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在小伙伴们心满意足的享用完了乐师傅拉面之后,因为对于波风水门的任务比较在意,羽衣就直接去询问玖辛奈这件事了。

    然后,他的问题问出口之后,玖辛奈就开始了她的讲述。

    “很久很久以前,在这个世界的中心,生想着一棵巨大高耸的天空树,因为或许壮观,人们视之为奇迹,并认为树上附身着神明,所以不知不觉之间,人们开始称呼它为神树……”

    最近玖辛奈的心情很不错,这大约是因为多方面的原因综合起来的结果,所以对于羽衣的问题,她准备很有耐心的从头说起。

    然而她这才开口,羽衣就感觉到了话里的槽点。

    “等会,这场景我似曾相识……”

    羽衣他觉得似曾相识,这也不是什么不可理解的事情,因为关于这个好大一棵树,有几种可能性。

    第一,这棵树上可能住着一个金·富力士。

    第二,这棵树上可能住着一个结城明日奈。

    第三,这棵树上还可能住着一个六道他妈。

    “神树”这个词在火影之中究竟意味着什么,羽衣还是懂的。

    “羽衣你听过这样的事?不会吧?”玖辛奈疑惑道。

    这种古老传说,换句话说都是陈芝麻烂谷子、捕风捉影又无迹可寻,可还会被某些人当做可以敝帚自珍的情报的破事,一般只会在古老的忍宗内流传,它明显不是羽衣这样的身份和年龄的忍者能够了解到的事情。

    毕竟是“眼见着”长大的,羽衣的事情玖辛奈还是比较了解的。

    “……没有,大概只是名为既视感的错觉而已,,老师接着说。”

    羽衣说道,人生的悲哀在于,他就算吐槽玖辛奈也不可能听得懂。

    “总之,很久之前人们在这颗神树下结城而居,虽然那个时候混乱的战局比现在更甚,这个城镇在战火之中被毁灭和重建了数次,但是神树却从来没被损毁过。”

    玖辛奈说道。

    “再等会,这话我又觉得耳熟了。”

    这个不会是那个偶尔木材会在黑市上流传的那个什么什么宝树吧?

    忍住,绝对不可以吐槽。

    接连的打断明显扰乱了玖辛奈的节奏,打压她的科普之魂,就意味着会点燃她的愤怒之魂。

    “所以,这件事情你还听不听?”她用某种很危险的眼神瞥了羽衣一眼。

    “听,您老接着说,我保证不再插嘴。”羽衣果断认错。

    “我老?”

    “不……我的意思是,玖辛奈大人您赶紧说。”

    玖辛奈终于还是重新忍耐了下来,考虑到弟子已经十四岁,尽量不要随意扁他了--嗯,起码要限定在每月5次以内。

    于是她接着说道,“但是战乱无常,终有一天神树和城镇还是被一起毁掉了。”

    “过来很多年以后,才又有人类重新在城镇的遗址上开始居住,因为偶然之间,他们发现了生长神树的地方还残留着神树的能量,渐渐地有人约会了控制能量的方法……后来人们管这个叫做龙脉。”

    “这个城镇后来以城为国,建立起了一个人口不足五万人的小国,而国家的王拥有控制龙脉的力量。”

    “这个位于风之国与川之国之间的小国,名字叫做楼兰。”

    “龙脉的力量也一直流传了下来。”

    羽衣:“……”

    所以说为什么要叫楼兰?这是不被消灭不舒服斯基吗?

    而且人口不足五万……这不是小国,而是村级聚点,木叶都比它大个好几圈。

    不过羽衣对玖辛奈的话也有疑虑,神树不是被毁掉了,而是被人摘掉了时间累积的盛夏的果实之后暴走了吧?二段变身成十尾了吧?

    至于玖辛奈的说法……要么这种事在漩涡一族代代流传的过程之中真实被遗失了,要么就是她认为某些事情没必要让羽衣知道。

    这些事情,九尾同学一清二楚的,玖辛奈同学应该加强跟他的交流和学习啊。

    不过,羽衣还是从玖辛奈的话中得到了重大情报,原来楼兰就是长神树的地方吗?而且那里现在还有十尾力量的残余?

    总之他暂时选择了相信,虽然这些事情玖辛奈也无法确定。

    “所以,水门前辈去了楼兰执行任务,是因为这个龙脉出什么问题了吗?”

    “是,之前木叶收到了龙脉有异常波动和能量溢出的情报,所以水门就去探查一下。”玖辛奈一边说着,一边还露出了一副我心甚慰的模样。

    好像羽衣的脑袋比较好使全是因为她教导有方似的。

    羽衣把自己的视线从玖辛奈脸上移开,然后开始了发散思维。

    某些剧情他是必然不知道的,所以听到了水门的任务貌似可以跟十尾产生联系之后,他开始怀疑这次的任务里面有没有什么深层次的缘由。

    会不会跟某幕后boss有关?他已经开始行动了吗?

    所以,他觉得自己应该去亲眼看一下。

    ………………

    不过身为忍者,羽衣毕竟不能我行我素,说离开村子就离开村子是不可能的,忍者不告而别,那就是叛忍了。

    所以他得等自己手上的任务,也就是协助大蛇丸的切片研究完成之后,才可以行动。

    羽衣这边准备妥当之后,水门小队已经过了任务滞留期,却没有按时返回木叶。

    所以他刚好可以向火影提交去接应水门的申请。

    火影想了想,反正这货闲着也是闲着,也就同意了他的请求……如果他不同意的话,他怕接下来还回出动玖辛奈对他进行“劝说”,考虑一下那种情况,他也就没有拖泥带水。

    本身羽衣的地图移动能力就很强,这个不需要火影担心--毕竟他能飞。

    所以在水门小队开始行动六天之后,羽衣也出发了。

    八咫鸦明明是轰炸机,但是羽衣却总拿他当做运输机使用,这让它感到迷茫。

    起飞直上云天,羽衣控制着八咫鸦的飞行高度一直介于白海和白白海之间,地面上没有人能发现他的踪迹--要知道,砂隐可是一直很欢迎白夜叉入境的,一旦发现了他,对方肯定会加以热烈欢迎,使用各种花样繁多的忍术为他放烟花。

    按照地图指示,等靠近楼兰国之后,羽衣才降低了高度。

    此时已经是清晨,太阳还未初升,但是大气折射的光束已经照亮了地面。

    氤氲的晨雾之中,巨大而又高耸的阴影出现在了羽衣的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