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这只小队大约花了三天的时间,才从草之国据点返回了岩隐。

    没有人发现,从某个时刻开始,中忍吉田已经被怀揣着不良目的的某人取而代之了。

    于是几乎没什么阻碍的,羽衣混入了敌人的大本营——五大忍村之中的岩隐。

    这是羽衣第一次执行此类任务,实际上这种任务压根就不该交给年轻忍者来做,但是明显自来也很看重羽衣,看重的让羽衣有些受宠若惊的意思了——若惊并不准确,当时看到这个计划的时候,他确实惊了。

    看真正到了岩隐之后,羽衣的心态居然出乎意料的很平和。

    从选址上来说,岩隐村类似于砂隐,高绝的地形有跟云隐异曲同工,这个村子整体是被天险包围着的,易守难攻,或者说这种许多岩石高山所形成的绝密天然要塞本身就是以防御外敌为第一要务的。

    如果不是用这样的方式进行潜入的话,羽衣是很难在不惊动敌人的情况下进到岩隐村。

    而假设进入岩隐之后,羽衣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身份暴露的话,那估计下场会比较惨。

    三代土影两天秤大野木以作风顽固著称,同样的,他带领下的岩隐忍者同样以无惧无畏、任务中悍不畏死而闻名。

    所以根据间谍情报挑选出的、羽衣负责扮演的中忍“吉田”才那么不受待见,这样性格怯懦的胆小鬼确实跟岩隐的风格不符。

    ……好吧,这种性格的忍者在任何忍村都不受待见,哪怕是在风气稍微好一点点的木叶也一样。

    因为这样的原因,吉田性格孤僻、血亲构成只有孤身一个、不怎么说话、没什么朋友,任务以外很少跟其他人接触,这种人际关系简单的目标假扮起来大概已经把暴露的风险降到最低了。

    补给小队在进入岩隐之后就宣告解散,下一次任务的时间和具体内容会另行通知。

    羽衣也是蛮拼的,完美级的变身术对于他来说并不算困难,难的是必须把这个变身术一直维持下去。

    事实上,他连吉田的说话语气的模仿程度都在95%以上,这足以以假乱真,反正此人说话的时候一直唯唯诺诺,只要声音里带着上点颤抖,他这样无人在意的忍者是不会有人发现已经被掉包了的事实。

    潜入到岩隐之后,这就意味着羽衣任务的第一阶段已经完成了。

    任务当然不会要求羽衣在岩隐搞什么破坏,实际上那必然是在找死,就算自来也再不地道,也不可能布置必死的任务给他……

    虽然目测一下这个任务,实际上在成功率上确实有可行性,但是无论成败,死亡率绝对低不下来。

    对于羽衣而言,他的任务的前半段很简单,只是扮作吉田走这条补给路线回到岩隐而已。

    然后把这条补给路线牢牢地记在脑子里。

    虽然这方面的情报有间谍曾经传回,但是信息有些暧昧不明,考虑到以后某些任务需要及其精准的情报,所以补给线路必须有人亲身确认一下。

    可惜的是,羽衣虽然获得了这条线路,但是他对“神无毗桥”这样的敏感度爆表的关键词并没有什么关注度。

    当羽衣走进了岩隐之后,面临的第一个问题来了,他不知道吉田家在什么地方。

    这到不是传递情报的间谍有什么疏忽,实际上就算有详细的地图标注,以岩隐这种错综复杂的环境和建筑风格,在无人带领的情况下羽衣也没有办法准确的找到吉田的住址。

    考虑到现在的战况紧急,如果一直找不到住址,到了半夜还在到处乱晃的话,那羽衣就扑街定了。

    好在离天黑还早的很,羽衣虽然紧迫,却并不焦急。

    “哈哈,吉田,你终于回来了,怎么样任务顺利吗?”正在羽衣在思考下一步要怎么走的时候,远远地突然有个人跟他笑着打了个招呼。

    羽衣看了对方也一眼,比照一下他的特征,马上就知晓了对方的身份。

    “青野,是你啊。”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很自然的笑容,声音里那种小心翼翼的感觉也少了很多。

    因为这个人是吉田的朋友。

    ……可喜的是,哪怕吉田这种处境,也还是有一个朋友的。

    可悲的是,吉田的悲剧就在于此——他不只是在村子里不受待见,唯一的“朋友”实则是木叶的间谍。

    名叫青野的忍者,样貌看起来非常的普通,年纪也跟吉田差不多,他一边大步向着羽衣走了过来,一边保持着那种热情的态度。

    走动过程之中,他衣袖之中那时隐时现的右手,已然做出了一个特殊的手势。

    这是表明自己身份的意思,羽衣当然看的见、也看的明白,但是他却什么都没有表示。

    他不知道这个间谍是属于木叶正统的谍报体系,还是志村团藏的根部,可他现在是吉田,多余的事情不会去做。

    不管如何,每一个间谍都不值得完全信任,指不定他就是个双面间谍,说不定什么时候他就会说出“对不起,我其实是个警察”这样的台词来秀一把。

    “任务还是一如既往,万幸中间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边思考着,羽衣一边继续说道。

    “是吗?那可太好了,你这家伙自从一直执行后勤任务之后运气一直就不错,真是让人羡慕,哪像我,最近一次任务差点就死掉了。”青野说道,此时他已经走到了羽衣的身前。

    “青野遭遇了什么吗?”

    “吉田”的语气里带着关切。

    “这个……虽然不是什么秘密任务,不过一言难尽,详细的我们还是去你家说吧。”

    “额……好。”

    其实青野说完这一句,也不等羽衣的回答,已经自顾自的走在了前面了。

    羽衣虽然依然警惕,但是此时已经明白了,对方要给自己带路。

    不管如何,他只能暂时跟在对方的身后。

    一路上,两个人聊着一些有的没的的东西,可实际上对方一直在提醒羽衣在岩隐需要注意的一些事情。

    等到到了吉田的住址之后,双方进门一直继续聊。

    差不多两个小时之后,青野才起身告辞。

    羽衣把对方送到门口,等对方离开之后,他反身关门,脸上的表情立刻冷了下来。

    刚刚的闲聊之中,对方其实用特殊的方式向自己传递了一条情报。

    岩隐近期会有突入雷之国的大动作,忍者数量会在5000以上,很多忍者都会被征召,吉田也很有可能会位列其中。

    情报前半段羽衣已经知道,而后半段很模糊,具体参与行动的忍者数量已然无法确定。

    但如果真的有“吉田”参与行动,那大概这个身份依然能够发挥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