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羽衣的一条手臂确实受了点伤,但是因为事先有多重有效防御,因此实际上他的伤不怎么严重。

    大概没有凯使用八门遁甲留下的短期后遗症严重。

    所以等羽衣去了木叶医院的时候,最普通的医疗忍者给他进行了最普通的诊断,接着施以最普通的治疗,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按照对方的说法,休息个几天就没问题了。

    想让木叶名门日向一族给他拍个片子?哪有这样的好事。

    这样其实也最好不过了,毕竟羽衣也不想自己受了什么重伤。

    此时他留在木叶已经没有什么事情了,按理来说应该要尽快返回前线,毕竟他回归木叶的目的仅仅是进行情报的重新汇报、以第一目击者的身份和说辞让高层做出最为合理的判断而已。

    这事早就完活了。

    不过在将要离开之前,他接到了一个杂活……

    中忍考试那边人手不太足,所以身为“闲杂人等”的他就被抓去顶缸了。

    这还是个很严肃的B级任务。

    羽衣本人没什么意见,反正他是木叶的一个光荣螺丝钉,哪里需要哪里钻——而且参与进中忍考试,他也可以获取到一些情报。

    这个时候的中忍考试,肯定不是以后那种木叶和同盟们的联合举行,而是只有木叶本身,自然也不可能以月为单位举行,最多三五天必然会完事。

    羽衣要做的工作是担任第二场考试某些场合的监考官。

    为了真实的检测忍者的水平,每次中忍考试的内容自然是花样繁多,但是能够最为直接的表现出一个忍者的战力的测试形式是一致的。

    那就是对战。

    对战是每次中忍考试的必然课目,在对战之中击败对手则是一个下忍证明自己的实力,证明自己具备胜任中忍资格的基础和关键。

    尤其是他们在作战之中表现出来的思路方式和战术水准,将会被重点的评估。

    结果而论,一个下忍想要成为中忍并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毕竟中忍得算是构成木叶战力的基石。

    羽衣参与进来的时候已经是对战进行的第二天了。

    据说第一天的时候火影是带在这里观战的,但是毕竟现在是战时,羽衣可能觉得火影貌似有点闲,但是那是错觉,火影毕竟不可能真的闲下来,大多数时候他忙的很。

    所以今天的考试不是火影主持的。

    对于中忍考试之中下忍们的表现,会有专门的忍者进行评估而后向火影做出数据化的报告,最终给出中忍升格命令的还是三代火影。

    因为这种权限,只在火影本人手中。

    考虑到忍者对战毕竟是一项危险的工作,尤其是对于下忍而言,他们下手容易没轻没重,所以羽衣的工作就是戳在交战场之中,一旦发生危机双方生命的事情,即刻加以制止。

    这可都是木叶人,相互之间不论谁弄死了谁,可都不是一件什么好玩的事情。

    这种常规考试,整套工作都是呈体系在运作的,其他的事情羽衣不用管,他只要好好地戳着就行了。

    喔,还有,双方忍者准备好了之后,他还得喊一声开始。

    之后的战斗要是谁赢了,他得宣布胜者。

    本以为过程就是这样的,可在比试还没有正式开始之前,羽衣就出乎意料的见到了一个知名人物。

    凭相貌他是不认识这个年纪的对方的,但是考虑到对方的穿着特征,以及身边有人开始的议论,他很快就知道了这是谁。

    年龄跟自己相差不多。

    带着不同于族人死人脸的笑容。

    还有一个基因突变的圆团鼻。

    身后背着整个一族都以之为傲的乒乓球拍……是火之团扇。

    宇智波止水。

    没想到他也是中忍考试的考官之一,这么多活都交到年轻忍者的手中了吗?看来还真是人手不足。

    羽衣把此人的样貌深深的记在心中,那双奇特的写轮眼……这显然不是一个靠着暴力就能击破的敌人,对付宇智波,选择交战的方式很重要。

    这么想着,他突然怔了怔,为什么要考虑怎么对付宇智波……

    好吧,考虑一下又没犯罪,木叶这么考虑的人肯定大有人在。

    考试过程之中,对战双方的名字随机产生,接着由止水进行宣布。

    事实上羽衣想多了,此时的宇智波止水,应该还没有开启那一双吓人的万花筒,他的写轮眼大概还是三勾玉。

    虽然他的瞬身术溜的不行不行的,是一个三秒速度型选手,但是还没有到以后那种程度,羽衣担心的那个叫做别天神的最强幻术,这个时候他还用不出来。

    当比赛开始之后,结果表明羽衣一直戳在那里还是有着必要的意义的。

    这些忍者虽然都是下忍,但是都是从战场上走下来的,所以他们有个普遍的特征——下手比较狠。

    打的有点过于刺激,虽然招式和查克拉强度跟上忍没得比,但是他们一不注意就往往会下死手。

    这可能是从战场上带下了的习惯,很多时候都是下意识地反应。

    比如某日向忍者,对方已经被他打晕了,还要坚持把一整套柔拳打完。

    他打完一套动作估计挺嗨的,但是要是不制止他,对手得被他玩死。

    所以羽衣的身后就弹出一条黑色锁链,二话不说把此日向给捆成了个串串。

    至于羽衣觉得参与进这种考试来有意义,那是他可以借此机会观察一下各大小家族的年轻一代的忍者们,以此来掌握更多的情报,包括不同的家族的特征、秘术威力等等。

    日向、宇智波、油女一、犬冢、秋道、奈良、山中……

    从忍者的水平和胜率上来说,说到底木叶还是由大大小小的忍宗或者说忍者家族支撑起来的,那些秘传忍术往往能够起到很重大的作用。

    羽衣是特例中的特例不能算数,平民家庭多少年才可以出一个波风水门式的逸才?

    本次考试之中,比较遗憾的是迈特凯父子又双双败下阵来了。

    凯是因为之前和羽衣的对战,导致此时的身体并不在状态,至于戴,他碰到了一个比较棘手的忍者,在油女一族的虫子面前,他的体术没有发挥出来。

    父子两人有着强大的自我约束力,只要是把八门遁甲用出来的话,秒掉大部分对手应该不成问题,可是奈何,这是不能对自己人使用的禁术。

    所以戴实际上战力爆表,却无人知晓。

    每个人的想法不一样,要让羽衣来选择的话,能打八门遁甲为什么不打?控制好力道别把自己人打死不就行了。