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实际上来说,哪怕不需要小鸟,羽衣本人虽然没有羽毛,但是他也具备一定的飞行能力……起码他给自己脚下垫点东西,大概就可以像熊猫眼葫芦娃那样飞起来。

    所谓一个藤上七个瓜,能力的使用方式是可以作为参考的。

    不过他毕竟是陆地生物,飞行没有专业学习过,再加上大多时候忍者没有飞的必要,而有必要的时候他有更适合的飞行方式——通灵八咫鸦就可以了。

    而且如果是作战的话,基本上对于羽衣来说空中没有没有地面上来的灵活。

    但是,真正能飞的很溜的忍者还是有的,某人就可以凭着某术进行相当灵活的飞行,而且在空中具备相当的战斗能力。

    区分一下的话,羽衣玩来玩去玩的还是轰炸机,可人家是玩狗斗战斗机的。

    在岩隐的大规模忍者部队执行云隐侵入行动的时候,村子本身的防御也并不是彻底的空虚了下来。

    虽然忍者的数量被超大幅度的削减,但岩隐也依然保有着一部分精锐、最高端战力。

    比如四尾人柱力、五尾人柱力都呆在了村子里,应对着可能会发生的任何意外状况。

    同时三代土影也是如此。

    只是没有想到的是,村子这边没什么意外,可侵入部队那边却遭遇了强敌。

    事前谁都没有想到雷影会单人出击!

    并且他还很奇迹的挡住了岩隐的部队……因为没有人能破得了他的防御。

    三代土影虽然远在岩隐村,但是战场上的事情他当然会时刻关注,依靠着类似于通灵术这样的时空忍术的消息传递方式,这条情报很快的就传递到了他的手中。

    经过考虑之后,为了不至于让侵入功亏一篑,三代土影还是决定派出一位移动速度能够最快达到战场的,同时实力强劲、起码能够打破雷影的防御的忍者赶往战场——也就是他本人。

    三代雷影也挡不住他的血继淘汰。

    三代土影是个行动拍,说行动立刻就开始行动!虽然不是一路都在利用土遁超轻重岩之术进行飞行,但是他还是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战场。

    阴云暴雨。

    被规模性土遁破坏的七七八八的地形。

    高出地面的内湖。

    以及……雨水都冲刷不净的浓重的血腥气。

    然后在他准备最快的到达近在咫尺的战场的时候,三代土影看到了一个忍者跃到了半空之中。

    接着,就是绚丽的、连他本人都不得不暂避锋芒的强雷遁。

    以及雷遁过后的爆炸性火遁忍术。

    发动攻击的忍者并不是他熟悉的三代雷影,是一个未知的敌人……但是无论如何,对方攻击的目标当然只可能是岩隐忍者。

    只要是被那种忍术命中的己方人员,可能活得下来吗?那只是妄想而已。

    看到己方的忍者被这样的忍术批量秒杀,刚刚赶到战场的三代土影会作何反应?

    结果不言而喻。

    搞完了事的羽衣应该庆幸,因为飞行高度的关系,土影暂时还没有发现最后被爆破掉的其实是他儿子……虽然两人的脸长大没有半毛钱的相似性,而且体型差异巨大,但那必然是亲儿子。

    在土影的眼中,敌人释放了两个范围忍术之后,居然就想利用飞行能力的通灵兽脱离战场?

    怎么可能这么简单?考虑过他的感受吗?己方惨重的伤亡让三代土影像半夜碰到小流氓的少女一样肝颤!

    想跑?不把你砸死我就不姓大……虽然土影本来就不姓大,可产生这种想法,只能说明他的心情是如此激愤。

    所以当即他就对着那只飞行通灵兽使用了两个忍术。

    土遁·巨矢弩岩魔石像。

    然后又加了一个土遁·超加重岩之术!

    一个超大的玩意就在高空之中被这么制作了出来……

    所以从羽衣的角度看,只能看到有一块巨大陨石从天而降。

    如果他能够看到全貌的话就会知道,这不是什么陨石,而是巨大的石像。

    可哪怕这样,他也能明白这必然是来自于敌人的攻击……他还不至于倒霉催的刚好在这个时候就挨上一发陨石。

    要是他的运气真的这么衰,早就该挂掉了。

    硕大的体积、更大的重量,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其下坠的时候刺破了云幕,“陨石”表面因为相对运动引起的气浪,就如同白色的护障一样。

    这攻击明显经过了计算,正好当头砸到了八咫鸦的上面,哪怕它再加速也无法摆脱!

    羽衣都不用多考虑什么,这巨石只要砸到他脑袋上,接下来他肯定就变成肉饼了。

    怎么办?

    怎么办!

    在巨大的冲势和气浪的碾压下,虽然还没有直接的接触,但哪怕如此,八咫鸦已经不得不在这样的压迫下向着斜下方飞行了。

    羽衣呢?

    这个时候还是需要佩服一下他的,哪怕到了此时他依然面不改色。

    就算这个陨石真的把他拍地上那又如何?

    他的双脚稳稳地踩在八咫鸦的背上,左手握住右手的手腕,右掌并指如刀,笔直而带着雷光的光刃即刻亮起。

    雷遁·千鸟锐枪二段。

    自下而上,轻轻一刀劈过。

    就如同切豆腐一样!

    不过,以千鸟锐枪的攻击距离,再比较“陨石”的体积,想要一劈两半是做不到的。

    所以他一刀又一刀。

    精确而暴力而果决。

    精准而迅速而高效。

    短短数秒之间,陨石已经被他切成了一堆大小不一的碎石块。

    陨石就这么被击破,然而未等羽衣松一口气,这个时候,异变突生。

    脚下八咫鸦的发出了一声刺耳的悲鸣!

    此时它的飞行距离被压的过低了,敌人的某种巨型武器命中了它。

    本身这支部队就是去攻击云隐的,大约是带了一些类似于攻城器的巨型忍具,现在它被对空使用了!

    “噗”的一声,即刻八咫鸦已经消失。

    羽衣有一种失重感,他从半空中开始坠落。

    恶况不只如此,此时,有光剑从天际垂下。

    要说玩光剑的牛人还得说三代土影,跟他的术式一比,羽衣的千鸟锐枪都不好意思拿出来见人。

    确切的说,那不是光剑,而是一个极限延伸的圆柱体。

    尘遁·原界剥离之术!

    伸展形态!

    被这东西扫中了,谁都得扑街!

    羽衣迎来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危机,他最后的反抗开始了。

    空中无法自由,而他只是在不停坠落。

    他还有一发手榴弹没有用过。

    坠落之中的羽衣,伸手从背后的忍具包之中掏出一个卷轴,然后向着尘遁袭来的方向奋力的扔了出去。

    接着双手结印,卷轴瞬间巨大化,然后自然展开!

    他的两个印几乎是连在一起的,手上没有丝毫的停滞。

    巨大而漆黑的球状空间从半空之中张开。

    封印术·里四象封印!

    尘遁会将接触对象分子化,而里四象封印则是把整个封印空间都泯灭掉。

    所以能挡得住。

    所以大野木的尘遁原界剥离从中间被打断了。

    术的时机把握的刚刚好!

    然而,羽衣还没有来的及庆幸,一个边长与他身高等同的半透明立方体把他框在了其中。

    依然是大野木的原界剥离。

    视野之中,一个头发花白,长得有点滑稽的矮子飞了过来。

    羽衣还能做什么?

    什么都做不到了。

    这个身体里还有最后的一丝查克拉,可再也无法使用别的忍术了。

    大概他还可以换上一个微笑的表情来迎接他的结局。

    大野木近在眼前了。

    你好,彼得潘……羽衣还想打个招呼,然而,眼前白光骤亮。

    一连串的远程攻击之后,大野木终于飞到了这个位置。

    可这里已经一无所有了。

    年轻的白夜叉,扑街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