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目前的状况,怎么才算是最合适的解决方式?

    要把意大利炮搬出来吗?趁着对方还没有完成彻底的尾兽化之前,给他来一发?

    可是,明面上这攒了一年多的这一发,可是为了三代雷影预备的,虽然这里没有目击者,可是使用过那样的招式之后,必然会留下痕迹的。

    可如果不开大,他能对付尾兽化的人柱力吗?这会可没有玖辛奈帮忙进行压制。

    就在羽衣有所踌躇的时候,他突然觉得身后有一种冷飕飕的感觉。

    还是那种潮湿又阴冷的感觉,就像是……怎么形容呢,对了,用一种动物来形容的话,就像是,蛇。

    羽衣猛地回头!

    然后他松了一口气,因为来了个有专属BGm的帮手。

    蛇叔,你咋才来呢?

    我都默默地唱了好几遍千年等一回啊等一回了。

    终于有人来英雄救……咳,什么事都没有。

    终于有大人物来了,所以羽衣也不用纠结了,人柱力这事就不用他抗了,这事该归三忍这种级别的忍者管。

    羽衣迅速收招,然后退回到了突兀出现的大蛇丸的身边。

    因为新的敌人的出现,老紫的尾兽化居然也诡异的中止了下来,他还没有逃,也没有选择即刻发动进攻,貌似想先看看情况再说。

    “人柱力吗?感受到的强查克拉就是这么回事啊。”大蛇丸沙哑而又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那一张冷脸和白蛇一样的竖瞳之中,居然带着一丝兴奋。

    男性这种生物,总喜欢刺激一些的东西,而人柱力这种危险的玩意,非但没有让大蛇丸忧虑,反而让身为大科学家的他兴奋。

    他绝逼想抓住这个尾兽,然后当宠物养起来。

    “大蛇丸大人,岩隐的四尾人柱力老紫。”羽衣表明了对方的身份。

    “岩隐?原来是四尾,怪不得……”

    周围那些灼烧的痕迹肯定瞒不过大蛇丸的眼睛,如果是四尾的话这些就可以说明了。

    “是你一直独自跟人柱力交战……名字?”他又对着羽衣问道。

    “木叶中忍,上白石羽衣。”

    大蛇丸一直盯着人柱力的眼睛豁然转了过来,那神情,似乎比看到人柱力还兴奋呢。

    “刚刚那样的雷遁,那样的招式,原来你就是上白石羽衣啊。”

    “中忍……呵呵。”

    “羽衣,羽衣,这个名字……呵呵,很好,非常好。”

    大蛇丸的态度,不太妙啊。

    羽衣脑子一转,该不会自己也在对方的研究名录之中吧?

    其实想一想,他确实也是一个特殊样本,明明是一般忍者出身,为什么年纪轻轻就有这样的实力?

    尤其是刚刚的这种明显在人体承受极限之外的雷遁,他本人居然一点都没有伤害,这是在挑战“术的威力与风险”这样的基本原理好么。

    至于说中忍……什么时候中忍也能独自硬杠人柱力了?

    甚至,大蛇丸还吐槽了羽衣的名字,还是第一次有人针对这个进行吐槽。

    羽衣,这是六道仙人出家前的名字,可在现在把六道仙人当做神话传说进行处理的忍界,对开创忍宗伟业、平定乱世的仙人当然是认识不足的。

    六道仙人是真实存在的人物么?绝大部分忍者要么说不知道,要么说怎么可能。

    但是像大蛇丸、自来也之类的忍者,对六道仙人还是有着基础的了解的,起码大蛇丸知道六道仙人的名字是“大筒木羽衣”。

    羽衣这个名字既不算大众,也不算稀有,但是身为忍者又叫羽衣,还具有一般论无法说明的实力,这种事实大蛇丸当然感兴趣了。

    所以此时大蛇丸那个舌头是如何运动的……但凭想象,不作任何描述。

    羽衣没有接这个茬,他转移话题直接问道:“大蛇丸大人,一起对付人柱力吗?岩隐潜入此地的目的还没有搞清楚。”

    不要忘了眼前的事情才最紧迫。

    “不用,这个人交给我对付,你们不是两人一起行动的吗?你的队友现在的情况可不太妙。”

    说着,大蛇丸伸手指了指某个方向。

    大蛇丸的意思是:你玩砸了没关系,来,叔给你兜着。

    “明白!”

    大蛇丸这么说,羽衣二话不说立刻退走抢救卡卡西去了。

    至于蛇叔想要对着对付人柱力?大概是想要对人柱力和尾兽进行疯狂科学家不可描述的研究……

    某些事情必须背着人干,第三人在场是不方便的。

    羽衣小心的绕开老紫的身边,对方对于他的离去也没有加以阻拦。

    人柱力就交给蛇叔捯饬吧。

    跟敌人保持了一定的距离之后,羽衣向着大蛇丸刚刚指着的方向开始了狂奔,在他赶到之前,愿三代火影保佑旗木卡卡西。

    由于本身就相距不远,很快的羽衣就到达了卡卡西最初跟敌人交战的战场,不过此时已经没有人在这里了。

    没有发现血迹,更没有尸体,这让羽衣松了口气。

    战斗的痕迹并没有被掩饰,所以卡卡西与敌人在交战之中的移动方向很清晰,羽衣顺着那边就追了过去。

    而卡卡西呢?此时真的有点不妙了,因为现在他在进行着一场惊险的单挑,不过是他一挑二。

    人家二殴一,对他进行男女混合双打。

    可谓是风水轮流转,卡卡西的体感一点都不好。

    所幸的是,好像是有意让没有眉毛的小哥进行练手一样,第二个敌人只是一直看着而已,直到小哥久攻不下之后,她才决定要出手。

    卡卡西几乎就要被秒掉!这个时候,他的好友羽衣终于上线了。

    真以为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吗?

    没有眉毛的小哥,大概叫做桃地再不斩。

    一直在观战的忍者、刚刚才动手的女忍,叫做照美冥。

    此女不动则已,一动手就势若疾风,几乎是一瞬间,她手中的苦无就要刺穿卡卡西的脖子!

    然而,某雷遁特殊的鸟鸣声突然想起。

    一只闪着雷光的手掌在照美冥的眼前放大,然后啪的一声拍在了她的脸上。

    又疼又麻又刺激,身为一名女性,哪怕是忍者,从小到大她估计也没有受到过这样的待遇。

    手掌之中传来的力道很足,脖子上传来牵拉感。

    脑袋在对方的力道作用下后移,然后是驱赶,接着才是腰肢、大腿、双脚!

    照美冥觉得自己的身体在飞退,接着……

    “轰!”

    少女的脑袋狠狠地被某人狠狠的摔在了一面墙壁上!

    像个烂西瓜。

    辣手摧花啊!

    然而等羽衣收手,身前的东西却只是一节木桩。

    “真是有趣,以我的攻击速度,目前为止,能够在与我的交战过程之中成功用处替身术来的敌人,真的不多。”

    羽衣转身,向着一个方向说道。

    实际上来说,之前没有,现在的照美冥是第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