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卡卡西也蹲在羽衣的对面,他想了想之后补充说道:“考虑到我们已经碰到了枇杷十藏,雾隐的忍刀七人众之中是不是还有其他人在这里……很值得怀疑,哪怕不是这样,大概也会有同级别的忍者,这样就可以解释为什么日向小队连逃走都做不到了。”

    客观上说,卡卡西的判断还是比较有道理的,羽衣点了点头表示认可。

    忍刀七人众是雾隐最为精锐的集团之一,要是复数集体行动的话,干掉木叶的精英小队是很有可能的。

    也就是说,接下来的主要对手是精英上忍。

    “总之,接下来我们就要进入涡之国,考虑到敌人的实力,我们尽量不要分散。”

    羽衣和卡卡西他们两人协力的话,还是比较有效率的。

    不过事情总不会完全如他们所愿的。

    “玖辛奈的老家吗?”

    羽衣喃喃自语道,一想这个灭亡了的小国跟玖辛奈有所关联,他还有点莫名其妙的心绪。

    “啊?”

    卡卡西显然没有听清楚羽衣在说什么,他还以为在说任务的事情呢。

    “没什么,检查一下,然后我们出发。”

    没什么好检查的,两人即刻就能动身,不过……

    “你还要扛着这个玩意吗?”

    羽衣指了指卡卡西拿着的斩首大刀,使用这种忍具需要特殊的技巧吧,卡卡西能这么快上手?

    按照羽衣的想法,把这东西扔海里就完了,带着有什么意义吗?

    不过卡卡西也不是出于某些作战目的才带着这东西的。

    年轻的卡卡西也有异想天开的时候,他说道:“你说,要是我们集齐七把兵器的话,及其特殊的情况下能不能把白眼换回来?”

    还好他没有问能不能召唤神龙,所以羽衣强忍住了吐槽的冲动。

    “不能,”羽衣很明确的说道,“要么我们抢回白眼,要么对方抢回忍刀,而交换必然不在我们双方的思考范围内。”

    而且连续的碰到七人众?这个还是算了吧,哪怕是一个一个的车轮战,想要集齐忍具很费劲的。

    更何况万一对方真的是多人行动呢?

    “确实……”卡卡西也是瞬间想明白了,不过不知道出于什么理由,他还是没有把斩首大刀扔掉。

    清晨,羽衣两人进入了旧涡之国,此时的无人之国。

    这里确实是个不大的岛屿,但是也得分怎么说,要是往这个岛上塞十万人,那确实显得小了点,但是要是这里面藏十个人,可真心不好找。

    如果日向一族的白眼能发挥作用,那么搜索起来应该也不算难,但是因为某种结界或者范围干扰忍术的存在,以至于白眼的作用范围有所限制,所以只能靠着原始的人力来搜索……不管怎么说,确实比较困难。

    而且说不定,此时敌人已经通过特殊的方式带着白眼离开了,比如海底游个两万里之类的。

    进入岛屿之后的第一天,羽衣小队一无所获,没有碰到过敌人,倒是碰到过两次木叶自己人。

    在接下来的第二天,某个废弃的村庄内,两人才碰到了第二个敌人。

    还有第三个敌人。

    又是一个很主动的走出了的敌人,这一位……先不说是不是对于自己的实力相当有自信,他肯走出来,主要是因为卡卡西带着吸引他的诱饵。

    从心理学上分析,这一些个人都是恋物癖,一把刀就让他们不能自拔。

    “那柄大刀……既然在你们手中,就是说明枇杷十藏前辈已经死在你们手里了,所以按照规矩,此时它应该由我来继承了。”

    走出来的敌人年纪明明跟卡卡西相似,但是开口的时候却带着点老气横秋的意思。

    在说话的同时,他的眼神则紧紧的盯着卡卡西手中的斩首大刀……虽然已经猜测到枇杷十藏已经扑街的事实,明明是同村忍者,但是他确实一副却不已为悲,反而有些欣喜和得偿所愿的样子。

    卡卡西没有做出回答,他当然也不会那么好心的就把这东西还给对方。

    他也不打算使用这个全长比他此时的身高还要高的大刀进行作战。

    他把斩首大刀往脚下的地面上一插,然后伸手拔出了一直背在背后的短刀。意思很明确,想要斩首大刀,自己过来取就是了。

    此时羽衣虽然还站在卡卡西的身边,但是却无暇跟他共同作战了,不管他信任不信任卡卡西,此时只能选择信任。

    “卡卡西,你自己对付这个小鬼没问题吧?”

    卡卡西点头说道:“没有问题。”

    “那好,看来我们得暂时分头作战了……”

    这不是羽衣在追求什么平等对决,而是他需要对付一个更显眼的大家伙。

    他深吸了一口气,向着卡卡西相反的村子的一个方向走了过去。

    “果然发现我了吗?”

    未等羽衣走近,有声音已经传了出来。

    身后不远处的交战已经开始,但是羽衣却没有转身去看,他盯着刚现身的这个人的脸,稍过一会,这才开口说道:“为什么我觉得你看起来有点眼熟的样子。”

    对方倒是坦白的很,直接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我的名字……你可以叫我老紫。”

    果然……

    “为什么岩隐的人会出现在这里?”

    剩下的还有一句他没有说出来:何况还是人柱力。

    “自然有着合适的理由。”

    跟没说一样。

    “在这种场合,我们似乎没有交手的必要?”羽衣试探着说道,跟岩隐的人柱力交手于任务无益,反而会无端的浪费战力,所以能暂时相安的话最好。

    岩隐的人柱力出现在这里理由究竟是什么,与雾隐的行动有关系吗?这个只凭猜测很难确定。

    但是看老紫的态度,似乎对于木叶忍者是抱有敌意的。

    “以现在的形式,岩隐和木叶的忍者相遇的时候,本身也不会出现和平相处这样的选择。”

    “何况,不只你觉得我眼熟,大概我也知道你的身份……木叶的‘白夜叉’吗?”

    对方居然破了自己的身份?羽衣面具下的神情微变。

    莫非岩隐不惜出动人柱力,是在进行什么有针对性的行动吗?

    交战看来是不可避免了。

    “没想到四尾人柱力居然也听说过我的名字,真是不胜荣幸。”

    身份暴露,大概也意味着能力的暴露,于战斗自然不利。

    不胜荣幸?羽衣要是真的不胜荣幸才有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