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白月光,心里某个地方,那么亮,却那么冰凉。

    每个人,都有一段悲伤,想隐藏却欲盖弥彰。

    沉寂的疆场,谁能想到有位年轻的木叶忍者刚刚战死在这里,谁来证明这些没有墓碑的曾经存在过的生命?

    长长的路已经走到了尽头……吗?

    怎么可能。

    羽衣同学是个很机(鸡)智(贼)的人,无论如何也不能就这么挂了的。

    时近午夜,忍术造就的那一场雨早已过去,明亮的月光从半空之中撒了下来,让嶙峋的地形投下参差的阴影。

    层层叠叠。

    至于白夜叉能够在尘遁之中幸存下来的理由,很简单,自然是因为他使用了伊邪那岐……这当然不可能,他没有那么高端,偷生的做法也属于比较笨拙的那一类。

    可不管笨拙不笨拙,能活下来就是好办法。

    实际上,当时羽衣已经用全力迎战大野木了,但是却不出意外的挨了一发尘遁——不是他不使用LV5,而是当时的他用不了而已。

    夜色之中,无人可查的发生着这样的对话。

    “大姐,岩隐的忍者已经撤光了吗?”

    “羽衣,附近已经没有忍者了。”

    “大姐,你确定?要是搞错了的话,一露面很可能就会被干掉的,我现在的状态可不太好。”

    “我确……我再看一下……确实没有敌人了。”

    “也是……现在岩隐应该忙着跟云隐互怼吧,不可能一直在呆在这个地方……话说,挨一发尘遁的感觉真的很奇妙,那种被原子化的感觉……总之,一瞬间我有自己又升天了的错觉。”

    咦,为什么要说又?

    “羽衣,实际上那个你确实已经升天了……”

    忍术造成的天候已经消失,但是忍术造成的湖还在。

    月光的阴影处,湖面上荡起了轻轻的波纹。

    然后,某个白色的东西从水面上浮了出来……你没猜错,这就是那是羽衣……还有他大姐。

    一只超大的、大约刚好能够把一个人吞下去的蛞蝓,浮出水面,然后缓慢的爬上岸边。

    接着,它从中间腹部分裂开,露出了藏在里面的、一身岩隐打扮的羽衣。

    “咳咳……”

    羽衣脱身而出,一边尽量压低了声音轻咳,一边大口的**着。

    能自己呼吸新鲜空气,原来是如此幸福的一种感觉。

    至于他此时满身都是相当古怪的黏黏的感觉……请无视之。

    所谓“大姐”……好吧,这种称呼比较古怪,这是羽衣对于对纲手大人的通灵兽、伟大的蛞蝓大人的尊称。

    因为他在三大秘境之一的湿骨林见识到蛞蝓的本体的时候,它看起来确实很大。

    非常大。

    事实上蛞蝓是没有性别之分的,此种称呼被不止一次的纠正过,但是基于某种理由,羽衣还是坚持了自己的叫法。

    先前的时候,在羽衣使用过麒麟之后,他就压根没有再露面,而是藏身到了湖水之中。

    之后活动的只是分身而已。

    当时麒麟的雷光散去之后,藏在湖中的羽衣接连使用了几个忍术。

    首先,他使用了个影分身之术,目的就是让分身出去冒泡、送死。

    接着,他通灵了蛞蝓,然后藏身大姐腹中,接着又潜藏在了了水底。

    接下来就是无尽的等待了。

    从事后分身被解决之后反馈回来的信息判断,计划进行的远超想象的完美。

    分身羽衣引发的湖面爆炸的行为,并不单纯是想把黄土烤熟而已,更主要的是他想掩盖一下自己的本体还在水中藏着的事实。

    这片水域在接连挨了两发S级忍术之后,以人的惯性思考回路,应该不会再觉得还有人藏在这里。

    接下来,分身羽衣很恰到好处的挨了一发尘遁,被消灭的连渣滓都不剩下了……这就掩盖了那是个影分身而不是本体的事实。

    专门为破防来的三代土影,实际上帮了羽衣一把。

    当然了,事先藏起了的羽衣也没有必然不会暴露的把握,这只是他尝试的一种而已,要计划不痛,分身暴露之后,那他本体接着跑就是了。

    结果却异常顺利。

    所以羽衣就真的安身藏身水底,并且一直靠着蛞蝓的分裂个体从水面带回空气而生存……虽然憋的相当难受,但是不至于憋死。

    而且以羽衣的判断,岩隐就算是收拾战场,也应该不会对这样的水底进行详细的探查,因为此时对于他们而言,任务必然更加重要,他们不会再无端的浪费时间了。

    不出所料,根据蛞蝓的及时反馈,岩隐撤离的非常迅速。

    至于那些尸体,很多都是被当场处理掉了,能封印带走的就封印带走,不能的就直接放火烧掉,或者以土遁掩埋。

    不过出于谨慎的目的,羽衣还是一直藏在了现在。

    “羽衣,你接下来要怎么做?”

    等羽衣终于把气喘匀了,通灵兽蛞蝓问道。

    “虽然很想去看看云隐和岩隐打成什么样子了,但是考虑一下我最近作死比较多,某些比查克拉还要重要的东西已经被耗尽了……所以还是算了,以我现在这个状态,一点也不想再碰到土影和人柱力之类的人物。”

    “接下来,我大概会按照你的说法,会向东穿过雷之国,从东海的方向绕回火之国……”

    羽衣说道。

    他的返回计划有多种,首先,按照岩隐侵入的方向,越过海面然后以霜之国、返回木叶。

    理论上也可行,但是现在考虑一下岩隐的动向,要是那样走的话,很可能会在沿途碰上岩隐忍者,危险程度很高。

    直接向南,走田之国的路线返回火之国?从距离判断的这样最近,但是很可惜,在返回火之国之前,他得优先通过云隐的战线才行,危险程度更高。

    所以,安全第一,他准备走东向路线,先穿过雷之国,然后过到海汤之国,再到铁之国,然后返回火之国。

    如果他此时还能够召唤八咫鸦的话,那就不需要这种麻烦了,飞就是了。

    不过可惜,现在的他,处于查克拉过度消耗的状态。

    比如,要是现在他把通灵术解开然后重新召唤蛞蝓,召唤出来的蛞蝓大约就像鸣人的蝌蚪一样了。

    再加上他的小鸟先前的时候是挨了一发直接被揍回了通灵空间的,此时应该还处在恢复状态,就算是把它召唤过来了也飞不起来。

    所以慢慢走吧。

    接下来,羽衣迅速的完成了变装,他把岩隐套装脱下,毕竟这一身衣服现在在雷之国肯定超级招狠。

    然后简单的为自己身上的伤口做了点处理,换上先前准备好的普通的龙套装,脸上的面具在、摘下来扔掉,头带……护额也收起来。

    他又解除了蛞蝓的通灵,约定到了汤之国再进行召唤。

    总之也不知道羽衣把自己打扮成了普通的少年还是少女之后,他拖着疲惫伤痛的身体开始向着东面行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