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草之国位于土之国和火之国中间,同时也是沟通两国的最短路径。

    这样的位置决定了它既是岩隐侵入火之国的桥头堡,更是木叶布置的防御体系的重点。

    岩隐在这里布置了数千战力,不过因为距离的因素,为了维持这里的战力完整、防止木叶随时可能进行的反攻,岩隐必须定期向草之国前线输送补给。

    为此岩隐设有专门的、规模不等的补给部队。

    从编制上来说,中忍吉田就隶属于这样的补给部队,他所属一只十二人的补给小队。

    别看这支小队的规模不大,运送能力有限,但是输送的物品却极为重要。

    药品,他们负责定期向前线输送各种急需的药品。

    虽然大部分的运输路径都位于岩隐境内,补给相对安全一些,但出于忍者的谨慎性,他们行动起来还是颇为小心的。

    每次抵达前线据点之后,他们会停留一天进行休息,然后第二天的时候即刻返回。

    可这样的任务重复了一次又一次,却从来没有出现过什么问题,渐渐地,这种谨慎就有些消散了。

    因此,他们并不知道此时已经被人盯上了。

    这一次的任务一如既往的顺利,补给完成,离开了据点半天之后,按照事先的安排,小队开始了休息。

    由吉田担任警卫。

    突然之间,在距离小队休息地点不远的一个干涸的芦苇荡,发出了奇怪的摇晃与声响。

    有敌人?

    岩隐忍者马上警惕了起来。

    “吉田!去看一看什么情况。”队长马上像警卫下达了命令。

    “啊?我、我……我自己?”

    中忍吉田没有想到任务会落到自己的头上。

    “有什么问题吗?”

    虽然队长的语气和神态都没有发生任何变化,但是听到他这样说话,,吉田却吓了个哆嗦。

    “没,没有。”

    回答了一句之后,他马上灰溜溜的向着那片芦苇荡跑了过去。

    对于身后的议论,他装作听不到。

    “为什么这样的人还能成为中忍?”

    “而且还被安插到我们这一队里?”

    “这么胆小怕死,他是怎么在战场上活下来的?以前听说他还在正面战场上活跃过呢?”

    这些话没什么错,吉田今年27岁,战争的初期他确实曾经意气风发过,当时他作战很积极……直到他碰到了跟云隐之间进行的相当惨厉的正面对攻战,那种人间地狱造成了他的崩溃。

    当时的发生的事情,吉田一次都不愿意去回忆,但是那种场景就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所以侥幸生还的他,从一个有志青年,变成了一个怕死的胆小鬼。他无法在呆在正面战场,退了下来之后只能执行不痛不痒的后勤任务。

    所以对于他,所有的队友都不怎么待见,他不配作为忍者。

    吉田一开始因为队长的态度,行动还算迅捷,但是离着芦苇荡越来越近,他变得磨磨蹭蹭起来。

    往前走个几步,接着像是被什么东西吓到似的猛地后退……

    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接着他挠了挠头,接着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从忍具包里掏出了一支苦无,然后才相当警惕的走进了芦苇荡。

    队友们先是紧张,然后懵逼,妹的,掏个武器你激动什么。

    距离毕竟不远,大家都看到了吉田滑稽的表现,真的不知道这个场合该不该笑。

    当然了,吉田本人绝对笑不出来,这个时候他的精神紧绷的厉害,耳朵里只能听到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动,呼吸也变得粗重了起来。

    芦苇很密集,这里队友看不到他,他也看不到队友。

    突然,前面又很猛的抖动了起来。

    吉田差点吓得大叫。

    幸亏他忍住了,仔细一看,原来这里是一只野猪的老窝,抖动只是野兽造成的而已。

    吉田顿时松了一口气,“队长,什么事都没有!”

    他高声喊道。

    然而,他的声音刚刚落下,突发异状!

    在他的身后像是凭空出现一样,一只手掌中指食指并拢的成一点,点在了吉田的后脑上。

    然后,吉田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高压电流悄无声息的就烧焦了他的脑子。

    手掌轻轻一扶,吉田滑落地面,没有发出一丝奇怪的动静。

    接着那双手展开了一件东西,这个中间写着“尸”字的卷轴,瞬间就把吉田封印了起来。

    …………

    “什么发现都没有?”队长还是用那种语气询问侦查归来的吉田。

    而吉田明显还带着那种畏畏缩缩的样子,回答道:“什么都……有,有一只野猪造成了那样的动静。”

    “野猪呢?”队伍中有人说道,大概此人打着改善伙食的心思,因为任务之中,他们的食物多半都是兵粮丸之类的东西。

    “还在那里……我,我怕杀了它造成的血腥气引来敌人。”

    众人顿时无语了,这都多少次了,这个吉田真够可以的,前面马上就是土之国,全是岩隐的地盘,哪里来的敌人。

    而队长却没有说什么,他其实赞成吉田的观点,但是某种情绪阻止了他对于吉田的认同和夸奖……这种胆小鬼不值得他这样做。

    “清理一下活动痕迹,我们马上出发。”

    “是!”众人同时回应道。

    按照队长的要求,岩隐忍者们稍作整理,然后就离开了此地。

    至于吉田,从头到尾也没有再回头看过一眼……

    走过这片芦苇坡,你可曾听说,有一位忍者,他曾经来过?

    归途没有带什么东西,所以行动要更加迅速一些。

    一路上吉田还是那种衰样,神神道道小心翼翼,他的行为一如往常,并也没有引起什么的怀疑。

    吉田毕竟是吉田而已,谁会有多余的心思关注他?

    不过没有想到到了傍晚的时候,他却很作死的自己找上了队长。

    “队长……我听说这支小队将会被拆解,然后去进行其他的任务是吗?”

    队长斜着瞥了这个讨厌鬼一眼,不过他也不能因为这样的事情就真的对吉田怎么样。

    “你听谁说的?”

    “我……”吉田又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了。

    队长对于这样的问题倒没有怀疑,事实上队伍之中确实在传这样的事情。

    他当然也知道眼前这家伙在担心什么,无非就是害怕新的任务会让其人再上前线而已,所以对吉田,他心中的鄙夷越发严重了。

    “我没有收到这样的消息,不过你不用想太多,这都是上级决定的事情,你我无权过问。”

    他已经打定主意,要是真的有什么送死的机会的话,第一个就留给吉田。

    反正吉田对于自己的小队,以及整个岩隐都没什么用不是吗?红叶知玄说1,为掌门曹啊曹啊曹加更(1/5)2,感谢书友silverking、曹啊曹啊曹的10000赏,感谢书友狩猎之手的1000赏,感谢书友饥饿的肉包、无邪怕不怕、书友161104155555124、jiangkun-32、书友20170211160131533的500赏,感谢书友请问你是那位、云中花树、陈植被、topol-m、忙碌的蜜蜂、踏踏青、昵称取了十遍、燚焱的炎火、咀冢、璐璐107、oo风留痕oo、看书不入脑半年忘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