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从突入雷之国开始算起,岩隐与云隐的大战总共进行了15天。

    惨痛的十五天。

    战争的结局以占据地利的云隐殊死抵抗、岩隐被迫退出雷之国而告终。

    从战损上说,双方都很严重,岩隐战力损失过半,而云隐杀敌1000自损990。

    这种结果肯定让战争的双方哭泣,可却让剩下的三大忍村乐开了花。

    其中以木叶尤为欢快。

    它不止欢快,而且很有成就感。

    因为这个大战的过程之中,木叶这边亲身亲身演绎了什么叫做真正的……搅屎棍。

    这种结局很大因素是木叶的瞎掺和造成的。

    战争结束之后,木叶接下来的整体战略并不是选择向着云隐或者岩隐发动大规模战争,以直接迫使他们退出战争。

    情况反而刚好相反。

    因为火影担忧此时进攻会发生“哀兵必胜”这样的事情。

    若此时木叶进攻云隐,这个时候对方必然会拿出破釜沉舟的气势,他们势必会收缩防线,将战场缩回雷之国,然后……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所以木叶没有付出大量的生命的打算,现在持久战对火之国更有利。

    毕竟和平虽然是重点,但是以忍者为本才是核心和中心。

    只要能保持现在的战力,未来木叶就能获得胜利。

    所以木叶非但没有趁敌人弱势进攻,反而是在与敌方保持战力均衡的情况下,开始让久久没有走下战场的忍者们分批回村休整。

    所以大量的忍者返回了木叶,此时战争又进入了一个相对平静的相持阶段--这大概是最后的平静了,下一次开打,对各国而言大概就是最后的决战了。

    …………

    木叶,地下机密设施,情报部某室。

    这里是平民和一般忍者无法涉及的领域,一般处理一些见不得人的东西。

    说木叶此时的前景已经很乐观了,其实可以从前线返回休整的人员名单之中就能看出。

    比如眼前这位,前线总扛把子之一的大蛇丸都返回了村子--至于理由,而他之所以回来,大约是听说木叶搞到了很好的研究素材。

    正是解剖台上躺着的这位。

    “呵呵……”他特有的那种沙哑的笑声时不时的响起。

    “羽……”

    稍微顿了顿,大蛇丸才把这个名字完整的叫了出来,“抱歉,你的名字总让我产生一些联想,羽衣。”

    大蛇丸大人又吐槽了自己的名字啦!

    可羽衣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搭话,总不能说叫羽衣这样的名字真是抱歉了吧?

    这间房间内,现在完全是大蛇丸、羽衣以及三代雷影的二活一死三人独处。

    入侵雷影脑细胞、获取情报的计划不出意料的失败了,哪怕是漩涡一族的封印术大师玖辛奈以及山中一族进行协力,也没法破除对方脑海里的那些封印。

    不过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毕竟再灵活的手能解开的也只有活结,对于死结来说,解不开就是解不开。

    没办法,为了发挥雷影最后的剩余价值,木叶的研究从精神上的情报获取,转为了**上的细致探索。

    而作为木叶首屈一指的雷遁达人,研究的过程之中羽衣自然而然的受到了大蛇丸的召唤……虽然羽衣本人严重怀疑大蛇丸找他不是为了进行协力,而是想把他也作为素材一块研究。

    “那么,羽衣你觉得对于忍者尸体的研究,第一步要怎么做?”

    “……切片?”羽衣稍有迟疑的说道。

    这不怪他见识浅薄,人类尸体这东西从来没有出现在他两辈子的任何研究课题之中。

    “切片?为什么有这样的想法?”

    “额,先切片,再电击观察反应,或者把顺序反过来,一般做法都是这样吧?”

    很明显,羽衣把某些中学生物课上进行的实验,一本正经的说了出来。

    虽然他的实验对象只是青蛙而已……不过人类、青蛙、咸鱼,本质上也没什么区别吧?

    羽衣还没意识到,他解剖过青蛙这样的事情,得注意保密,千万不要让自来也听到。

    “不用切片……你接下来直接对这具尸体施加雷遁试试。”

    蛇叔在折腾够了之前,肯定不舍的把雷影切掉的。

    羽衣吸了一口气,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按照大蛇丸进行了操作。

    他的手上亮起雷光,然后一把按在了雷影的身上。

    然后,没等大蛇丸做出结论,羽衣自身就察觉到了不同。

    “怎么样?”大蛇丸注意到了羽衣的表情变化。

    羽衣想了想,然后说道:“一般而言,这种直接释放的雷遁,对于施术者以外的个体起到的应该是侵蚀和麻痹的效果,可是雷影的尸体……”

    说到这里,他稍微顿了顿,“细胞活性化了,就跟我一样。”

    对这样的现象,他还是很诧异的,93和97汽油还不一样呢,为什么他这种攻击性的雷遁,会让已经死掉的细胞活性化了?

    这可不是医用级别的雷遁刺激。

    “有趣……试着增加雷遁的强度。”大蛇丸说道。

    羽衣开始逐步提升雷遁的强度。

    “再加强。”

    “再加强。”

    直到羽衣的手掌几乎就是在释放雷切了,然后雷影身上被羽衣的手覆盖的部分,居然出现了类似于雷遁查克拉模式的现象。

    这……羽衣都有点怀疑这家伙是不是还活着了。

    “约强力的雷遁,对于忍者身体的负担越重,虽然不知道因为天赋还是后天修行,雷影的身体明显跟常人不同,对于雷遁的适应性太强了。”

    “甚至还有一定的记忆能力,之所以呈现这样的形式,大概是死前正处于这样的状态吧?”

    大蛇丸围着一具壮汉的尸体转来转去,时而感叹,时而解说,时而困惑的样子,看起来真的很诡异的。

    哪怕此时他对着雷影啃上一口尝尝咸淡,羽衣都不觉得奇怪。

    这才是科学家的态度啊!

    雷影大人,死了比活着更痛苦吧?这个道理你明白了吗?

    羽衣为他默哀一秒钟。

    “雷遁还能加强吗?”

    听了大蛇丸的话、看着他的样子,羽衣这时才明白过来了,对方看雷影反映的时候,也在观察羽衣究竟能用多强的雷遁!

    所以为了不进一步引起蛇叔的注意,羽衣果断摇头,再往下就不是雷遁,而是单纯的电击了。

    大蛇丸没有纠结这个问题,虽然他见过羽衣的最强“雷遁”模式。

    “羽衣,你觉得对于一个忍者,最重要的是什么?”

    “查克拉、悟性、学习能力、思维意识,等等……不过要说最重要的话,还是掌握和能够使用的术吧。”

    虽然不知道大蛇丸为什么突然会这么问,但是羽衣还是按自己的想法说了。

    其实他还有一个更有普遍意义的答案,对于所有的人来说,最重要的东西是脑子。

    “呵呵呵呵……”似乎对这个答案比较满意,蛇叔又笑了起来。

    “是的,答案是术,但是其中有一个悖论……”

    “那就是术的危机与风险是成正比的,强大的术必然有强大的负担……那么问题来了,无印下先去说,可是你的细胞明显只是普通忍者的水准,为什么能免疫那么强的雷遁?”

    蛇叔这句话里的信息量还是比较充足的,比如……他的话显示他已经研究过某人了。

    羽衣已被蛇叔吓哭。

    梨花带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