来,我们之前是见过面吧,几年前在追捕蝎的时候……”

    叶仓的语气意外的平和,不要说跟上一次碰面的时候不一样,此时她跟羽衣交流的时候完全不像是俘虏与敌人的关系。

    “没想到你还记得?这确实是我们的第二次见……”

    还没等羽衣把话说完,像是发生了什么突发状况一样,他猛地站了起来,然后迅速的跑到了八咫鸦的脑袋上站定,然后向着某个方向望了过去。

    他感知到了查克拉。

    虽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感知忍者,但是他还是感知到了查克拉的波动。

    因为那是只要是忍者都能感知到的查克拉……尾兽级的查克拉。

    “很强的查克拉。”

    叶仓说道,果然,哪怕是躺平中的她也能察觉到。

    “完全是尾兽级的查克拉……”

    羽衣说道,既像是在回应叶仓,也像只是在自言自语。

    这股查克拉,足以让任何忍者精神紧绷、皮肤刺痛。

    羽衣曾经跟人柱力交过手,也对付过纯尾兽,所以可以肯定这股查克拉从强度上来说比之前两者不逞多让。

    但是从感受上来说这不是尾兽也不是人柱力的查克拉,羽衣基本上能够做出这种判断,因为这股查克拉虽然强力,但是没有尾兽查克拉的那种恶感和侵蚀性。

    要是从感性上形容的话,这股查克拉里只有炽热而刺人骨髓的战意。

    这样的查克拉羽衣也曾经在单纯的忍者身上感受过,那就是三代雷影。

    但是眼前这股查克拉要比雷影还要强。

    是谁?在交战吗?

    从距离上判断他就在不远处!

    此时八咫鸦已经带着羽衣两人越过水之国与火之国距离的中线,要说势力范围的话,这里应该归木叶。

    羽衣想了想,然后就控制着八咫鸦向着感知到的那个方向飞了过去。

    很快的他就找到了一个小岛,那人就在这座岛上。

    羽衣控制着八咫鸦开始盘旋,直到他发现了那个赤红的身影。

    有些人,从出生就得到意外的幸运签,他们可能足够强,却称不上强大。

    有些人,期待二十年才能做到终极一瞬的绽放,却能够绚烂的让人无法直视。红叶知玄说1,长老silverking的加更(3/4)2,感谢璃梦sun的10000赏,感谢朝日胜人的1000赏,感谢爱如烟往事远、an232323的500赏,感谢拿着菜刀的堕落天使、真正滴男人、玩疯的我、topol-m、看书不入脑半年忘、浅唱晚歌、oo风留痕oo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